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页 > 文艺 > 书画艺术 > 正文

李大琪:时间不会告诉你答案

2017-11-14 12:28 伊犁晚报  

摘要:在李大琪的办公室里,我看到一张空白的画布,他所寻找的答案,总有一天会呈现在这张画布之上。

这是伊犁师范学院最西侧的一幢教学楼,李大琪的办公室位于五楼。站在窗前,可以看到伊犁州客运中心。这是城市最繁忙之处,来自四面八方的人们汇集于此,又各奔东西。但无论他们来自哪里,又去往何处,他们都有一个相同之处——都有一个清晰的目的地。

《伊犁河畔的村庄》

《伊犁河畔的村庄》

33岁的李大琪也有自己的目的地,那就是追求一种“有思想的艺术”,就像他在《以艺术教育为根源反观中国当代绘画现状》一文的开篇中所写,“思想的艺术,它应该具有独立的意识、完善的人格、批判的精神和创新的勇气,用独立的个性化语言形态和独特的‘创造力’来启迪人的思想,批判社会现实,表现出社会意识在个人主义的大环境中觉醒。”

而他,也希望他的学生们不是一门心思地去画画,“艺术不是一门技术,真正的艺术工作者,首先要有人文精神,他的作品,要能够让观众看过后有所思考。艺术教育,也应该是一种思想启蒙和传授绘画技术相结合的教育。”

父母希望他毕业后当一名小学老师

儿子能够成为一名大学讲师,这是李大琪的父母不曾想到的。“我的学习一直不好,初中毕业后,父母觉得我能考上当地的一所师范学校,毕业后当一名小学老师就很知足了。”李大琪说。

李大琪的父亲,是山东滨州市的一位普通农民,虽然没有望子成龙的远大理想,但这位热爱文艺和书法的父亲,还是希望儿子能够成为一个文化人。

《哈萨克小骑手》

《哈萨克小骑手》

“小学一年级开始,父亲就把我送到了培训班学习书法。那时,县城里不管是单位还是商店,牌匾上的字都是请书法家写的。为了让我学好书法,每到农闲的时候,父亲就骑着摩托车带着我去县城,看一块块牌匾,并告诉我,它们都是什么字体。每天放学回家,还给我规定任务,要写完几张大字才能出去玩。”

小学四年级时,当地的两位老师在假期办了一个绘画培训班,父亲又给李大琪报了名。“练习书法,要按照字帖,一笔一画地去写。画画就自由多了,有发挥的空间,一开始学画就觉得画画比书法有意思。”

如果说最初喜欢画画是觉得有趣,后来,画画成了李大琪唯一可以和别人比拼的“武器”。“那会儿学习不好,经常在全班排最后一名。我就想,学习比不过,画画一定要超过你们。”

但能否考上高中,文化课终究是决定性因素,以李大琪的文化课成绩,想考上高中几乎不可能。幸运的是,那一年山东省在中考中有一项特殊政策,对有艺术特长的学生破格录取。李大琪成为其中的一名幸运儿。

“高考时,本来想考美院,但文化课拖了后腿,最后被东北师范大学油画系录取。”李大琪说。

哈萨克族青年在想什么

大学里,李大琪也算不上是一个好学生,“大学前两年,就没怎么好好学过。直到大三那年,我才知道本科毕业后还可以上研究生。我就想,一定要去读研。其实那会儿,东北师范大学的本科毕业生很抢手,很多同学毕业后都去了全国各地的重点中学。可是我觉得,如果不去读研,大概这辈子也只能在中学当个老师了。”

第一次考研,他又在文化课上栽了跟头。

他不甘心,第二年继续考。“考研按地区分为一区和二区,分数线是不一样的,一区要比二区高。之前山东省为一区,按照一区的英语及格线,我的英语差了五分。可是第二年,山东省被划为二区,我的英语成绩刚刚达到及格线。”

或许,为了感谢幸运女神的眷顾,李大琪读研究生的三年,为他以后的人生做了铺垫。

“上大学时,我对美术史一直不重视,觉得这些并不重要。事实上画到最后,比的就是知识的积累。读研时,在导师的指导下,我开始在这方面下功夫。”李大琪说。

研究生毕业后,原本一直不想当老师的李大琪,还是阴差阳错地成为一名老师,并且,是在离家乡万里之遥的伊犁,“选择伊犁,大概还是缘于对新疆的一份好奇吧!因为新疆和西藏,一直是我最向往的两个地方。”

自2011年来到伊犁师范学院任教,李大琪的作品一直以哈萨克族作为最主要的创作题材。“因为对于哈萨克族文化还是缺少了解,作品仅局限于表面的、形式化的东西,属于日常生活的记录,还不够深刻。”李大琪说。

这两年,李大琪画得并不多,“不能为了画而画,还是需要慢慢地沉淀,认真地观察和思考。反映哈萨克族的作品不能只停留在草原、毡房、转场。时代在变化,哈萨克族人的观念和生活方式也在改变,我们的作品需要去关注社会、关注人,关注他们的所思所想,比如哈萨克族青年,思考他们在想什么。”

在李大琪的办公室里,我看到一张空白的画布,他所寻找的答案,总有一天会呈现在这张画布之上。本文图片由李大琪提供。(记者卢钟)

责任编辑:法雅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