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页 > 娱乐 > 全部 > 正文

《夜市人生》:洞悉夜市小民的辛酸百态

2017-04-06 18:54 人民网

摘要:有人通过夜市来解决饥饱,有人通过夜市丰富生活,甚或借助夜市来沟通情感,夜市可以说是平民百姓最重要的社交场所之一。

陈小艺饰魏红

在《夜市人生》之前,我认为对夜市百态刻画得最淋漓尽致的影视作品,无疑是改编自池莉同题小说的电影《生活秀》,这一点不仅后来趁热打铁的电视剧版没能撼动,十五年过去,至今未再有把夜市小民的辛酸百态研磨得如此透彻的作品。可惜世人后来只知某品牌鸭脖子,对于陶红化身的来双扬经历的种种早已无人问津,直到这部《夜市人生》来袭,我们从魏红身上看到另一个来双扬。

毫不夸张地说,我们可以在《夜市人生》和《生活秀》中找到一万个共通,比如魏红和来双扬都是最底层的中国女性,比如她们的无可依靠,比如她们的勤恳,比如她们遭遇的渣男……当然,这并不是说《夜市人生》按照《生活秀》的范例来山寨,而是因为它们不约而同聚焦市井夜市中最最普通的女性,她们代表着中国底层个小业主的大多数,必然有着太多类似命运的投射。

然细分起来,魏红和来双扬还是有着更多不同。同样是失婚女性,来双扬婚史短暂,孤家寡人在夜市上打拼,魏红则有一双儿女需要养育,在遭遇渣男丈夫欺骗“假离婚”后,丈夫便与其它女人结婚生女,家庭背景和人生使命截然不同,调和出她们不同的夜市人生。整体而言,《生活秀》以都市情感为主诉,反映的是都市孤身男女的畸情,《夜市人生》则是不折不扣的家庭生活剧,魏红情感的撕裂与重构均以家庭生活为中心。

电影《生活秀》要在百十分钟内完成叙事,选取的是生活的一个截面,更像是时代的病理切片。电视剧《夜市人生》的篇幅没有那么局促,因此它可以更加立体地探索女主人公魏红的艰辛与倔强。就拿魏红悲情命运的一手缔造者李庆祥来说,总想在各色女人之间左右逢源,游走在两任妻子的荷包之间,言不由衷到了恬不知耻的境界,可谓是渣男中的战斗机。《生活秀》里陶泽如化身的渣男一度是影迷排遣负能量的出气筒,但这个角色只负责让看客泄愤,并不负责解决问题。《夜市人生》除了前夫李庆祥造孽无极限,还有欧大志这样的夜市“活雷锋”,从物质和精神双两个层面为魏红的夜市人生拨云见日。

别看《夜市人生》聚焦都市边缘人群,她们绝对不是什么非主流。但凡有中国人的地方,大到北上广,小到四五线城镇,乃至世界各地的唐人街,均有夜市存在,夜市可以说是我们国民生活的一部分。有人通过夜市来解决饥饱,有人通过夜市丰富生活,甚或借助夜市来沟通情感,夜市可以说是平民百姓最重要的社交场所之一。以魏红和欧大志为代表的夜市小业主,用他们的勤恳丰富着我们的夜生活,并从中赚取养家糊口的微利。正因为如此,不论是对夜市经营者还是食客来说,小夜市里都隐藏着大人生。

某种角度来说,《夜市人生》也是我们时代的群像。单亲妈妈魏红一为养家二为儿女教育北漂,教导主任叶汉良被迫离职后也在夜市练摊,心怀歌星梦的何莉莉不得不在夜市里讨生活。有人卖韭菜盒子,有人卖卤煮,有人经营卡拉OK摊,有人忍辱负重勤劳本分,有人豁达开朗还行侠仗义,也有人蝇营狗苟小肚鸡肠。和前两年网络上盛极一时的《深夜食堂》一样,《夜市人生》以小见大,借着夜市这块是非场微观社会的种种,观照出人生的万花筒。

责任编辑:法雅

(原标题:《夜市人生》:洞悉夜市小民的辛酸百态)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