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页 > 文艺 > 本土原创 > 正文

在草原上,我的祈祷总是很轻(外一章)

2018-01-09 10:59 伊犁晚报   作者:樊新忠

成群的牛羊,风吹草低的秋天一览无余。阳光的手轻轻弹拨落叶的琴弦,马背上已长不出新的故事了。步伐缓慢总是回头,告别是多么难。一双温暖的眼睛,山有情,水有意。这一刻,一滴露珠的重量,几乎可以压垮远方。

你的羊群还有那匹英俊的枣红马,他们都在我的心中。原谅我不辞而别,又去远方颠沛流离。我不可以告诉你这其中的秘密,只想告诉你好好地生活,守住草原的宁静和安详,不要担心我什么时候回来。

想唱歌的时候,你就尽情地歌唱。头顶上的白云飘过仰望的眼睛,远得痛。一切按部就班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仿佛昨日欢愉的灰烬里暗藏的火焰无处藏身。星光下,我祈祷石头开花,你在其中跳舞。

一切都不是梦,真实而且冷酷。我努力的江山日益萎缩,预言隐藏在草根的深处弹奏巫术,技艺比灵魂重要,不然一生的挣扎或许真得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而且空得彻底。草原上的鹰很多时间都是在等待,等待一次辉煌、一次厮杀、一次血腥。

也许还有打马而归的人,嗒嗒地敲响你的毡房。夜色中,你不要起来,也不要去打开毡房的门,很多都是蜜汁一样的幻觉,一地流淌。如果你还醒着,拿上你的牧羊鞭在空中甩上几下,一切都会安然无恙。

愤怒的镰刀

我用月光之水,用力打磨这把久违的镰刀。镰刀是把好镰刀,榆木的把柄结实沉着,黑黝黝得光滑,是把有年头、有故事的镰刀。它挂在墙上很久了,今夜我要重新打磨,使它重发锐利的光芒。

打磨的声音霍霍,传得很远。月亮仿佛听到了什么,那一刻很静。我的憋屈,我的惋惜,我的百感交集,仿佛在打磨镰刀中恢复着坚毅和勇气,过多的沉默不是件好事。也许沉默久了会失去光荣和梦想。

四野张望,即将成熟的麦子迟迟没有送来邀请。落寞的镰刀、愤怒的镰刀眼露凶光。我看到寒光不停地变幻,月光下如一匹孤狼,无尽的沧桑洒满曾经走过的田间小路,那么熟悉,那么陌生。

蛐蛐的歌声远去,破旧的草帽掩盖不了什么了。可以割破日头的镰刀,月光下看着一片片成熟的麦子,不知是想哭?还是想笑?镰刀不再是麦子的亲密朋友了,终究会被遗忘。

而我的拯救,月光下却是那么的无助和渺小。

责任编辑:法雅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