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页 > 文艺 > 本土原创 > 正文

重回唐布拉

2017-09-21 10:08 伊犁日报   刘奇

摘要:喀什河边,一道畅流的水,一地碧绿的草,一边鲜花星星点点,我们一起攀上了心仪的高山草甸。

冰山下,那淡紫色的勿忘我

金光升动,摇走晨曦,阳光铺满唐布拉的河谷草原。

喀什河边,一道畅流的水,一地碧绿的草,一边鲜花星星点点,我们一起攀上了心仪的高山草甸。

细碎的野花漫坡绽放,高处的清风温柔地抚摸我的脸庞。

没膝的牧草汇出绿色的海洋,草原开阔,山花烂漫,畜群懒散。西天山阴坡之上黛色的松林如丹青墨染。

远处,一道山脊凸起。山脊上那蓝色的勿忘我盛开,一朵朵簇拥、一朵朵绽放,展开多彩的笑颜、开得正欢!

再放眼看去,竟有一抹冰山雪峰晶亮剔透,几座银冠直指蓝天,如碧玉镶嵌在远山之巅。

五枚淡紫色的花瓣拥一团淡黄色的花蕊,星星点点,铺满山脊,由近至远的天边。每个幼小的身躯,都有自己的颜色,黄的清淡,紫的耀眼,绘出一片醒目的花阵,在这遥远的唐布拉草原。

久违的朋友,就这样不期而遇,一份惊喜给了我,就在这遥远的高山草甸。

哦,勿忘我。哦,满天星。紫色的海洋中该有多少花的风骨,在盛开,点染!

勿忘我,多么诗意的称谓,多么浪漫的具象!满天星,多么朴实的命名,犹如泉水离不开雪山,鲜花离不开草原!

哦,冰山雪峰下的勿忘我,这许多淡紫色的小花汇出的海洋!微小不自弃,盛开自从容,个性张扬的色彩,你让我想起当年!

喀什河畔的老林

云朵从树梢升起,雾霭在林间飘散,毡房旁的老林弥漫炊烟。夜雨洗净了天际,几朵青云流过,移步到我的面前……

那边传来马群的嘶鸣、羔羊的呼唤,牧羊人惊骇于我的突然出现,牧羊犬开始挑战,吠声不断。

阳光驱散最后一点黑暗,金色的光芒把河面的水雾驱散,光晕摇动,无数面金鳞搅动,喀什河水更欢,天空开始蔚蓝。

露水洒满小路,小草湿透鞋面。

横跨两岸的铁索桥锈色凹凸,傲慢地摇摇晃晃于晨风中,似乎想摧残我的自尊。

壮胆走了过去,脚下那奔涌的透明液体不再让我胆儿颤。攀缘铁的扶手,登上石的阶梯,一片林间草甸眼前呈现:

阳光在云杉林间投出斑驳的光影,风倒木下细细的泉眼汇流,清冽的水声潺潺。忽而惊飞的鸟儿腾起,扑簌簌地鸣奏出林间的交响!

风倒木腐烂的根部,又有新的生命生长起了,在夏日的唐布拉草原繁衍!

老林,涛声,波涌,牧歌。摇曳的炊烟袅袅,宛若梦幻一般!

每天,我枕着涛声入眠

是水在拍打河岸?还是风在催动林涛?清风吹来草香,牧歌摇出浪漫,每天我枕着喀什河的涛声入眠!

经夜的涛声拍打,雨总是不期而至,轻敲我的窗棂,想起那夜宿在河边的小帐篷里,雨水竟把床铺飘起,狼狈地把我泡湿,换了床铺被单!

靠近喀什河边,裸露的卵石,飘动的枯枝,被湍急的水面搅动,翻滚的样子也让我心弦拨乱,却没有任何杂念袭扰,心生凌乱。

美好的情愫油然,多么像喀什河谷草原无尽的花草,毫不吝啬地将你陪伴!

我总痴迷于每一滴清流的源头,每一束芬芳的由来,每一片老林的幽深,每一处夏草场上的牧歌徜徉……

枕着涛声,你的睡眠一定格外安详,格外香甜。

不老的唐布拉

欢唱的河流,芬芳的绿毯,回环的河湾。山川起伏,目不暇给,一路闪过看不尽的风光,唐布拉还是记忆中的百里画卷。

贪婪地呼,尽情地吸,不住地看,山花的美,青草的香,泉眼的清,都被我独自占有。

停车,迈步,奔跑,靠近,欣羡。靠近山脉,靠近老林,靠近牛羊悠闲,靠近山花灿烂,走到远处的河湾。

青草的气息顿时扑面!肺叶突然间就这样打开,心胸开阔,意趣盎然,头脑清醒,物我两忘。仿佛又回到昨天……

唐布拉草原,你的容颜依旧美好,而岁月已将吾辈霜染。

曾经的几挂单车长驱,携家带口,呼朋唤友,驻扎狗熊沟。塔松下散步,帐篷外野餐,小溪旁攀谈。化不开的友情植入心田!

草依旧的绿,水依旧的清,花照样的繁,天照样的蓝,牛羊,马群,牧歌,炊烟,还是一样的装点着山坡,河谷,松林,草甸……

几声感怀的喟叹落下,我欣慰的笑容依然。

走进不老的唐布拉草原,我遁入时光隧道,返回昨天……

草原节日

开阔的河滨草场,一座火红的舞台搭起,牧民们的欢乐被顷刻点燃!

骑马的,坐车的,摆摊的,照相的,演唱的,跳舞的;扶老携幼,携家带口,哥们兄弟,双宿双伴;从阿尔斯朗、阿克塔什、乌拉斯台、喀什垴子;从那拉提、则克台、坎苏沟,从天山深处的夏草场赶来,骏马长嘶,披星戴月,兴奋贯穿所有的笑脸……

温馨的阳光铺上草地,场地旷阔,依坡势而坐,一片天然的看台。

无数欢乐的兵马,向着舞台汇聚,一场草原的盛会就此拉开!

骏马列队踏过,架鹰的姿势冷峻威武,定格出飞腾向上的神态。驯鹰的老者长须飘胸,沧桑写满了手背与脸庞……

“恰秀”的乐声响起,老妈妈撒开托盘盛出的糖果,甜蜜的味道从天而降,小巴郎你争我抢,古老的民俗开场!

马队鱼贯,特色哈萨克族男装抢眼,戴着高高的帽子的哈萨克族姑娘舞动长裙飞旋,冬不拉在山谷中沸腾,燃烧古老民族的激情。

祖辈传唱的老歌翻出新声。

草原就此而沉浸,在自己的欢乐中……

乔尔玛的新地标

思绪与疾驰的车辆奔驰,穿过悬崖,越过隧道,瞻仰雪岭,走进深山的乔尔玛烈士陵园。

公路尽头,一弯水流环绕,绿树拥戴,鲜花相伴,巍峨的烈士纪念碑矗立,云朵肃然,向你致敬。

碑园后面的坡地上的墓园里,有一百二十五位筑路英烈长眠。

花岗石的面板上镌刻着每位烈士的名谓事迹,几束带露的鲜花显露着不知名的敬献者的心愿……

汉白玉的围栏洁白无瑕,每天见证太阳升起;青松默默地守卫,平安每一个清晨、傍晚……

远远近近的游客来了,蜂拥而至,涌进了烈士纪念馆,聆听陈俊贵深情的倾诉,三十年不渝的战友情,不只是为了一份嘱托,更是要延续美好的信念,用生命守护着西部的河山!

天山深处的乔尔玛,你不只是南北疆天山公路的交点,独库公路英雄纪念碑就是你的新地标。

我不会忘记你的,乔尔玛烈士陵园!□

刘奇

责任编辑:陈新梅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