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页 > 文艺 > 本土原创 > 正文

桃花盛开的地方

2017-07-14 11:50 伊犁晚报   沈治鹏

摘要:怪不得到过西藏的人都把她称为“西藏的江南”。林芝的蓝天白云、桃花的妖艳芬芳,仍在脑海萦绕。举杯遥望西方,明月与桃花仿佛就依偎在身旁。林芝的湖光山色、风土人情,从记忆深处汩汩流淌而来,美酒再次把我带到那桃花盛开的地方。林芝的桃花啊,与你一见钟情,你就是我今生今世记忆的新娘。

圣地西藏,在梦中曾无数次徜徉。亲友们收集了许多人证物证,佐证天堂与魔窟仅隔一道篱笆墙。高反这张王牌举得最高,可还是没能阻止我们这群心怀朝圣般意志的知天命之徒。

老实说,在拉萨刚下飞机的确有憋气感。随后几天的游览,除了禁酒令红线,其他可能存在的危险均被证明是纸老虎。

西藏的天、西藏的云,今生今世未见过,美得找不出语言表达,愉快的脚步怎么能慢得下来呢。

最后一站是林芝。海拔2800米,比起令人头痛的日喀则,真有跨进人间天堂的感觉。怪不得到过西藏的人都把她称为“西藏的江南”。

林芝有位老朋友,得知消息后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入乡自然得随俗,他说四月一定得去桃花村。这时的桃花,是林芝的灵魂。

也许老友久居林芝,日久生情在所难免。我们心中充满疑惑,只是不好质疑。

半个小时的车程,满眼桃花便扑面而来。一车人的惊呼,摧毁了所有疑虑。在内地,花海花谷没少见,自诩阅尽人间春色。一到桃花村就傻眼了,那漫山遍野从天而降的野桃树,气势恢宏,流光溢彩,艳丽逼人。我等此生何曾有此艳遇?《诗经》里“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念诵了一辈子,此刻才顿悟。

徜徉花海,满脑妖艳,早已赶走了一切意念。朋友提醒,该吃午饭了。或许在高原饿得快,这时才感到肚皮都贴后背了。

席间,朋友拿出一瓶白酒:“到了林芝,看了桃花,一定要尝尝桃花村的工布酿酒,才不枉此行。”朋友语音未落,未经同意,就麻利地给大家斟满一杯。

虽说我们这几个人在家里是隔顿不隔天的酒友,这几天也梦醉几回了,一睁眼却不敢越老婆的底线:不许沾酒!怎奈老友一番科学开导,拍胸保证没事。恰如友人所言,美景缺了美酒,就像美女没有梳头,不仅一切会黯然失色,回忆起来更会黯然神伤。人生苦短,岂可辜负诗仙的千古绝唱,“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水晶瓶里的琼浆玉液,已如千军万马直捣酒瘾老巢。

我们不想抱憾终生。

第一口,浅浅一抿,满口生津;第二口,轻轻一嘬,温润柔滑;第三口,举杯一呷,一股暖流飞流直下。好酒!见我们一脸陶醉,老友劝到:“慢慢来,多吃菜!”

一群人仿佛苦熬了千年,好不容易挤进蟠桃会,哪里停得下来啊!那些警告,早就抛到九霄云外了。推杯换盏中,不知不觉就几杯下肚。这时方回过神来,细问这等美酒来自何方?老友答道:“这是取桃花村之水酿制,多年窖藏的陈年老酒。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喽!”

老实说,酒过三巡,自有几分醉意。透过醉眼远眺窗外,一泓清泉从白云深处流出,桃花村如梦如幻。

回家已有些时日了,桃花村觥筹交错的场景却历历在目。林芝的蓝天白云、桃花的妖艳芬芳,仍在脑海萦绕。

今夜月光正好。我斟满一杯老友送的工布酿,心中顿生“花间一壶酒”的意境。举杯遥望西方,明月与桃花仿佛就依偎在身旁。林芝的湖光山色、风土人情,从记忆深处汩汩流淌而来,美酒再次把我带到那桃花盛开的地方。

林芝的桃花啊,与你一见钟情,你就是我今生今世记忆的新娘。

责任编辑:余鹏飞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