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页 > 文艺 > 摄影广角 > 正文

天鹅之谷

2015-12-01 13:01

摘要:哈萨克族先民还曾模仿白天鹅飞翔游玩的动作创作了《白天鹅舞》,并以它们在嬉戏时鸣叫和扇动翅膀的声音创作了《白天鹅冬不拉曲》,流传至今。9月27日,来了五只天鹅,,这是今年第一批落在温泉上的天鹅…… 图为温泉上可爱的天鹅。

每年深秋是天鹅飞临伊犁河谷的季节。

用于天鹅身上的词汇再美好也不过分:优雅、从容、忠贞、纯洁……如果说深秋之后,伊犁河谷的“江南美景”逐渐由料峭寒冬取代,那么,天鹅的到来无疑使这种美景得以延伸,在雪韵之外又添加了灵动。

3_副本

图为温泉上可爱的天鹅。

每年的此时,村里就有人打趣韩新林:“老韩啊,你的孩子们又回来啦!”

是的,又回来了!到今年冬天,已经是这些天鹅选择在这片温泉过冬的第23个年头了。

天鹅泉

这片温泉位于伊宁县英塔木镇夏合勒克塔木村南面,临靠伊犁河,有160多个泉眼。多年来,汩汩流淌的温泉水多是流到伊犁河里,仅在河北岸形成了一片不大的水塘。1987年,村民韩新林承包下这片温泉,修坝拦水,建成水面面积总共达580亩的7个温泉池,并开始养鱼。

韩新林当然记得初次见到天鹅的年月,那是1993年11月中旬。正是初冬时节,太阳落得早,一天下午六点多钟,已是黄昏模样了。他站在自家鱼塘上向西望,天空中有几只“大鸟”吃力地挥动翅膀徐徐飞翔。他心里惊讶:在这一片伊犁河湿地,各种飞翔栖息的鸟类有不少,只是这些“大鸟”好像从来没见过。

第二天早上,他去了鱼塘,发现头天近傍晚所见的那几只“大鸟”正在温泉池里游动。他数了数,一共五只,其中两只雪白色,但有着橘红色的喙,另三只羽毛灰色,喙呈乌色。消息传到村里,赶来观看的村民也诧异。有人说是天鹅,也有人说是鹅。村里的老人说,这是珍贵的动物,不能伤害。

县林业局的干部听到消息赶了过来,看过后确定,这是疣鼻天鹅,属国家二级保护动物。“这五只天鹅中有一对白色赤嘴天鹅为父母,另三只灰色的是孩子。”县林业局干部说。

那年冬天,这一家天鹅便留在当地,与韩新林所养的家鹅混在一起,享受他的照顾。

之后,每年秋天都有天鹅飞来,而且数量逐年增加。因为天鹅的到来,这一片温泉被人们称为天鹅泉。

韩新林介绍,据来此考察的专家讲,这些天鹅本是从西伯利亚取道于此飞往印度越冬的,因为路程遥远,跋涉艰难,到这里发现了一片适宜越冬的温泉,就停留在此。

“从那时候起,我开始记日记。前五六年,我只是大致记录天鹅飞来的时间、飞来几只。后来详细记录,包括有什么人过来看了天鹅,天鹅的习性,天鹅什么时候飞走的,等等。”韩新林回忆说。

应记者请求,韩新林拿出他20多年来所有的日记本,大大小小的日记本散落在桌子上。记者随手拿起一本翻看,上面写着:“2011年167只,最多的一年,来的时间为10月2日;2012年,他们搞开发项目,破坏生态,天鹅明显减少,只有78只……照相的人下去的多,离天鹅太近,12月2日死一只,严重造成我保护区农牧民的不满……”

正如他所写的,由于老人的教诲,村里的男女老少都对这些远道而来的“客人”充满尊重和呵护之情。“不管是谁,只要看到外地人捕猎天鹅都会喝令制止的。有的游客为了拍到天鹅飞起来的照片,竟然向天鹅扔石头,驱赶天鹅……”韩新林皱着眉头,语气里有无法掩饰的失望。

2000年,他向政府提出申请,愿意无偿保护和喂食天鹅。“它们选择在我的家门口生活,这就是缘分。”韩新林说。

天鹅之趣

通过20余年对天鹅的照顾,如今韩新林已是一个“天鹅通”。他向记者讲述疣鼻天鹅的生活习性。“它们除了吃水草之外,也吃白菜和苞米豆。我每日要给天鹅喂食三次。每天晚上,天鹅将头伸进翅膀下,在水面上睡觉。待到第二天早晨,阳光洒到温泉上时,天鹅就开始洗澡,一般洗半小时到一小时。然后,天鹅找一个安全的地方晒胸脯,一边晒一边用嘴捋毛,这需要一小时左右。这段时间,天鹅害怕被打扰。”韩新林说。

天鹅的家族意识非常强,常常是一家子待在一起。每次飞来的天鹅也都是一个家族一个家族的。每年开春,天鹅异常活跃,每天都飞离温泉,在伊犁河湿地上空展翅飞翔几十公里后再回来。韩新林知道,这时距离它们返回西伯利亚的日子不远了。

“它们是在训练呢!训练时间一般在一个星期左右。”韩新林说,“那段时间,若是天鹅们飞向200至300米的高空并组成‘人’字形,我心里就知道:它们这一飞走,就要直到深秋来临,才能再见啦。所以,我最不喜欢的事就是在春天看到它们在高空排成‘人’字形。”

2013年年底,有一只天鹅飞回来时,脚上被渔网紧紧缠住。它受了伤,就无法在春天高飞迁徙。于是,韩新林为它清洗伤口、喷药,将它养在家里。次年9月2日早晨,韩新林喂食这只天鹅时突然发现:一夜之间,它翅膀上的羽毛尽数脱落。他赶紧问儿子是不是把天鹅翅膀上的羽毛给拔了?得到否定答复后,他立即给有关专家打电话,才知道这是天鹅的一种生理规律。脱毛后,这只天鹅还不愿见人,直往草丛里躲藏。

韩新林给这只天鹅挂了环,标号C04,以便观察。今年春天,它与其他天鹅一起飞离了温泉。

“今年10月29日,它飞回来了。在这待了一个星期后,它又飞走了。我想:它来这应该是察看地形环境,之后回去要带队来。”韩新林像是在说自己的孩子。他提着里面盛满苞米豆的桶子,向温泉那边走去。

今年截至11月13日,一共有46只天鹅来到天鹅泉。一看到韩新林提着桶子走来,天鹅们便纷纷欢快地游近到他身边——又可以饱食一顿了。

与此处的热闹不同,远处有三只天鹅伸直脖子,安静地浮于水面。“那是昨天新来的一家子。脖子伸得直,说明它们还不习惯这里,有些害怕,随时准备飞走。等习惯了,它们就会过来吃食。”韩新林说。

“吉祥鸟”

伊犁州野生动物保护管理办公室副主任库尔班江告诉记者,整个伊犁河谷沿伊犁河湿地一带多有天鹅栖落,比如新源县肖尔布拉克镇,昭苏县夏特乡,伊宁县巴依托海乡、英塔木镇,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米粮泉乡、绰霍尔乡,伊宁市的芳草湖,霍城县境内的伊犁河下游湿地,等等。其中,以英塔木镇的天鹅最为集中,数量最多。

2014年是有记载以来伊犁河谷天鹅栖落数量最多的一年,仅英塔木镇天鹅泉的天鹅数量就达174只,加上伊犁河沿岸湿地的,总数达到200余只;种类以疣鼻天鹅为主,另有少量大天鹅。

库尔班江说,近年来,飞临伊犁河谷的天鹅数量之所以逐年增加,是因为人们保护天鹅的意识在增强。如今,各县市都成立了野生动物疫源疫病监测站,而且提供饲料食物。“另外一个原因,飞走的天鹅第二年可能会带着自己的孩子再来。”

天鹅栖落于伊犁河谷,使这里更加令人向往。伊犁师范学院哈萨克文化艺术研究所所长、副研究员白山·纳马孜别克告诉记者,据史记载,哈萨克族先民很早以前就认识天鹅,并将其认作哈萨克族的图腾和吉祥物。

图腾之说来源于一个美丽的传说。在远古时候,一位名叫卡勒恰哈德尔的年轻首领英勇善战,常率军远征。一次战争失利,部众离散,卡勒恰哈德尔身负重伤,只身一人在荒漠中行走。烈日炎炎,焦渴难耐,他的生命岌岌可危。他躺下来,等待死神光临。就在这时,天空中飞下来一只白色雌鹅,给他滴下一滴口水,随后为他引路至水边。这位年轻的将领获救,身上的创伤也完全愈合。白色雌鹅也变成了一个美丽的姑娘。于是两人结婚,生下了一个男孩。为纪念两人的结合,他们为孩子起名“qazaq”(哈萨克)。其中“qaz”意为天鹅,“aq”意为白,名字的意思即为白天鹅。

白山说,这个传说说明了古代哈萨克族人曾将自己视作白天鹅的后代,白天鹅是他们的民族图腾。

另外,天鹅专门选择在蓝天清水、山间湖泊等清净之地生活,喜欢高飞,不畏远程,对爱情忠贞。因为这些美好的品质,哈萨克族人将天鹅视作可以驱邪除灾的“吉祥圣鸟”,认为天鹅是圣洁、美丽、爱情、忠诚的象征。

“因此,哈萨克族人有这样的认识:如果捕杀白天鹅,捕杀者就会遭到妻离子散、死亡等报应。在哈萨克族民间巫师的头饰上、小孩的胸前和摇篮上及哈萨克族人的毡房上,都常常挂有白天鹅毛,以便驱邪清洁。白天鹅栖落游玩的地方,也常被哈萨克族看作是清洁、祥瑞的圣地。”白山说。

哈萨克族先民还曾模仿白天鹅飞翔游玩的动作创作了《白天鹅舞》,并以它们在嬉戏时鸣叫和扇动翅膀的声音创作了《白天鹅冬不拉曲》,流传至今。白山告诉记者,《白天鹅舞》是哈萨克族人民举行婚礼、割礼等大型宴请活动中必不可少的舞蹈之一,而《白天鹅冬不拉曲》也常常是这些活动的开宴之曲。

又是一年天鹅季,韩新林又忙碌起来。他在日记本上记录:

9月11日,有四只天鹅在温泉上旋转了几圈,没落下来;

9月27日,来了五只天鹅,,这是今年第一批落在温泉上的天鹅……(文/摄影 记者李剑)

责任编辑:马艳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