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页 > 文艺 > 本土原创 > 正文

灵魂的雕塑者(组诗)

2017-12-18 11:07 伊犁晚报   张庆岭

屈 子

那时的文学

尚未进入玄幻与虚构

在称赞他有着一颗美丽灵魂的同时

必须先崇尚他无人超越的大手笔

是他

纵身一跃

一条波涛汹涌的汨罗江

就变成了一行名垂古今的诗句

雪,像一首诗

它不属于一场雨

不会那么急促那么淋漓尽致

更不属于一阵风

不可能那么不可一世那么风驰电掣

怎么看,雪

都像极了一首诗

飘逸的身影

洁白的心灵

轻轻地抚摸天空与大地

无声无息而又小心翼翼地诉说着今生

来世

太阳一出

他就会转身离去

仿佛一位醒世的禅者

又似一个涉世不深的孩子

千里万里赋

在当今世界上

最为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应数

能把距离与遥远一次次分解成千里

万里铁路上的

那两条刚正不阿的铁轨了

火车要去哪里

铁轨,便义无反顾地先去哪里

探险。打头阵。跋山涉水。靠前赴

后继左右逢源的

绵延与执着,行走天下

铁轨明白,它的坚如磐石的家族里

不仅有

枕木,尤其有碎如灵魂的石子

以及梦想铺就的

天——涯

从蒸汽内燃到电磁悬浮

从缓慢老旧的爬行到子弹头样的闪

电穿越

火车一茬茬更新换代

到处是按捺不住的提速和日新月异的

与时俱进

可。铁轨,不

它以千倍的隐忍,万倍的坚毅,岿然

不动

坚守千里万里的孤独,静静地负重,殷

殷地等待

在岁月无情的辗轧中

牢记钢铁般从不坍塌的使命

以让初心安然

与20℃左右的幸福握手

这几天,我一直

和严冬一起猫在家里

电视里再一次传出大风降温预警

说内蒙古某地气温已达-45.3℃

差点儿让我心中的惊讶

滴水成冰

说实话,即使季节已临近冬至

我和我的日子都一直让20℃左右的

温暖

包围着,簇拥着,陪伴着

只有报纸上电视里那些突如其来的

新闻

时不时地爆炸出阵阵寒意

其实,这都不是我猫在家里的根本

原因

一个退休已近十年的老者

他没有理由再回到臆想出的冰天雪地

回到以百倍热情抗冰雪战严寒的青春

年华

与20℃左右的幸福握手

开不开窗,思不思量

心都是暖的

冬天的祝福

现代汉语说

冬天的极点、峰值,被称为冬至

它是我国二十四节气之一

而我却一直没能真正感觉出它的寒意

当企鹅身披厚厚的雪大衣向着那么

多视线姗姗而行

当海豹从深深的冰窟里笨拙地爬进

镜头

当千里冰封之外依然住着千里冰封

当这些骄人的画面一而再地闪现

让人感到极致的寒意竟是那样的遥远

可。中国已在南极洲建起了第五座

科考站

冬至,你好!

请带上一位老人的祝福

向着南极,向着千里冰封,向着工作

在那里的

兄——弟——姐——妹

中国走到哪里

哪里都是春天

责任编辑:张东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