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页 > 文艺 > 本土原创 > 正文

山村素描(四章)

2017-09-07 11:26 伊犁晚报   □刘倩儿

摘要:四月来到了我居住的北方小城。草木披绿,繁花绕枝,鱼儿戏水,鸥鸟纷飞。阳光是四月的技师,她将手上的调色盘一翻转,一场春雨就随风而至了。她还是从前的模样:微微翘的嘴角,甜甜的浅笑,淡淡旁视的清澈眼眸。她用手臂环抱过我,如同当年环抱你的腰际。

那 蓝

寻着各种适宜的角度,我正在用手机拍摄一个又一个漂亮外景。

树木的枝条间,漏下来的是阳光,还有阳光遮掩不住的蔚蓝。

那蓝,仿佛要滴下湿润润的水来,你不小心便会淋得满身。远的山坡,近的屋檐,高的云朵,矮的篱笆,都被那蓝浸染了,令我恍惚有一种错觉:身外的一切都是蓝的孩子。

“啊,天好蓝呀!”

宝贝抬头仰望着树梢之外的天空,不由得发出这样的感叹。

“只有这里的天才会这么蓝。”

我轻轻地回应。

“对呀,回到城里就看不到这么蓝的天空了。”

宝贝仿佛刚刚顿悟的样子。

我与宝贝这么相互对话的时候,是置身在乡间别墅的种植园里。

但看那天幕之上,的确是蓝得有些不着边际。秋湖、海波、绸缎、花舞,用什么样的修辞才可以描摹出这样纯粹的颜色?这在喧闹的都市里绝不会遇见的蓝?

那蓝,我无语。

抬头看天,天空亦无语。

山 村

远近的山势,起伏温和,峰峦叠翠,与蓝天白云亲密接触,与绿野农舍成为最好的邻居。

不慌不忙的水流,清可见底,鱼游自在,夹岸飞花,草木丰美,与低头饮水的农家牲畜相熟相近。

果林中、田畴里劳作的人们,是山村这宜人画卷中最浓墨重彩的一笔。他们时而抬手举头的动作,像是在擦拭滑下的汗珠,也像是在看云观天象。他们也一定在边劳动边谈论着农事的前景。

那些牛儿、马儿、羊儿都是乖顺的,偶有的几声叫,混合在飞起飞落的婉转鸟鸣里,就没了踪迹。

农家院里院外传来的鸡鸣犬吠,三三两两,全部由散落在道旁沟畔的野花野草倾情渲染。

弯弯的小路上,走来了上学的山里娃,未脱的稚气挂在眉宇间、眼眸里。笑声清脆的小阿妹,乌溜溜的辫子上,停着三两只好看的蝴蝶。跑跑跳跳的小阿弟,手上、衣兜中、书包里,有没有藏着与过去年代的孩子们一样自做的淘气小玩具?

山坡舒缓,溪水流畅,驮载着乡音,弹拨着乡情,清晰如昨,久久长长。

小城四月

四月来到了我居住的北方小城。

四月是这个小城春意萌动的佳期。

草木披绿,繁花绕枝,鱼儿戏水,鸥鸟纷飞。

阳光是四月的技师,她将手上的调色盘一翻转,一场春雨就随风而至了。

一片涟漪,一波氤氲,诗情画意。房屋、街巷、河流、远山,还有整个人间的人们,以及每一个醒来的小生灵,都于下一秒钟走进春的爱抚了。

一点点一滴滴,沾湿了花瓣上野蜂子的触角,朦胧了小燕子要走出巢穴的梦呓。

润湿了那把赶去约会的杏花伞,潮红了执伞的邻家女子粉嫩的脸颊。

云朵搬来了雨不怕,只要人们的心是晴朗的。

土地潮湿了不怕,人们恰好可以将希望的种子埋入春天。

十五年的遇见

你想不到的,亲。

我是你少年时,和她分别的那个黄昏,相拥相吻中流下的泪,你们两个人的泪。已经十五年了。

我被你们洒在泥土里。后来,吸取了日月的精华,从土里萌芽,在地面上抽枝、长杆,发绿绿的叶,开美美的花。每一年,每一月,每一天,都有太阳、月亮和星子的吻落在我的身上。

你走之后,我见到过那个女孩子,那个你曾经发了疯一样寻找的女孩。她还是从前的模样:微微翘的嘴角,甜甜的浅笑,淡淡旁视的清澈眼眸。

她用手臂环抱过我,如同当年环抱你的腰际。

就在今天,她又来了。她说:这树多像他呀!孤单的一个人浪迹天涯,但绝不屈服。这叶子好像他的泪滴呢,有一种疼痛之美。

今天,你也来了,也说了与她几乎同样的话:这树好像她呀,孤傲自省,但有自己的信条。这叶子就是她流淌的泪呀,有一种绝世之美。

你也走上前抱我。如同当年抱住她柔弱的肩膀。

然后,你转身,要离开。恰恰此时,走到小树林那一端的她在回头。

四目相接,电光石火。

我的面前,又上演了十五年前的那一场遇见。

责任编辑:余鹏飞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