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页 > 文艺 > 本土原创 > 正文

宋老师

2017-09-08 14:43 伊犁晚报   冯敬学

摘要:摆好餐桌,拉过小板凳,宋老师将白面馒头让给我们吃,自己和女儿吃玉米面馒头,看到这么好吃的饭菜,我和姐姐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上世纪六十年代的一天,二大爷带着一位身着白布衬衣、蓝裤子,身材高挑、修长丹凤眼、三十岁开外的阿姨和一个扎着羊角小辫的女孩来到我家。二大爷说,这是他的同事宋老师,放暑假来我们家住上几天,话音未落,她就挽起袖子,帮着母亲洗起碗来。

于是,在我和姐姐的心里又多了一个阿姨,宋老师不但会教书,而且针线活做得也好,经常帮我妈缝被子、纳鞋底。一到傍晚,吃罢晚饭,我们就躺在院子里石榴树下的草席上,看着满天繁星,听宋老师讲牛郎和织女的故事,伴随着缕缕清风进入梦乡。暑假结束,宋老师就回去了。

有一天,我们收到宋老师捎来的信,请我们去她那玩几天,我和母亲、姐姐一同到公社学校去看她。翻过凤山,走过喧闹的县城,来到一处山脚下。早春的三月,满山的桃花开得正艳,像飘在山脚下的一朵朵红云。

走出低洼的山道,便来到山脚下的小路,只见高大的柿子树盘根错节地长在山岩中,一棵棵、一株株,高大的树冠遮天蔽日。

又翻过一道山梁,便来到了宋老师的学校,这里长满了柳树和榆树,教室青砖绿瓦,室内墙壁刷着白色的石灰,老远就听到宋老师用优美的嗓音在朗读朱自清先生的《春》,“盼望着,盼望着……春天的脚步近了……”我趴在窗户上看着她,黑板上写着几个生字,并注着拼音。看到我后,她笑了笑,然后指了指手表,又继续上课。

不一会儿,老槐树上的大钟响了,学生蜂拥而出,宋老师也夹着书本随着人流走了出来,见到我们,她一边接过我手中的粗布包袱,一边从怀里掏出几张饭票,让女儿小云把饭打回来。然后,把我们领到她的宿舍。

这是一处单间宿舍,靠墙放有一张桌子,上面堆满了书和作业本,旁边有两把椅子,正面的墙上贴了一张一群人玩老鹰捉小鸡的画像,桌子两边放有两张床,床上的印花被单一尘不染。另外还有一个折叠式餐桌,几个小板凳。

不一会,宋老师的女儿小云将饭打回来,五个热气腾腾的白面馒头、五个玉米面馒头外加一瓷盆白菜炖粉条。宋老师问小云怎么不多打上几个白面馒头,小云说,这个月的饭票就剩这么多白面馒头了。摆好餐桌,拉过小板凳,宋老师将白面馒头让给我们吃,自己和女儿吃玉米面馒头,看到这么好吃的饭菜,我和姐姐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到了下午,我和小云早早就来到学校的操场,将小板凳摆好,就盼着天快点黑下来,因为当晚要放电影。吃完晚饭,操场上已是人头攒动,有拿凳子的,有搬椅子的……等到天完全黑下来,电影就开始了,只见一道明亮的光柱打在银幕上,一开始是新闻简报,讲的是开挖红旗渠的事……

不一会,正片开始,放映的是动画片《孙悟空大闹天宫》,孙悟空东海寻定海神针金箍棒、大闹蟠桃园、大战二郎神……孙悟空上天入地,纵横天地之间,让人大呼过瘾……

就这样,我们和宋老师你来我往数年。有一天,宋老师提出想与我母亲结为姊妹,认我奶奶为干娘。奶奶没有女儿,自然高兴得不得了,我们也为能有一个学识渊博的姑姑感到高兴。可惜的是,二大爷始终不肯同意,理由是宋老师是右派下放的,所以这事也就只好作罢。

不久后,文化大革命开始,宋老师到农村劳动,我们也来到伊犁,天各一方,从此就断了音信。后来听说她嫁给了一个农民,男人经常打她,再后来就没什么消息了。如果她能躲过那场劫难,想来现在也是八十岁的人了。我只能在心里默默地为她和她的女儿小云祝福。

责任编辑:法雅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