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页 > 文艺 > 本土原创 > 正文

父亲的夏天

2017-07-14 11:49 伊犁晚报   杜健华

摘要:火辣辣的太阳当空照,父亲不知疲惫地叫卖,在父亲心中,多卖掉一根冰棍,就多赚一分钱,时间长卖不掉,融化了就亏本了。父亲最轻松欢愉的时光就是坐在板凳上,把卖冰棍得来的零钱堆放在桌上,和母亲点数着零碎的钱币,点数着他的汗水、他的艰辛,数着数着,脸上溢满了喜悦。

小时候的夏天,最让我铭记于心的是父亲走街串巷卖冰棍。那时,街头卖冷饮的冰柜很少,父亲做了一个箱子,用油漆刷得雪白,既醒目美观,也显得干净。油漆干了以后,又在冰棍箱后面写上大大的、红色的“冰棍”两个字。为了不让冰棍融化,还准备了小棉毯垫在下面,然后铺上塑料布,上面再盖上一件旧棉袄。

那时,冰棍很便宜,赤豆四分钱一支,奶油五分钱一支,一天下来只能赚两三元。为了每天能多卖些,天还没亮,父亲就骑着自行车到三十里外的县城进货。木箱里装满冰棍,父亲就沿路叫卖。走进村庄,父亲把自行车停在树荫下,边敲打冰棍箱边吆喝,吸引农家孩子。

午间,父亲匆匆赶回家简单地吃一口冷饭,稍作休息,就赶回冰棍厂,趁着炎热卖第二箱。火辣辣的太阳当空照,父亲不知疲惫地叫卖,在父亲心中,多卖掉一根冰棍,就多赚一分钱,时间长卖不掉,融化了就亏本了。

到了晚饭时分,父亲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回到家,父亲大口大口地喝水,却把没卖掉的冰棍分给村里的小伙伴,看着小伙伴把冰棍放到嘴里吮吸的贪婪模样,父亲脸上满是喜悦。我喜欢把冰棍箱里的塑料布轻轻地拿起,把里边的冰水倒在碗里美美地喝掉。

父亲的夏天就是这样,如同一个上足了发条的钟,日复一日地重复着。父亲最轻松欢愉的时光就是坐在板凳上,把卖冰棍得来的零钱堆放在桌上,和母亲点数着零碎的钱币,点数着他的汗水、他的艰辛,数着数着,脸上溢满了喜悦。

父亲每走过一个夏天,就明显地苍老一分。夏天焦灼的太阳,记录了父亲太多的艰辛,也记录着他深沉宽广的父爱。父亲的夏天,将会永远定格在我的心里,珍藏在心底最温暖的角落……

责任编辑:余鹏飞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