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页 > 文艺 > 书画艺术 > 正文

巴黎画派中那些画“裸女”的一流高手

2016-04-06 19:05 和讯网  

摘要:巴尔蒂斯 巴尔蒂斯是巴黎画派中受中国画与日本浮世绘影响最大的西方画家,与莫迪里阿尼还有藤田嗣治等不同,巴尔蒂斯有些裸妇画并没有将女性的肉体展示得一览无遗,受日本“肉笔浮世绘”的影响,在表现女性乳房时,常常只露出一只,另一只则藏在衣领下,从而增加想象和情趣,如他的作品《《吉...

历来画家都爱画女性,体现女性形体之美,尤其是女性的裸体画,它更能展现出一个艺术家绘画功底。这既是承于古希腊美学,追求完美的人体,也是文艺复兴以来,对自由和个性解放的一种传承表现。到了19世纪末20年代初的巴黎画派,展现女性之美更是占据了绘画主题的核心地位。

而巴黎画派的画家笔下最爱的就当属“裸妇”。裸妇在巴黎画派成员的眼中已经不单单是一个美丽的身躯,而是渗入了画家自己的感情色彩,或浪漫,或忧郁,或神秘。

而巴黎画派的画家笔下最爱的就当属“裸妇”。裸妇在巴黎画派成员的眼中已经不单单是一个美丽的身躯,而是渗入了画家自己的感情色彩,或浪漫,或忧郁,或神秘。

莫迪里阿尼

莫迪里阿尼

莫迪里阿尼受到了原始艺术和非洲雕刻的影响,喜欢用一种优美的拉长变形手法来塑造人物,在他的《斜躺着的裸女》中,画中女子的眼睛和脸好像厌倦了以往的姿态,商量好的似的,不约而同地变换了造型。眼睛抛弃了瞳孔,看起来像是一颗泛着神秘光芒的杏仁形宝石,脸则变的像一叶狭长的孤舟,在画卷的海洋上显得既忧郁又高傲冷漠。突显的色彩,使人物轮廓线流畅而准确,而且充满了感官性。

看看就脸红|巴黎画派中那些画“裸女”的一流高手

看看就脸红|巴黎画派中那些画“裸女”的一流高手

看看就脸红|巴黎画派中那些画“裸女”的一流高手

莫迪里阿尼就是用这种抽象的“变形的手法”和色彩来表达内在的精神世界,单一式的双目也正是莫迪里阿尼对自己内心的审视。《带项链的裸妇》中,莫迪里阿尼以细致的笔法勾勒出裸妇腋下和阴阜上的毛发,这在当时是惊世骇俗之举,有力的挑战了古希腊以来崇尚“女子无体毛”的形象,在藤田嗣治的《寝室里的吉吉》以及常玉的《裸女戏猫》中都可以看到这种革新的延伸。

藤田嗣治

藤田嗣治

藤田嗣治画面的色彩相较之莫迪里阿尼就显得平淡的多,裸妇造型也更匀称。在作画《寝室里的裸妇吉吉》中,藤田嗣治首创“乳白色肌肤”的形象,他将日本浮世绘版画传统的线条与西方明暗对比融合在一起,用浮世绘肉笔的技法来展现轮廓线细致如丝的人体。画面以女体为主,大面积的呈现出乳白色,画面整体也以中间色为主,几乎没出现过过于鲜艳的色彩,平淡的色调传达出一种日本独特的物哀精神与优雅的气质。

看看就脸红|巴黎画派中那些画“裸女”的一流高手

看看就脸红|巴黎画派中那些画“裸女”的一流高手

看看就脸红|巴黎画派中那些画“裸女”的一流高手

“乳白肤色”与东方人的审美有关,东方人对于美的理解是“垆边人似月 皓腕凝霜雪”,且日本传统审美观中,将面色涂白为美,比如日本歌妓会将脸至颈部施白粉,以示美丽,浮世绘中也以单色调来处理人物肤色。藤田嗣治痴迷于这种色彩,从另一方面也体现了对家乡的思念之情。

看看就脸红|巴黎画派中那些画“裸女”的一流高手

常玉

常玉的《五裸女》也是利用色彩来表达对故土的思念,画中五个裸女的背景图以大红为主,地面为金黄色,还独具匠心的用白描画法在地面上点缀出具有中国特色的花朵,正应和着中国“炎黄子孙”的说法。常玉被誉为“中国的莫迪里阿尼”,但与莫迪里阿尼以“拉长变形”来表达情感不同,常玉惯用“髋大粗腿”来反衬自己内心的孤独,画中五位裸女髋部较大,只有其中一位女子完整的双眼,其余四个都是“独眼”,好似对世间有些不满,所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再配上面无表情的脸,五位女子显得忧伤中又带有冷漠。

看看就脸红|巴黎画派中那些画“裸女”的一流高手

看看就脸红|巴黎画派中那些画“裸女”的一流高手

看看就脸红|巴黎画派中那些画“裸女”的一流高手

在他另一幅作品《花毯上的侧卧女》,可以看到藤田嗣治的影子,二者都使用黑白基调、白底白色,但常玉极简的风格使他的作品更具抽象概念。在线条勾勒上,常玉似乎也学习了藤田嗣治“剪影式”的外形描绘方式,使画面中的裸女具有律动性,但常玉的线条更具中国书法的“气韵”,而藤田嗣治的线条则是颓废的。

基斯林

基斯林

基斯林的裸妇图和莫迪里阿尼的作品有些相似之处,比如画面背景极简,这样就突出了人物形象,裸妇大多被安排在画面中央,采用平静自然的姿态,但扭动的肢体又打破了这种构图的呆板。

看看就脸红|巴黎画派中那些画“裸女”的一流高手

看看就脸红|巴黎画派中那些画“裸女”的一流高手

看看就脸红|巴黎画派中那些画“裸女”的一流高手

与莫迪里阿尼“单一色彩”的眼睛不同,基斯林会根据女性不同的气质去描绘她的双目,在作品《蒙巴纳斯的吉吉》中可以看出与莫迪里阿尼作品不一样的双目,基斯林笔下的眼睛乌黑明亮,没有什么光彩,但却带着些许迷离的意味。与莫迪里阿尼还有不同的是在色彩的表达上,莫迪里阿尼用鲜艳的色彩表达激情,而基斯林用明朗强烈的色彩来掩盖自己内心的忧郁。冷色调的背景使画面意境显得单纯而洁净,这种意境倒和藤田嗣治以及常玉的作品有些相似。

巴尔蒂斯

巴尔蒂斯

巴尔蒂斯是巴黎画派中受中国画与日本浮世绘影响最大的西方画家,与莫迪里阿尼还有藤田嗣治等不同,巴尔蒂斯有些裸妇画并没有将女性的肉体展示得一览无遗,受日本“肉笔浮世绘”的影响,在表现女性乳房时,常常只露出一只,另一只则藏在衣领下,从而增加想象和情趣,如他的作品《《吉他课》、《德兰肖像》等。

看看就脸红|巴黎画派中那些画“裸女”的一流高手

看看就脸红|巴黎画派中那些画“裸女”的一流高手

看看就脸红|巴黎画派中那些画“裸女”的一流高手

在绘画风格上,他一反现代主义绘画风格,图画具有“静止性”,表现出一种古典气息。在色彩上,他的绘画色彩不引人注目,作品大都是灰暗的冷色调,利用亮调和暗调的平面进行色块对比,具有装饰性。在造型上,他喜欢用几何线条和几何形状来描绘裸妇,以表达冷静、理智的情感,这在他的画作《房间》、《起床的裸女》《飞蛾》等都可以体现出来。

“裸妇画”为什么会占据巴黎画派绘画主题的核心地位呢?也许这就代表着一颗赤子之心吧,赤条条的人往往暗含着人原本的样子,而巴黎画派中的裸妇,也是代表的每个画家不同的情绪。

责任编辑:法雅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