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页 > 新闻中心 > 深度报道 > 正文

杨菊清:未见它时已倾心

2018-05-16 13:35 伊犁晚报  

摘要:最让他心疼的,无疑是近年由于毛贱肉贵,养殖效益不断下滑,细毛羊数量连年滑坡。“养殖最高峰时,新疆细毛羊及改良品种在新疆有1200万只,而现在,最乐观的估计也只有五六百万只,实际数字可能更低。”杨菊清说。

如果不是因为被采访,5月7日这天,伊犁职业技术学院动物科学系专任教师杨菊清原本计划前往霍城县萨尔布拉克镇,因为那里有一家由他推荐引进的高新技术畜牧业公司。

“羊的冻精技术一直是个难题,活力只能达到0.3左右,而山西的这家高新技术畜牧业公司在这方面取得突破,肉羊冻精活力达到0.6,该公司的腹腔镜输精技术也在国内处于领先水平。”杨菊清向记者介绍道。

这也正是杨菊清引进这家公司的主要原因。事实上,他还有一个最终目的,就是将这两项技术运用到新疆细毛羊的繁育上。“尽管由于多种原因,细毛羊数量连年缩减,纺织企业也更愿意使用性价比更高的进口羊毛,但羊毛作为关系国计民生的重要经济战略物资,中国不能没有自己的细羊毛。普通人可以不关心新疆细毛羊的命运,作为一名科技工作者,却不能放任不管。”杨菊清说。

未见它时已倾心

对于新疆细毛羊,曾在巩乃斯种羊场工作近30年的杨菊清远比大多数人倾注了更多的情感。

新疆细毛羊研发始于上世纪30年代。1934年,新疆从前苏联高加索引进种公羊,在迪化种畜场(今乌鲁木齐南山种畜场)用其与新疆哈萨克羊和蒙古羊进行杂交。1939年,育种工作由迪化种畜场迁往伊犁种羊场(巩乃斯种羊场)。经过8年的杂交,于1947年全部进入自群繁育,当时称这种羊为“兰哈羊”。

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党和政府对巩乃斯种羊场及该场的“兰哈羊”相当关注,采取许多措施使羊的体貌趋于整齐,从而使细毛羊得以传承。由国家命名的第一个细毛羊品种——新疆毛肉兼用细毛羊以及此后闻名遐迩的中国美利奴羊(新疆型)均在这里育成。

杨菊清第一次知道新疆细毛羊,是在1980年的下半年。当时就读于伊犁畜牧兽医学校畜牧专业的杨菊清开始学习《养羊学》课程,这是畜牧专业的必修课,由周波老师授课。周波曾在巩乃斯种羊场工作过,又在著名细毛羊育种学家杨尔济先生建立的细毛羊育种资料室工作过,因此,他对巩乃斯种羊场、新疆细毛羊和杨尔济先生都有一种特殊的感情。“上课时,周波老师给我们讲到杨尔济大学毕业后,如何只身来到巩乃斯种羊场,又如何克服各种困难,为祖国培育优质细毛羊种羊的故事。那时候,我只有16岁,正在苦恼自己今后应该干什么,听了周波老师介绍杨尔济先生的故事后很受感动,暗暗立志,今后也要培育细毛羊种羊,报效祖国。”杨菊清说。

此时,由杨尔济先生与几位新疆著名专家合著的《新疆细毛羊》一书出版,学校图书室正在公开征订,杨菊清拿出自己的全部积蓄买了一本。“尽管没有读懂,但可以说,我对细毛羊养殖的基本知识就来自于这本书。”杨菊清说。

也正是这本书,让年轻的杨菊清对新疆细毛羊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一直渴望去巩乃斯种羊场看看魂牵梦绕的细毛羊种羊。

一番周折终如愿

1982年4月,他的愿望终于实现了。杨菊清与其他几位有意将来从事养羊生产的同学被派到巩乃斯种羊场参加为期3个月的毕业实习。在这里,杨菊清见到了杨尔济先生以及许多研究细毛羊的专家,并亲身感受到基层畜牧专家们为国奉献、追求事业的质朴精神,他也因此更加坚定了到巩乃斯种羊场工作的决心。

遗憾的是,由于身体单薄、体质虚弱,杨菊清在实习期间大病了一场。学校认为他很难胜任种羊场艰苦的技术工作,因此在毕业分配工作时,杨菊清申请去种羊场工作的要求没有得到批准,而是将他分配到了特克斯县一所乡镇兽医站当兽医。

虽然这是一次善意的安排,但杨菊清一直不死心。为此,1983年8月的一天,他骑着自行车赶了100多公里路来到巩乃斯种羊场,找到杨尔济先生,希望来种羊场工作。通过了杨尔济先生的“面试”后,当年年底,杨菊清如愿调到巩乃斯种羊场工作,成为羊场育种室一名技术员。

与牲畜打交道,工作起来又脏又累又苦,杨菊清却乐在其中。因为,这是他热爱的事业。在巩乃斯种羊场,杨菊清也由普通的技术员逐渐成长为研究细毛羊的专家,他参加研究的“中国美利奴羊(新疆型)—细毛型的培育及毛密品系的建立”荣获1990年度自治区畜牧厅科技进步一等奖,参加研究的“中国美利奴羊(新疆型)多胎类型培育”获1998年度自治区人民政府科技进步三等奖,参加研究的“中国美利奴羊(新疆型)毛质优、体格大新品系的建立”荣获2002年度自治区科技进步二等奖。

“湖羊是我国的一个地方绵羊良种,多胎是湖羊的主要特点。为充分利用湖羊的多胎性,由新疆畜牧科学院畜牧研究所与新疆巩乃斯种羊场合作,从1988年开始,经过9年多的努力,中国美利奴羊(新疆型)多胎类型于1996年在巩乃斯种羊场培育成功。这是我国细毛羊育种工作的一个重大突破,开创了细毛羊生产的一个新领域。中国美利奴羊(新疆型)多胎类型具有增重快、肉用性能好、经济效益高的明显优势,产羔率可达180%以上。而此前,新疆细毛羊的产羔率只有120%。”杨菊清说。

身已离开心仍在

对于从事细毛羊繁育的工作者而言,却不得不接受这样一个现实:就是无论他们付出怎样的努力,国产细毛羊的品质似乎永远无法超越澳毛。既然如此,是否会有一种悲壮的无奈?杨菊清坦言,国产羊毛不如澳大利亚产的羊毛,很大程度是因为客观条件所限。“新疆与澳大利亚的自然条件不同,澳大利亚的细毛羊无需转场,一年中所食用的也都是青草。而在新疆,一年至少要转场两次,对于细毛羊的损耗非常大,且一年中有半年的时间食用的是储存饲料,营养价值无法与青草相比。此外,细毛羊对于管理和饲养条件的要求都很高,而牧民做不到这一点。不过,虽然在整体的品质上,国毛无法与澳毛竞争,但我们可以在单项指标上与澳毛竞争,这也是从事细毛羊研究科技工作者努力的方向。事实上,我们也做到了这一点,在基础研究上,我们并不比外国人差,我们欠缺的是在生产力的转化上。”杨菊清说。

最让他心疼的,无疑是近年由于毛贱肉贵,养殖效益不断下滑,细毛羊数量连年滑坡。“养殖最高峰时,新疆细毛羊及改良品种在新疆有1200万只,而现在,最乐观的估计也只有五六百万只,实际数字可能更低。”杨菊清说。

其实,这一切已与他无关。在基层生产一线工作近30年后,2011年10月,杨菊清应伊犁职业技术学院邀请,返回母校执教。只是,他无法放下细毛羊。在执教之余,他依然执着于细毛羊的研究,杨菊清觉得自己有这份责任,新疆细毛羊凝聚着几代人的心血。

“虽然离开了巩乃斯种羊场,但我的工作并没有离开细毛羊。只不过是我所面对的不再仅仅是巩乃斯种羊场,而是伊犁河谷更辽阔的草原和更多的羊群。在我的学生中,有不少来自巩乃斯种羊场,我也如同当年的周波老师一样,为他们讲述杨尔济先生等细毛羊育种专家为祖国培育优质细毛羊种羊的故事。我也坚信,在他们中,也会有同样热爱细毛羊研究的青年学子。”(记者卢钟)

责任编辑:余鹏飞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