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页 > 文艺 > 本土原创 > 正文

东三省创办最早的诗歌增刊

2016-03-09 11:57 伊犁晚报  

摘要:□姜红伟

对于一个爱书的人来说,最激动、最快乐、最幸福的事莫过于21岁的时候无意间丢失的一本书在46岁的时候又重新得到。

这本书就是《北方文学诗增刊》。

1982年冬天,教我写诗的是在文化馆从事创作辅导的吴锡全老师,吴老师送给我一本刚刚出版的由《北方文学》编辑部编印的《诗增刊》。那时,虽然我还是一名高中生,但是我对诗歌的痴迷远远超过了对功课的热爱,我那沉甸甸的书包里除了装着作业本、课本,更多是各种诗集、诗刊。因此,对这本《诗增刊》,我更是爱不释手,以至于经常上课不注意听讲,而是埋头偷看。

然而,在陪伴了我五年的时光后,1987年的冬天,这本我无比珍爱的刊物却不幸被一位朋友弄丢了。当时,我难过极了,并与那位朋友义无反顾地绝交了。

和朋友虽然绝交了,但是,对这本刊物的怀念却从来没有断过。这个念想一直持续到我2012年创办“八十年代诗歌纪念馆”。在收集诗歌资料的过程中,我十分强烈地产生了寻找《诗增刊》的念头。在孔夫子旧书网上打捞了好几天一无所获之后,突然间,我想到了编辑这本《诗增刊》的王野老师,何不向他老人家求助呢?然而,三十多年没有联系了,如何找到他呢?我立即启动了我的找人“应急预案”,充分利用我的人脉关系。2012年8月27日,通过胡志平,我找到了王野老师的手机号。怀着激动的心情,我给他老人家打了电话,请他为“八十年代诗歌纪念馆”题词,并希望他帮我找到那本魂牵梦萦的《诗增刊》。王野老师满口答应了我,当时把我乐坏了!

9月12日,在日思夜想中,这本《诗增刊》从哈尔滨寄到了呼中区。在当天的日记里,我如实记录了当时的情景:“收到王野老师寄赠的1982年出版的《北方文学诗增刊》。这本书30年前我曾经有过,后来丢了,始终很想念。如今终于重新得到,真是很高兴啊!在邮局,我就迫不及待地拆开了信封,捧着这本失而复得的宝贝,我的眼睛湿润了。”

这本《诗增刊》16开本,104页,1982年10月出版,发表了大约100余位诗人的诗歌和诗论文章200余首(篇)。该刊的出版得到了广大诗人的支持,著名诗人艾青、臧克家、严辰、徐迟、王亚平专门为这本书题词。□姜红伟

责任编辑:马艳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