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页 > 新闻中心 > 深度报道 > 正文

恰克恰克是他人生最精彩的故事

2018-05-30 12:07 伊犁晚报  

摘要:与每一道皱纹都极具喜感的已故恰克恰克大师伊沙木·库尔班不同,席地坐于对面的阿合买提江·玉素甫看上去并不像是能让你捧腹大笑的恰克恰克艺人,穿着白色衬衣、深灰色西裤的他,更像是一位沉静内敛的公职人员。

与每一道皱纹都极具喜感的已故恰克恰克大师伊沙木·库尔班不同,席地坐于对面的阿合买提江·玉素甫看上去并不像是能让你捧腹大笑的恰克恰克艺人,穿着白色衬衣、深灰色西裤的他,更像是一位沉静内敛的公职人员。

而他也一直相信,如果儿时能够有条件继续上学,或许今天的他也会如此。只是,他不可能有这个机会。因家庭原因,考上高中的他不得不辍学。

他的右臂有一道伤痕,那是16岁时他在给别人打馕烫伤后留下的印记。“如果不是恰克恰克,今天的我或许还在打馕。”阿合买提江·玉素甫说。

恰克恰克,却让这个出生在伊宁市墩买里的打馕少年一夜成为明星。不是每个人都能实现命运的反转,正因如此,恰克恰克对于阿合买提江·玉素甫来说,是命运赐予他最甘甜的雨露。

一夜成名的少年

能将阿合买提江·玉素甫与恰克恰克联系在一起的是他手机上保存的一段视频。视频已有些年头,画质也并不完美,年轻的他坐在众人之中讲着恰克恰克,口若悬河,魅力四射。此时的他尽管只有20出头,但在伊犁已是家喻户晓的明星了。

他的成名几乎是在一夜之间。

恰克恰克,意为笑话,是维吾尔族民间一种带有讽刺性的口头文学艺术,主要流传于伊犁。在维吾尔族群众的聚会或婚礼中,常邀请恰克恰克艺人活跃气氛。1989年的一天,一位维吾尔族青年结婚想邀请一位恰克恰克艺人,阿合买提江·玉素甫的几位朋友向他推荐,“墩买里有一个小伙子恰克恰克说得非常不错。”

在婚礼上,阿合买提江·玉素甫的出色发挥果然没有让大家失望。此后,开始不断有人邀请他。

尽管当时参加一次聚会,大多时候主人表示感谢的方式是送一件衬衣或者其他礼物,但也有慷慨的主人会给他50元或100元的出场费,而当时,他给别人打一个月的馕,工资只有80元。

很快,随着名气越来越大,邀请次数更多了,阿合买提江·玉素甫辞去了打馕的工作,因为讲恰克恰克足以养活自己。

恰克恰克是教不出来的

这个突然走红的年轻人多少会让人感到惊愕,因为他就像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你根本找不到他的师承。尽管阿合买提江·玉素甫尊称伊沙木·库尔班为师父,但那已是他成名之后,他从伊沙木·库尔班之处学习的也多是恰克恰克的文化。而这,也与恰克恰克的特殊性有关。恰克恰克是一种即兴发挥的表演方式,决定了其内容的不确定性,你无法预知对方下一句要说什么,而提前做好应对的准备。因此,恰克恰克不可能预先编写好,采用口传心授的方式几乎无法完成传承的过程,恰克恰克更像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天赋,它需要很好的口才和表演技艺、迅捷的反应。“同样一则笑话,不同的人讲有不同的效果,这是教不出来的。”阿合买提江·玉素甫说。

此外,恰克恰克艺术还能够模仿不同地区的口音或者方言。“不同民族的人说维吾尔语,也会有差别。同样一则恰克恰克,如果用不同的口音去表现,就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阿合买提江·玉素甫说。

阿合买提江·玉素甫很擅长这一点,这样的恰克恰克也更受欢迎。通常一则故事讲过一次后,别人就不会再愿意听第二次。但阿合买提江·玉素甫用不同口音讲的故事,很多人听过一次后,下次还会央求他再讲一遍。

恰克恰克短小精悍,很多时候,故事的开始平淡无奇,笑点却集中于最后一句。比如,许多小饭馆的名字起得高大上,给人以错觉,阿合买提江·玉素甫就上过一次当。一天,在乌鲁木齐的他想吃拌面,看到一家面馆的招牌上写着“拌面王”,心想味道一定不错,结果却让他大失所望。他叫来服务员问道,“你们老板呢?”“老板不在。”服务员说。

“他干什么去了?”阿合买提江·玉素甫问。服务员答道:“他到对面的面馆吃拌面去了。”

还有一次,阿合买提江·玉素甫和几个朋友去山里玩,第三天想要下山时,遇上下雨,汽车陷入沟里,几个人怎么也推不出来。这时正好一位哈萨克族牧民骑马经过,阿合买提江·玉素甫便上前央求,牧民欣然答应。汽车很顺利地用马拉了出来,阿合买提江·玉素甫上前道谢:“谢谢老人家,祝您长命百岁!”

不想,牧民听后勃然大怒。阿合买提江·玉素甫怎么也想不明白哪里得罪了这位老人家。“后来我才知道,这位牧民已经105岁了。祝他长命百岁,他怎能不生气?”

恰克恰克需要更多的人听懂

这样的故事,阿合买提江·玉素甫有1000多个。很多故事讲了之后,他自己都不记得了,经常是别人提醒他。十几年前,伊犁师范学院一位教授曾告诉他,最好把讲过的故事都记下来,当时阿合买提江·玉素甫没当回事。

现在,他有些后悔。“当时听他的话就好了。”不过,从现在开始,还来得及。今年开始,阿合买提江·玉素甫有空就把讲过的故事记下来。特别是不久前,他被评为第五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恰克恰克的代表性传承人后,阿合买提江·玉素甫更是觉得自己肩上的担子沉甸甸的。“记下这些故事,就是给后人留下财富。”

更让他后悔的是,因为学习国家通用语言太晚,虽然平时的交流没有问题,但如果用国家通用语言讲恰克恰克,水平还远远不够。“如果我能用国家通用语言讲,就不光是新疆人知道我了,可能早就是全国的明星了。”阿合买提江·玉素甫笑道。

许多来伊犁的客人都会慕名听阿合买提江·玉素甫讲一段恰克恰克。“他们不懂维吾尔语,只能通过别人翻译,即使这样,他们听后也哈哈大笑。如果能用国家通用语言来讲恰克恰克,效果就更棒了。”阿合买提江·玉素甫。

因此,在阿合买提江·玉素甫看来,恰克恰克如果要想走向全国,扩大影响力,就不能总是用维吾尔语讲,要用国家通用语言讲,让更多的人听懂才行。

阿合买提江·玉素甫有三个徒弟,都是30多岁,他们的国家通用语言水平也达不到讲恰克恰克的要求。阿合买提江·玉素甫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更年轻的一代人身上。“现在的孩子从小就学习国家通用语言,他们的水平没有问题。”

现在,阿合买提江·玉素甫的任务就是发现具有天赋的孩子。他并不知道,这个孩子什么时候会出现在面前,但他坚信,这一天总会到来。(文/摄影 记者卢钟)

责任编辑:法雅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