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页 > 文艺 > 本土原创 > 正文

走进喀赞其

2017-10-19 17:54 伊犁日报   作者:白志军

伊宁市喀赞其的门楼有如一个时空交错的入口,交融着历史与现在。进入喀赞其,就走进了伊宁市丰富多彩的民族风情历史。

喀赞其已不是过去的简街陋巷、杂草乱生、尘土飞扬的景象了。如今街巷的路面都已硬化,干净整齐,小桥流水,树木花草颇具美感,居民生产、生活、经营和娱乐的布局都归整有致。很多老院落和民居已新建、改建得精美,光鲜亮丽。古老多元的民居元素与现代建筑材料及装饰艺术的美妙结合,使喀赞其民居在不失历史古韵的前提下,又大放现代异彩,更加鲜活起来。街巷院落和民居的原生态保留,现代气息的恰当交融,算得上是边城历史文化传承发展的经典之作,像一篇飘逸恬静的散文,一幅古雅精致的国画,给人以清爽闲适的感受。

喀赞其经历了几百年的风雨沧桑,人世历练。小巷深处的缕缕清风都吹拂着久远的故事;每家院落和民居都像条条小溪,流淌着丰富的往事。你静静地走了许久,一转弯依然是巷陌深处,而且更加幽静,可以清晰地听到自己的足音。小巷最动人之处便是它斑斓的色彩、伴随渠道的自由弯转和无比的悠闲,有一种朗亮、和平的静穆。

在我的记忆中,每当清晨,人们还在睡梦中,幽深的巷子里便传来富有音乐感的叫卖声:“哎……卡拉苏提。”那声调拉得很长很长,临近尾声时,戛然而止。那是维吾尔族小巴郎或小女孩提着奶罐,走街串巷卖牛奶的声音。那声音由远及近,在清新的空气中飘荡,在绿树掩映、清流潺潺的寂静中回响。那声音在喀赞其以及伊宁其他古老的街巷里回荡了上百年,伴随了一代又一代的老伊宁人。小时候,总觉得伊宁的清晨就是由这种叫卖声开启的;之后便是清扫院落巷道,炊烟袅袅,蓝天飞鸽;再之后,所有的市井故事才会一一上演。小巷深处这种宁静悠远的乡音是时代的刻痕,但岁月已打磨掉它的印记,一个个时代也就渐行渐远,消失在老伊宁人的记忆深处。

走在小巷深处,一些七零八落的记忆便突然不断地冒了出来。伊宁的历史神韵大多源自深深的小巷。这些深巷相互连接,贯通着过去、现在,直至未来。有了这些小巷,便有了永不磨灭的历史记忆。

巷道两边线条整齐,轮廓简洁。林带成行,小溪流淌,偶有出墙的果花、丁香花、槐花、藤蔓花卉争奇斗艳,香味扑鼻;两边朴实无华的墙面和临巷的门窗上,粉刷着伊宁人最喜欢的蓝、粉等传统色彩,十分鲜艳亮丽。过去,每到古尔邦节或年尾之前,人们都要用石灰调配颜料,重新粉刷居所和院墙,以迎接新年的到来。这些色彩反映了居民向往美好生活的愿景及朴素至简的审美享受,延续至今,便成为一道永不褪色的民俗风情。

院落的大门则是小巷另一突出的景致。过去的大门比较简单,用土块垒起与院墙相连的门垛,上面搭一块宽一点的过梁木,过梁木上垒几层花样的青砖,便算作门头;在门垛上镶嵌上门框,将制好的两扇门板用熟铁板、铁铆钉固定并连接起户枢,漆上彩色的油漆或颜料,院门即成。一些“钟鸣鼎食”之家的情况就不同了,他们的院门不仅高耸宽大,而且十分气派。但无论是大户小户,还是富户穷户,院门的结构中都有一样必不可少的东西,那就是面街临巷的两个坐台。不管怎样,坐台是必须要有的,这是传统,也是历史,不可小瞧它。它是院内私密空间与街巷公共环境的结合部,是人际交往的经典设施。院里的主人坐在这里,既可调节家务的疲劳,观望街巷的景色;又可与街邻熟人无边际地神侃,倾听社会新闻,了解市场行情,以解除居家的寂寞。白天,男人们都走出巷子去打工劳作,这里便成为老人、女人和孩子们的天地。老人们晒着太阳,闲扯着他们的过去;孩子们自由畅快,无拘无束地玩耍;女人们则手不离针织刺绣之类的活计,东拉西扯着家长里短的事,有时爆出一片片欢笑声。到了黄昏或夜晚,这里大多成为男女青年抚琴歌舞、谈情说爱的场所,悠扬的琴声和热烈深情的吟唱溢满了深深的小巷。

近些年来,喀赞其成为伊宁的旅游热点。游人们虽然来如影去如风,但都留下了一番情不自禁的激动,一次周而复始的赞叹。他们用相机和手机让喀赞其的瞬间永恒,也把他们生命的一部分永远地留在了喀赞其。

伊宁是一座古城,有着多民族长期聚居的历史文化背景。因而,它的院落民居都具有鲜明文化特征的形态。中式、欧式、俄式、中西风格结合的建筑,以及本地传统民居建筑都相互交融,汇聚在伊宁。伊宁民居多样化的建筑形式和建筑装饰特征,共同构建了极具地域性建筑特征的文化体系。改革开放以来,民居建筑形制又有了很多创新发展,使传统民居锦上添花,更显绚丽多彩。喀赞其就是伊宁的“民居博物馆”,各式各样的院落民居建筑均在这里得到完美展现。

民居建筑风貌承载着各民族风情的历史,有关它的无数记忆,都会送达今天老居民的心头,并引领后人走进历史深处,去倾听那远去的岁月回声。

喀赞其现在的各式院落宽敞明亮,华丽气派,而且延续了过去的很多老传统,如家家爱种树种花种草,每个院落都郁郁葱葱,生机盎然。过去的老院,或花园式、或果园式、或各类花草树藤混合杂呈式,几乎家家都有葡萄廊架。庭前屋后层层叠叠,绿树成荫,藤蔓攀爬,鸟雀飞鸣;阶前栏旁,百花争艳,蜂蝶欢舞;廊下棚中主人着花衫彩裙在劳作。

现在院内的民居几乎幢幢像宫殿,但依然延续着传统,都有檐廊的布局,它与居室相连,又与院中的葡萄架相接,非常完美地创造了经典的室内与室外的空间过渡。檐廊是非常实用、闲适的,它避雨防风遮阳纳凉,是居民家常活动的中心所在。孩子们的戏耍,主人的家务操作,家人的餐饮,与亲朋好友的交流等等,几乎都在檐廊下上演。葡萄架下则更多的是家人休闲、朋友聚会歌舞的地方。

幽深的小巷,绚丽多彩的民居院落,各民族杂居多元的历史景象,构成了伊宁居民特殊的生存气场。几百年来,老居民们在这种市井生活的氛围中,滋长着慧根,焕发着灵性,练就着生存技能。很多有名的铁、木、铜、金、银、皮革、泥瓦建筑等各类工匠,都从民居院落和小巷深处走来;更有一些大商人、学者、文学艺术家、行业带头人、创业佼佼者也从小巷深处走了出来,走向全国,走向世界。

建筑是凝固的历史。一座建筑无论如何破旧,都铭刻着历史的烙印,承载着历史的变迁,其文化内涵和历史痕迹都无法被替代。令人庆幸的是,伊宁保留了一些历史文化街区、小巷、院落、民居及其他非移动文物,有效地保护了现存的历史文化遗产,拯救了残缺的民族记忆,挽回了断代的历史遗憾,没有它们,伊宁的现在将不会完整。

原生态的老街巷和民居是城市的灵魂。只要老街巷和民居在,久远的记忆就在,老居民的风采就在,历史的烟云就在,人们对故乡的情愫就在。在保留的老街巷和民居中,即便是一截风雨驳蚀的残垣断壁,即便是几扇窗棂油漆斑驳、伤痕累累,都可能无意间揭露出边城的几度秋凉;一些严加保护的大院和古民居,每一扇紧闭的门后都有几多尘封的历史故事。当现代的人们从祖辈那里听到关于街巷的往事,再看着这一座座披戴着历史风尘的深宅大院,人们更应当意识到:再不能让现代的脚步掩盖住历史文明的风采。

曾有朋友问我,你热爱伊犁,你家乡最本质的东西是什么?我毫不犹豫地说:“大美河山,多元文化,各民族共同守边建边!”伊犁的本质特征始终提醒我们,要肩负起历史责任,保护好这里的生态环境;继承和发扬好多元化的文明;各民族团结一致,捍卫好祖国的西部领土,建设好美丽的世代家园。

责任编辑:法雅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