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页 > 旅游 > 人文伊犁 > 正文

清代西域诗中惠远的民族风情与民间游艺(上)

2016-12-14 11:02 伊犁晚报  

摘要:在清代西域诗中大量反映了汉文化中的岁时节庆习俗,也充分反映了兄弟民族的独特风情与民间游艺活动。

隔墙红裙乐未央

——清代西域诗中惠远的民族风情与民间游艺(上)

惠远城原本是座满城,居民主要是满汉官员、满营官兵,以及京津商贾与流戍人员,城外则居住着维吾尔族等少数民族。其他八座城中,除宁远城主要居住的是维吾尔族外,另外几座城市里的居民也和惠远城相同。长期以来,各民族群众在日常交往中,不同的文化相互碰撞、相互吸收、相互融合,为新疆地域文化的形成与发展提供了肥沃的土壤。伊犁的地域文化,除了以汉文化为代表的主流文化外,也包含着多种文化因素。在清代西域诗中大量反映了汉文化中的岁时节庆习俗,也充分反映了兄弟民族的独特风情与民间游艺活动。

饮食习俗

饮马奶酒 饮马奶酒是伊犁各少数民族(特别是哈萨克族、蒙古族)群众的独特嗜好。

《隋书·突厥传》就有记载:“饮马酪取醉,歌呼相对。”可见这种习俗由来已久。到了清代,伊犁的各族官民都有此爱好。伊犁将军奎林就在诗中描述过自己通宵达旦的“豪饮”之举:

……武夫粗疏旧狂发,拍案叫绝惊天阍。速须炽炭倒瓶缶,拌将马湩倾盈盆。且应即兴尽豪饮,直须坐待升朝暾。明晨有事候群吏,还听衙鼓挝辕门。

——《和胥园孟冬雪后苦寒诗》

(天阍:天宫之门;马湩:就是马奶发酵后制成的饮料,含酒精,能醉人;朝暾:朝阳;挝:敲、打。)

庄肇奎在《伊犁纪事诗》中有一首专写马奶酒:“一双乌喇跪阶苔,库库携将马湩来。好饮更须烧一过,胜他戴酒出新醅。”(乌喇:皮靴;库库:以马肚制成的皮囊;马湩:马奶酒。)舒其绍的《消夏吟·土尔扈特游牧场》提到了“壶浆醉马酮”。马酮也是马奶酒。曹麟开的《塞上竹枝词》中也写到了“一笑相逢斟七格”。(七格:蒙古语音译,马奶酒。)杨廷理的《无马歌》中有云:“佳酿蒲陶挏乳液”。(挏:撞击,指制作马奶酒时须不断摇晃盛有马奶的皮囊。)他在句后自注:“西土以马乳作酒,谓之七克。酿之再三,谓之阿拉占。”

祁韵士的《西陲竹枝词》中有一首《阿拉占》:

香醪甘液泛瑶觞,美酿凭谁起杜康。淡里藏浓风味别,非逢嘉客莫轻尝。

作者在“美酿”句下自注:“马乳为酒谓之阿拉占。”至今如果到了草原上,马奶酒依然是哈萨克族、蒙古族招待尊贵客人的上等佳酿。

喝葡萄酒 西域的各少数民族都喜饮葡萄酒。早在西汉时,酿造葡萄酒已成为西域民众的家常事了。居民不论贫富,都有酿酒和藏酒的习惯。《史记·大宛列传》记载:“宛左右以蒲陶为酒,富人藏酒至万余石。久者数十岁不败。俗嗜酒。”这种酒文化长期延续,蔚为壮观。舒其绍诗云:“潦倒沙场今已惯,小槽新乳滴葡萄。”(《重阳后归方伯邀同人赏菊即席四首》)赵钧彤在“繁霜密雪”的岁暮时节安慰自己:“倾囊且醉葡萄酒,来岁风光更不知。”(《岁暮》)杨廷理诗云:“举杯恰喜开新瓮,吹笛何须谱旧声。”(《中元夜对月》)他甚至豪迈地宣称:“请君为酿葡萄酒,我亦能倾三百杯。”(《再叠元日来字韵书怀》)“床头酒熟不须赊,逐客生涯醉是家。”(《漫兴》四首其一)庄肇奎更是“晚凉小酌酿葡萄”“坐久浑忘身是客”。(《于五梅谷筑小亭属余为额,名之曰寄亭,因题四首》)

吃烤肉 边疆游牧民族还喜食烤肉。曹麟开在《塞上竹枝词》中也有描述:

准夷部落杂乌孙,游牧南山与北村。一笑相逢斟七格,割鲜共啖燎毛燔。

(准夷:指蒙古准噶尔部;乌孙:古代伊犁河流域的部族,是今哈萨克族的族源之一,此指当时的哈萨克族;燎毛燔:就是烤羊肉串。)舒其绍的《消夏吟·土尔扈特游牧场》中也写到了烤牛肉:“石火燔牛胔。”(燔:烧烤;胔:煮烂的肉,此处疑为“脔”字之误;脔:切成小块的肉。)一手端着马奶酒碗,一手举着烤羊肉串、烤牛肉串,这场景今天我们在草原上仍然时时能看到。

马上活动

狩猎 演武 伊犁将军在喀什河一带设有围场,每年秋后都要带领人马前去狩猎,既是一项军事训练项目,也是一种游艺娱乐活动。福庆(1742—1819年)在《异域竹枝词》中写到了在尼勒克的“会猎”活动:“虎豹熊罴麋鹿饶,将军会猎趁秋飆。”诗后引椿园《异域琐谈》原文云:“伊犁之东一百八十里曰哈什山,峰岭高峻,回环数百里,其上多银,其下多野兽,为将军围场。”他也写到了在伊犁河南岸的狩猎之地:“丰草深林苇作湖,封狼羵豕羝羊俱(大狼、野猪、公羊全都有)。”诗后引椿园原文云:“其地在伊犁河南,川平而阔……其东皆深林丰草,多狼、野羊。有苇湖,多黄羊、野豕。”我们在《承平武备要修明》一文中介绍的一些行围校猎诗,如舒敏的《公将军校猎即事》、陈庭学的《雪后观猎追赋》、祁韵士的《西陲竹枝词·围场》、杨廷理的《闻人谈猎戏作》、汪廷楷的《伊江杂咏》等诗,字面上写的是狩猎,字里行间都充溢着一股保家卫国的豪气。还有一些写校场演武活动的诗歌,也表现了守边将士整军经武、常备不懈的意志。诵读着这些行围狩猎、演武角射的诗句,恰似耳边警钟长鸣,促人惊醒,催人奋发。

叼羊 末任伊犁将军志锐(1853—1912年)在《抢羊》一诗中记录了边疆少数民族的体育娱乐项目叼羊和摔骆驼:

一羊分裂夸余勇,尚斗流风漠北多。我到蒙旗扎哈沁,掼跤曾见拗骆驼。

作者在题下自注:“新疆伊犁、塔城、阿山(阿勒泰)、焉耆四区蒙哈(蒙古族和哈萨克族)每逢年节,列骑抢羊为戏。”现在,这项活动都称为“叼羊”。(“叼”是新疆汉语方言词,抢的意思;拗骆驼:即大力士奋力将骆驼扳倒,以显示其力大无穷。)

坐雪橇 志锐还在《咏冰床》中描写了“仿冰嬉”的爬犁:“方床贴地小于箕,一马拖辕任意驰。”作者在题下自注:“伊犁曰爬篱。”(爬篱,今通作爬犁,即雪橇。)在伊犁,爬犁既是一种冰上嬉戏,又可作为隆冬季节的交通工具。杨廷理也有诗云:“拥彗扫除霏玉屑(指扫雪),爬犁飞拽带云耕。”(《冬晓雪霁,郊外送人》)他在句后有自注:“伊犁雪后,人家屋上均须扫除。官员多乘用爬犁。”这也可以算是伊犁雪后一景。

压走马。直到民国时期,新疆的一些小城镇还有压走马的习俗,这种习俗可以看做是演武活动的扩展和余绪。这本来是训练、调教马匹的一项工作,后来就演变成一种休闲娱乐的方式。可以骑乘的马有两种:奔马和走马。奔马速度慢,颠簸不平;走马速度快,平稳舒适。每逢风和日丽的午后或瑞雪初霁的霜晨,人们都会听到一阵韵律齐整的“嗒嗒”马蹄声,引来无数热心的观众。杨廷理笔下就有关于压走马的诗句:“东郊春试马,陌草又芊芊。积雪严晨气,浮云淡远天。”(《二月廿七日郊行马上口占》)“空怀春试马,且复午摊书。”(《春郊拟晨起试马未果》)诗中的“试马”就是压走马,地点选的是“东郊”“春郊”,时间选的是“严晨”“晨起”,是一种精心的安排。现在,压走马已经被列为新疆少数民族体育运动会的比赛项目,在民间也就成为一项日常的体育运动了。□吴孝成

责任编辑:陈新梅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