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页 > 文艺 > 本土原创 > 正文

窗外斜阳

2017-09-20 10:35 伊犁晚报   徐凌峰

朱炫说,别人常说年少轻狂,可他认为是年少荒唐,荒唐到无以复加。我曾经喜欢和同学漫步校园,评点着如飞舞的蝴蝶般艳丽的女孩。看着她们曼妙的背影,葱白般暴露在阳光下的小腿……

然后游荡在铺满落叶的小道上,满地的金黄,满眼的幸福,臆想身边有自己喜欢的女孩,能隐约感觉到她拉着我的手穿过那些昏黄的记忆的温暖的触感。

曾经企盼的爱情很简单,吃饱穿暖,安安稳稳,和爱我的、也恰好爱我的女孩走在冬天的雪里,直到白头。

记得几年前的一天,我和同学在落叶纷飞的路上散步,校园里阳光明媚,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迎面走来,当即惊为天人,情不自禁地说:“看!真漂亮!”

后来,我知道了她的班级,知道了她的名字,知道了她的家在哪里,知道了她每次回家乘的是几路车。但,三年相遇的时光里,我从未敢和她说过一句话。

而现在,想想还是有些怅然若失,毕竟连她的声音都没听到过。或许真的是年少荒唐,荒唐过后,也只能叹一句:“唉,算了,咱配不上。”

我幻想着有一天,骑着战马归来,马蹄踩在满地的金黄落叶上,不远处旌旗飞扬,我一手持亮银长枪,一手牵着心仪的姑娘……可惜终究是空想。

想一想,仿佛就是昨天。昨天秋高气爽,或红或黄的落叶飘落到地上。微微的秋风吹散女孩的刘海,撩起轻柔的鬓角;昨天,阳光明媚,透过窗户的每束光里,都跃动着细小的纤尘;昨天,还斜靠着椅子,费尽心思地构筑自己用书叠成的堡垒,然后躲在后面,玩三国杀,玩五子棋;昨天,还喜欢着那个女孩,小心翼翼地揣度她的想法……

昨天夜里,突然想写诗,写风,写雨,写你,写那时的故事……

谁知道当年冬天,我在窗户玻璃上写下的那些字,丑陋并且拙劣,却在阳光照耀下清晰可见。

斜阳下的微尘构筑了我的青春。后来我明白了,并不是每一个憧憬都会变成现实。一个又一个的人走进我们的生命,然后又离开。当我懂得这些的时候,我已经学会了怎样透过冒着气泡的可乐瓶看别人,也学会了怎么让热气腾腾的咖啡来遮挡视线。

可是我却时常翻开记忆的老相册,看看那些不能重来的、年少荒唐却又青涩的往事。

责任编辑:法雅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