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页 > 文艺 > 名家杂谈 > 正文

两亿大学生都靠什么安生立命?

2016-06-12 13:03 搜狐

摘要:一个人拍毕业照的古生物学专业的学生也好,十年不发论文的韩教授也好,其实都是幸运的,幸运不只是他们今天的成果获得认同,更在于他们都有自己的事业跟专业,值得为之努力一生。一、不管收入多少,我还是坚持专业精神,坚持匠人道德,一定要把活儿做到最好,这是选择A,令人尊敬的选择。

导语:最近两则与大学有关的新闻,放在一起讨论十分有意思。一则是北大古生物学将再现“一个人毕业照”,该专业已经六代单传,却没被学校取消。再一则是河北科技大学副教授韩春雨十年没发论文,不但没被学校解聘,一夜变成“诺奖级”科学家。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大学生累计已有一两亿,是中国未来中产阶级的社会主流。可是这一两亿的大学生,是否都有自己可以安身立命的事业和专业?这是一个很严峻的问题。

许子东:看到两则与大学有关的新闻,放在一起讨论十分有意思。北京大学古生物专业,一届只有一个毕业生,拍出“一个人的毕业照”。这个情况两年前已经被报道,女生叫薛逸凡,现在已毕业,在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计算生物学硕士,还会继续到匹兹堡大学读博。从2008年创立至今,古生物学“六代单传”,又是一个人的毕业照。

这个消息既是大学的尴尬,也是大学的光荣。尴尬的是冷门专业,报名的人太少了。现在的大学生一窝蜂去读马上能赚钱的专业,古生物学将来怎么办,到荒山野岭甚至非洲挖恐龙化石吗,有多少“钱途”呢?但光荣的是北京大学并没因为学生少,而考虑教育票房,废除生僻的专业。现在有很多大学是以市场需求的取舍,来改变大学的专业,这是教育产业化的一个恶果。还好有北大、南大这样的学校,即便只有一个学生还能坚持开办该专业。事实证明,冷门专业深造就业的机会并不冷。有很多二三流大学,设了很多自以为赶时髦、急功近利的专业。我去过一些大学,历史系、考古系开不下去,主持人系却爆满,可是主持人系的学生表示竞争太激烈了,都要各出奇招找关系,无法按理出牌。“一个人的毕业照”给人的启示是到底什么是学科的冷,什么是人生的热。

另一个例子异曲同工,河北科技大学(一所不太有名的大学)有一位没海外留学背景的42岁的副教授韩春雨,过去多年潜心于分子药物学研究,十年没发表什么论文,现在一鸣惊人。今年5月在国际顶尖期刊《自然.生物技术》上发表了他的研究成果,发明了一种新的基因编辑技术,其成果的价值影响堪比诺贝尔奖。韩教授也因此成了国际名人,接到很多国外学术交流的邀请。他也因为网上的报道,在国内一夜走红。但愿“网红”不会影响他日后的科学研究。

韩教授的情况令我联想到我所任教的香港的大学。香港的大学学术腐败相对比较少,花钱发论文、出书的情况比较难为情,也不大有用。因政治地位获得学术职称的也比较少。但香港的大学学术制度也有很多弊病,比方说硬性规定申请研究基金,获得钱比发表论文还重要。每年必须发表一篇论文如果有同事在某一年发表了几篇论文,甚至出了书,可是接下来两年他一直做研究,没发表论文,这种情况也会受到批评。学校把学术研究看成是农民种水稻,每一季都必定要有收获。像韩教授这样十年没有发表论文的人,在香港大学里不能续约,没有海外学位的,干脆不聘用。

很多内地的名牌大学也采用类似的学术制度。没有出过国的不能聘用或者不能升职,美其名曰是跟国际接轨。这些学术制度一旦僵硬执行,对科学发展就弊大于利。一个人拍毕业照的古生物学专业的学生也好,十年不发论文的韩教授也好,其实都是幸运的,幸运不只是他们今天的成果获得认同,更在于他们都有自己的事业跟专业,值得为之努力一生。

50年前,中国只有几十万大学生,今天每年有七百万大学生应考和毕业,在校大学生两千多万,累计过去一二十年,改革开放以来的大学生,已有一两亿,占有人口相当大的比例,也是中国未来中产阶级的社会主流。可是这一两亿的大学生,是否都有自己可以安身立命的事业跟专业?这是一个很大很严峻的问题。

最近上映的电影《百鸟朝凤》讲匠人精神。有人解读匠人精神就是完成商业契约,简单地说就是给我多少钱,我干多少活,这真是误解。更准确地说,匠人精神是专业精神,钟表匠也好,医生也好,导演也好,都应该有自己的专业精神。坚持专业精神,不一定跟社会回报成正比。理想状态是活儿做到一百分的好,又能得到一百分的经济回报。可常常你的活儿只有五十分,收获却有两三百分,甚至一千分,医生、导演都会碰到这种情况,文章、电影明明很差,歌也是假唱,可是票房多了,书畅销了,甚至还可以拿微信公众号做软广告……钱多了,这个时候怎么办?

大学生们和专业人士有三种选择。一、不管收入多少,我还是坚持专业精神,坚持匠人道德,一定要把活儿做到最好,这是选择A,令人尊敬的选择。

第二种,多赚钱总是好的,只要做五十分就赚钱,我就做到五十分,你们要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但是我不能丢了底线,不能丢人,不能害人。心里知道自己只做到五十分,心怀愧疚,有机会还要做一百分的活儿,对得起自己。香港作家刘以鬯曾经说过,他的创作有时候是娱人,有时候是娱己,娱人为了生存,娱己为了艺术。这种选择是可以理解的。

第三种情况,既然做五十分就能赚两百赚五百,那五十分就是最好的了。赚多少钱就代表事业有多少价值,票房、富豪榜、GDP等等是最重要的标准。忘掉最初干活的一百分吧,与时俱进。原来搞新闻后来转娱乐,空壳公司也能上市,直播红了就做直播,什么一个人的毕业照,现在一个在人斗鱼做直播年收入能赚多少钱?……

我也常常问自己,我也想问问各位听众朋友,ABC三种选择,您会怎么选择?

节目介绍:

《子东时间》,搜狐文化重磅推出的原创音频节目。大学教授、著名媒体人许子东先生以独特角度,麻辣点评热点文化事件。总有些东西看不见,这是声音的时间,"书生观点",有趣有料。欢迎每周二、四12:00收听、互动。(搜狐文化独家版权节目 转载请标明出处)

更多内容请扫下方二维码 打开搜狐手机网文化频道或搜狐文化微信公众号

责任编辑:陈新梅

(原标题:两亿大学生都靠什么安生立命?)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