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页 > 文艺 > 本土原创 > 正文

记忆深处 (三章)

2017-09-07 11:27 伊犁晚报   □陈方涛

摘要:黄土高坡,成就了它的殊世功勋。吱吱扭扭的吟唱,让陕北的寒冬,一暖就是十三个春秋。谁再上前抚摸那厚重的木纹,复活一页精神的传奇。

草 鞋

黑暗,让草鞋走向了战场。

应是意料中的必然吧。

跌跌撞撞地走着,就被对手视为大患,走着走着,

就成了历史大舞台上最闪亮的主角。

后来的结局,令躲在一隅,抑郁了终生的那个人在不尽的梦中也无可奈何地独立秋凉!

故事,已成了逝去的云烟,但惨烈的细节却久久让人回味。

虽然,草鞋已苍老得经不起轻轻一碰,但依旧有一缕深深的痛,疼到心里。

也许,它早该回归滋润的泥土了,于袅袅的炊烟里,亲切地牵住温馨的牛绳,踩在蛙鼓声声的田埂上轻呼儿郎……

只是经历了战争的人们啊,又怎能舍得放手,那些倒在泥泞血泊里的亲人,会不会再也找不到柴扉轻掩的家门?

红 米

最卑微的一粒米,无意中滋养了一段历史的荣光。

能亲尝一口,已成了遥远的奢望,无论你怀着怎样的想法。

故地,早已竹林青青,茅草茂盛,只有在惊心的梦里,才能一睹它的身影……

其实,红米从未离开过我们,一直在默默地香着,只不过,我们只顾着低头匆匆地行走。

却舍不得向温暖的源头,深情地眷顾。

纺 车

黄土高坡,成就了它的殊世功勋。

吱吱扭扭的吟唱,让陕北的寒冬,一暖就是十三个春秋。

如今,它已经老了,无数林立的高楼已遮住了它眺望的目光。只看那座骄傲的宝塔,清寂的窑洞,仍陪着它不离不弃。

纺车,时光里的一架神器。谁再上前抚摸那厚重的木纹,复活一页精神的传奇。

责任编辑:余鹏飞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