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页 > 文艺 > 文化视点 > 正文

《喜利妈妈的传说》辽宁春晚之旅

2017-11-14 16:55 伊犁晚报  

2007年,为了加强辽宁省文化艺术交流与合作,发展和繁荣辽宁音乐事业,推动歌曲创作和人才培养,在中共沈阳市委宣传部、沈阳市人才工作办公室的支持下,辽宁省音乐家协会、沈阳市文联携手辽宁中部城市文联及全省14个城市音乐家协会共同举办了“辽宁中部城市‘新人新作’音乐(原创歌曲)大赛”。我创作的原生态的锡伯族四声部合唱曲《喜利妈妈的传说》有幸荣获二等奖,能获得这种级别的大奖,我做梦也没想到。

2008年,《喜利妈妈的传说》在辽宁省第七届少数民族文艺表演中获金奖;同年,代表辽宁省参加我国改革开放30周年文艺盛会,荣获“丰收杯”奖。2009年,节目登上了辽宁省春节联欢晚会。

一个人对自己的民族和社会的贡献大小,不是只看他地位的高低、拥有财富的多少,而是以社会价值为尺度。我们的梦,实际上就是一个民族群体的时代共鸣。我记得有一位贤者曾说过:“人一辈子最起作用的靠山是自己的脊梁骨。”时间已验证了这个道理。

《喜利妈妈的传说》这一大型歌舞,参加过很多次辽宁省乃至全国的重大比赛或演出活动,每一次听到专家们提出的宝贵意见,我都采纳其中建设性的建议,该补的补,该删的删,使作品一步步走向成熟。

众所周知,辽宁省的锡伯族比较集中的地方是沈北新区,一直以来沈北新区也在文化上致力于打造锡伯族品牌。当初,沈阳市一年一度的电视春晚由沈阳市各辖区轮流举办。2004年,轮到沈北新区时,区政府特意从沈阳市请来了策划本次晚会的专家。

一天上午,沈北区文化局来电话通知我,辽宁春晚总策划苏金榜(辽宁话剧团导演)带团队专程到兴隆台锡伯族学校,找我商谈关于编排锡伯族节目的有关事宜。苏导演把晚会的基本构思向我略述一番,他打算在本次晚会上推出两个不同风格的锡伯族节目,并且把这两个锡伯族节目的音乐创作任务交给了我,我非常痛快地接下了任务。

可是,这两个锡伯族节目,即使我把它构思出来了,由于这里没有人接触过锡伯族舞蹈,演员们能否掌握其风格?当时,我突然想起正着手创作锡伯族史诗《喜利妈妈的传说》,若是把这个题材编写成歌舞,其别致的风格、崭新的视角一定能吸引观众。

苏导演听过我的介绍后,非常爽快地敲定了这个节目。随后,在作品的细节上给我提出了一些建设性的意见。为保证节目的民族特色和艺术质量,我向苏导演建议务必从新疆聘请原生态的锡伯族主唱演员,否则很难达到锡伯族歌舞的原生态效果。苏导演毫不犹豫地采纳了我的提议。

经过数十日的精心打造,锡伯族歌舞《喜利妈妈的传说》登上了2004年由沈北新区主办的沈阳市春晚。没想到,这与众不同、自成一家的少数民族节目一经亮相,顿时在观众中引起了强烈的反响!新闻媒体、杂志等纷纷刊发专题报道,取得了意想不到的社会效果,为沈北锡伯族文化的发展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2007年,经再次推荐,《喜利妈妈的传说》参加了辽宁省少数民族文艺汇演,借此机会,我将《喜利妈妈的传说》在原来的基础上重新润色。后来,参加辽宁省少数民族文艺汇演,《喜利妈妈的传说》荣获金奖。

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辽宁省文联主席崔凯先生对锡伯族歌舞《喜利妈妈的传说》很是青睐。他评价这部作品:音乐旋律非常独特,演唱风格别具一格,以粗犷剽悍的原生态表演风格展现了锡伯族人顽强的民族精神和时代气息;其作品非常独特,富有艺术感染力,登上辽宁春晚一点都不逊色。经这位务实担当的艺术权威的极力推荐,节目得到辽视导演们的认同,《喜利妈妈的传说》有幸登上了辽宁春晚,使锡伯族的歌舞艺术在更高更大的舞台得以展现,收到了意想不到的社会效果,赢得了掌声和喝彩。(阿吉肖昌 2017年5月6日于沈阳)

责任编辑:法雅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