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页 > 文艺 > 本土原创 > 正文

穿城而过的河

2017-09-21 10:09 伊犁日报   李炬弢

摘要:那欢快流淌的声音,听到我的心里,简直就是一种无法形容的美妙之音,亲切的让我真想俯下身去拥抱这多年不见却又久别重逢、令人思念的渠水。

小时候在伊宁市委大院(现铜锣湾处)居住的时候,巷子里有一条不大的水渠穿过,水渠边上是一棵紧挨着一棵的高大白杨树,水渠里时不时有狗鱼游过,还有青蛙突然跳上岸来。下过雨后,奶奶总会带着我,在水渠边的树根处寻找破土而出、又圆又白的蘑菇,每次总能找到那么两三个。拿回去洗净后,奶奶都会做个蘑菇汤。每每想起,那股野蘑菇的香味,总会在鼻前飘过。

大院里,各家都种有葡萄、蔬菜等。浇水时,可从院角一处翻越墙头,从上游市防疫站的院内把水渠挖开口子把水引进院子里来,方便又随意。

搬家到了伊犁河路伊宁市委党校大院时,正门前也有一条小水渠,长流不断,使得一两公里长的马路边上的参天白杨郁郁葱葱,高大健壮,威风凛然!这是伊犁河路上至今都最有代表性的一景。

炎热的夏天,每日放学到家,便拿上一把铁锹,将渠水一锹一锹地洒在家门前的路面上。葡萄架下洒不到,便用盆一趟趟地端来,泼在地面上。不一会儿,入了水的地面,一下就光光亮亮了起来,一阵润润的清凉感,顷刻便会让你浑身都舒坦许多。这时,趴在葡萄架下的方桌上完成老师布置的家庭作业,也会觉得是一件很悠闲而又快乐的事。

每天还要做的另一件事,便是拿一自制的渔网(把铁丝弯成一个圈,固定在一个长杆的一头上,把口袋状的白纱布缝在铁丝圈上),到光明街与伊犁河路交会处的一个水泥和砖砌成的闸门处捞河虾。

宽大的渠水是从文化电影院那里一路顺着光明街流下来的,到了闸门处渠道突然变窄,渠水湍急地流向西边的下游和南边的电厂方向。闸门处的水泥面上,每天都贴附着一层厚厚的、青灰色的河虾,用渔网贴着水泥面向逆流方向刮去,一网捞起,便是半网子河虾。同样的方法,到渠水的另一面再刮一次,就是大半网子,捞得好的话足有一两公斤重。

把渔网扛在肩上,走进自家大门。在远处草地里觅食的七八只大白鸭子,一见扛着渔网进了大门的我,便会争先恐后、拼了命“嘎嘎嘎”地欢叫着,连飞带跑地狂奔而来。待我把这半网子河虾倒进它们的食盆里,河虾便在没水的盆里急切地翻跳着,一下就把鸭子们难耐的食欲挑拨到了极致。鸭子们的疯狂啄食,让围在一边的鸡们不敢近前一步,偶尔抢上一只掉在盆外的小虾,容易满足的鸡便会得意地“咯咯咯”地叫上那么三两声。待鸭子们个个坠着硕大的嗉子一摇三晃、满足地走开时,盆里的河虾早没了踪影。

家里的那片菜地,三五天得浇一次水,水的上游在维吾尔族邻居家的院子里,如果他家渠里没水,就得再去下一家找。当水从那土墙下的水洞里流来,扛着铁锹的我,也如这欢快的渠水一般,流向家里的那一片片菜地。当渠水终于把每一块菜地都浇满了之后,自己也如久旱逢甘霖的菜苗一般,被滋润了。

在伊宁市委党校后门处的巷子里,有一条小渠和一条大渠。小渠是顺着巷子的高处流向了低处的大渠,即便平时没了流水,但在小桥的入口处,总有那么一汪清水静静地呈现在那里。清水下的淤泥里,一片密密麻麻的红线虫,齐刷刷地在清水中扭动着腰肢,用手碰一下水面,受了惊吓的红线虫,便立即缩进淤泥里没了影子。用小铲子挖出一块淤泥,在网子里把淤泥冲洗掉,留下的红线虫,便是家里鱼缸里的孔雀鱼最好的饵料。

那条大渠里的水清澈见底,是从阿依墩街流下来的,足有4米多宽,它将巷子拦腰截断,人们不得不在这里架起一座土桥。我和发小李志燕常在此嬉戏游水。渠水从李志燕家附近流过,并从伊犁河路一地下涵洞穿过,流向伊宁市第十一中学方向。涵洞里也是我和李志燕常光脚抓鱼摸虾的好地方。常常是天都要黑了,两个快乐的丫头子还不知道回家。

多年前回伊犁,我专程去儿时上学的伊宁市第一小学旁边的巷子口,寻找当年那条宽大清澈、伴我成长、令人记忆深刻的河,可眼前一景,让人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河水荡然无存,一条即将干涸、似乎无人管理的小渠,静静地躺在巷道一边。

难道那一条条曾经穿城而过的渠水,真的都不见了吗?

今年六月,我再次回到了伊宁市,在西大桥往飞机场路方向的林荫路上,我漫步走去。熟悉的街道,让人亲切而又惬意,走着走着,眼前一景令我欣喜不已。

一条新颖别致的景观河豁然呈现在面前:河中休闲台阶、亲水平台随处可见;河水清凉透明、曲折蜿蜒、错落有致;河边的绿化带翠绿叠嶂,鲜艳的花朵争相开放,各种树木葱郁茂盛;老者们坐在椅子上观河赏花,学生们背着书包匆匆走过。美好的情景扑面而来,仿佛让我瞬间回到了河水穿城而过的那个美丽的过去。

每次回伊宁市,我都去闺蜜萍子的农家小院里看看,而这次回去着实让我惊喜了一番。院中的渠水竟然带着久违的“哗啦啦”的那种声音,流淌着从白杨树、苹果树、梨树、杏树下一一穿过,又在灶台边拐个弯,再从葡萄架下流向院外。

那欢快流淌的声音,听到我的心里,简直就是一种无法形容的美妙之音,亲切的让我真想俯下身去拥抱这多年不见却又久别重逢、令人思念的渠水。

这些美景,让回乌鲁木齐后的我久久不能忘怀。我相信,有渠水的美景有了一处、两处,一定会有三处、四处,那穿城的河又将奏出优美的音符。□李炬弢

责任编辑:陈新梅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