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页 > 文艺 > 本土原创 > 正文

春去春又来

2018-03-13 10:35 伊犁晚报   焦元玲

摘要:当春风不再倦怠,当雪花默然离开,当春雨淅沥告白,塞外江南也迎来了春姑娘的展颜明眸。习惯慢生活的人们,经历了一个漫长的寒冬,终于和春天欢颜畅谈,举杯相邀。

出门的时候,天下起了雨。春雨细细的、柔柔的,若有若无,如梦如幻,让我想也没想就跌入这烟雨蒙蒙。

当最后一丝残雪融化,消失殆尽,站在春天的门槛,我刻意寻觅塞外姗姗来迟的春光明媚,天还是冷寂、沉默的蓝,有风呼啸而过。

雪的恋人是不温不柔的春风,抚慰雪世界的精灵,用超然博爱和雪花融合。然而,塞外江南的春风又是多情的,几度迁徙,几缕气息,又把雪呼唤萌生,春雪翩翩是伊宁这片土地每个早春清新多情的别致春韵。

当春风不再倦怠,当雪花默然离开,当春雨淅沥告白,塞外江南也迎来了春姑娘的展颜明眸。习惯慢生活的人们,经历了一个漫长的寒冬,终于和春天欢颜畅谈,举杯相邀。

今年,伊宁市的春天来得比以往都早,草仿佛一个子夜就绿了,花似乎也依偎一首煽情的小诗曼妙绽放。孩子早就快乐地在春风里奔走,各种游戏,各种欢乐。放风筝,滑旱冰,观察昆虫,和燕子比翼,或者和我一起采摘野菜,对一株陌生草茎惊奇地询问不止。

而风中还夹带着丝丝寒意,是在怀念雪花的美丽?还是雪花冰清玉洁的魅力牵引着春风?如是我闻:春水初生,春林初盛,春风十里,不如你?

既然春意归来,那么踏春是刻在心头势在必行的旅行。等来一场春雨,踏春随即开启。漫步雨中,聆听雨声,漫无目的地走着,想去伊犁河边走走,看看奔腾的河流,感受大地的广袤博大。

忘不了那时青春飞扬欣悦的心情,少年时读柳宗元《小石潭记》:“从小丘西行百二十步,隔篁竹,闻水声,如鸣佩环,心乐之。伐竹取道,下见小潭,水尤清冽。”

春雨如同风的呓语,在耳边轻柔地呢喃,仿佛在欣喜地讲述一个关于春天的故事。远远凝望,西花坛的杏花一簇一簇地开了,清新、素雅、美丽。她们不娇不妖,亭亭玉立在春枝静默,如同一首隽永的诗词。

“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小憩杏花之畔,虽有寒意,不愿离开,看杏花微雨粉腮美颊,一时间诗意盎然,依恋那些关于四季的花开花落,流水经年。

此情此景,眼帘浮现杏花春雨江南,如此浪漫的人文情怀,有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无与伦比的幸福感。

余光中先生说:“无论工业如何发达,一时似乎还废不了雨伞。只要雨不倾盆,风不横吹,撑一把伞在雨中仍不失古典的韵味。”

邂逅浪漫诗情,亲临微雨杏花,心灵在诗意中栖息。在这一刻,走在杏花春雨的江南,不需要油纸伞,就算被雨淋湿,被风轻拂,也不失为一种幸福。

转过一个弯,遇见杏林花语,这寂静的世外杏园中,一双燕子掠过。雨不知什么时候停了,城市焕然一新,一束阳光跳跃着挥洒热忱。车流,人声,我涌入红尘,脚下的土地依然坚实。认真看一看曾经热爱的塞外江南,春华秋实多娇,雪域云海苍茫。

往回走的路上加快了脚步,远远地听到一首歌——《梦一场》。或许刚刚和杏花微雨的际遇只是梦一场,可这梦如此美好。而想象中的春天是花的海洋,沸腾、欢啸,如同一池春水,欢畅东流。

春去春又来,几度东风春光绚丽。只是,不知道这些塞外泥土养育的花儿,是不是翘首春枝、还了去年的心愿?不需要你去读懂那些嫁接给文字的希望和欢喜,慢慢地沉寂,换得永恒的宁静,如同一个个跳跃的音符,有欢乐,也有伤悲。

只是,春去春又来,我在想能不能与你诗意相逢。

责任编辑:余鹏飞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