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页 > 文艺 > 本土原创 > 正文

祈祷书(组章)

2017-07-24 11:49 伊犁晚报   青 玄

摘要:春天的镜像 虚构的春天一度挤满莺飞的翅膀,它们在三月的墙壁上开始留下指纹。黄昏开始从尖耸的山上滑落,延展出深海的旋律。丰沛的雨水总是紧跟着一条河的指向,成为它生命流淌的新鲜血液。被时间碰落的碎片,布满一片水域赋予使命的坚硬骨骼;用水的语言、历史的回声,增加一个村庄耀眼的高度。

祈祷书

当你手掌合十,它就是祈祷的彩虹。你走向哪里,它就移向哪里,它移向哪里,你的目光就去了哪里。隐秘的美存在于始终平行、节制的互望——

这片云是哪座山?

这奇异恩典装饰在透过一片云之后的青山。

时间追赶美、审判美。

它既是路过,也已永恒。

如今,我该如何向你描述你离去后,这个世界的现在和远方?这里的白天和黑夜摆满了玻璃橱窗,每个橱窗都是一个万花筒,每个万花筒里都有一个我看不清的世界,和它们站立不稳的脚步。它们脆弱又虚幻,好像随时就要碎裂在城市的喧嚣。

动荡啊!我是在用眺望开始逃亡的。

穿过城市、村庄、荒野;穿过幼年,一只篮板空空的回声,成为一块醒来的山石。而这一切已不可逆转成为时间敲下的钟声。

一抔黄土,暗夜里的一只空碗。夜夜装满月光,目睹时空里发生的一切,在结束时回到自己的位置。

那些我想说的话,纸灰一样飘过头顶又绵软地落下来。火苗的方向也在不断变化着。我知道,你会护佑我们身旁这些无常的担忧,恒久地在天空照看我们。你倔强的嘴唇从不对命运说低三下四的话。

这一次,我用额头跪雪。我需要你魂灵里几座大山的重量,压住我轻视人间的意念。这意念有白蜡烛一样的冷凝。

我需要再提高音量和你说说话,让声带注满春天的清泉流向你。

在火苗还没有暗下去之前,我用跪湿的膝盖庄重地接纳,意识里复活的一片青山。

下一秒你或许就能听见,鸟鸣带着森林,又住进人间。

春天的镜像

虚构的春天一度挤满莺飞的翅膀,它们在三月的墙壁上开始留下指纹。

房间里的人抽出身体里生病的肋骨,被影子召唤、示意,点起灯盏,在笔直的芯火中寻找被黑暗投掷过的理想。玻璃映出光芒,消隐在群山之后的消息开始启程——

沉没于巨浪下的岩浆重新翻涌;

漂浮于幽暗之河的雾霭冲出鸽子的哨音;

悬挂在树梢的鸟鸣,打开内心的罗盘,认真地修复缺失在冬季的纯音。

而北方,仰起干净的面孔反射阳光。麻雀们守着单薄的内心彼此交换感情,在大地与天空之间被风的胡须一遍一遍整理出发的心情。荒原漫漫,带着火焰上路的马车扬起宗教的鞭子抽出金黄之诗——

渡,灵魂,飞升。

夜曲

风,吹落黄昏,消瘦了每个城堡的影子,空巷里微弱灯火依附黑夜,有了灵魂的亮度。经过的一天,还剩下多少未知的事物在迫近,风走漏的消息,由此存在于每一个细胞的敏感,与它碰撞,构成形状。犹如夜河里经过月光的砾石,破开混沌,析出锋芒。惊飞思索的鱼群跃入天穹,在对灯火持续的阅读中,扩开夜的边界。

此时,风的形状在落日的映照下与来自夜幕前的山影达成一致。

风,开始吐露黄昏的孤寂。和孤寂一起带来的还有被风经过的影子,临近梦境星空,隐约回响。

而我和黄昏站在一起,练习夜曲。月光渐次打开藏匿于白昼的情绪,在遥远的追忆和正在经过的事物中,辨认面孔、判断声音、搜索话语、寻解路径。何其多的晦涩,落笔不成书。叙述的理想折返归途。

黄昏挂在天际的火烧云被无处捉摸的风驱使,慢慢消隐,和白昼走散。无法在寻找的过程中认出完整的自己。

黄昏开始从尖耸的山上滑落,延展出深海的旋律。它的琴弦上始终站着一朵音符。

熄灭的是已经腐朽的。

一朵音符,领走黑夜横切过来的创伤,依赖自身的光泽,把逼近体内的黑暗逐出眼睛。

一朵音符,她的嗓音里有月光,正与六月阿拉套山山顶的积雪互为辉映,同唱夜曲。

拖动灌满尘沙的肉身湮没于凛冽风声。

旋涡里的蝴蝶,在最深的黑夜里,祭献黎明。

决肯河

当一条河蓄满了生命的脉像,一个村庄就诞生了。

层叠地奔涌,浩浩荡荡。突围的鹰领来了悠长的牧歌。蒙古族部落传来马蹄音、刀耕的传说。在风暴的剿杀中,安营决肯河边,逐草而居,逐水而生。

丰沛的雨水总是紧跟着一条河的指向,成为它生命流淌的新鲜血液。大河深处,时间的犁铧蹚过决肯村金子般的胸膛,从容地皈依一条河的子民和他们的延续。在水和火焰中反复放大生存的真理;被时间碰落的碎片,布满一片水域赋予使命的坚硬骨骼;用水的语言、历史的回声,增加一个村庄耀眼的高度。

而每个怀揣烈火耕耘的人,都背着一座粮仓。他们从河流的深处分蘖根须的繁茂、成长的坚韧,让拔节的疼痛,壮美生命之源。

决肯河,被锻造的麦子、棉花,鱼米的金黄顺着秋风中的芦苇,凛然到达文明;

决肯河,刺穿冷峻的罡风,傍依贝林哈日莫墩的丰饶,蜿蜒。

责任编辑:法雅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