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页 > 新闻中心 > 科教文卫 > 正文

王晓萍的岁月琴声

2018-06-11 16:36 伊犁晚报  

摘要:第一次听说葫芦琴,那时的王晓萍只有17岁。此后的岁月里,她只有一个愿望,就是让这把已失传近百年的锡伯族传统乐器重现天日。

第一次听说葫芦琴,那时的王晓萍只有17岁。此后的岁月里,她只有一个愿望,就是让这把已失传近百年的锡伯族传统乐器重现天日。

大概没有多少人会如此执着了,但奇迹总是因执着而产生。2003年,王晓萍终于复原出葫芦琴。这是一把用时光、汗水与心血凝结而成的琴,拨动琴弦,你就能听得到……

17岁的梦

东布尔是锡伯族最传统的弹拨弦鸣乐器,是锡伯族民间歌曲和舞蹈的主要伴奏乐器。如果不是因为一位老者告诉她,17岁的王晓萍从来没有想到过,东布尔可以用葫芦制成。

这位老者是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爱新舍里镇的一位民间艺人。1974年,17岁的王晓萍在爱新舍里镇遇到了这位老者。老人家告诉她:“最早的东布尔曾用葫芦制作。”

葫芦也能制作东布尔?王晓萍半信半疑。回到家后,她向父母求证。父母告诉她,这是真的。母亲还从一个木箱里取出一个葫芦,“这是你奶奶留下的葫芦,她一直想用这个葫芦做一把东布尔,可无人会做,于是一直留到了现在。”

葫芦东布尔有这么难做吗?王晓萍有些好奇。她画了一张草图,找到当木匠的舅舅,央求舅舅按照图纸做一把葫芦东布尔。但一连做了5把,都不成功。“只是徒有其形,音质差得太远。”王晓萍说。

虽不甘心,但此时的王晓萍也无计可施。舅舅却鼓励她:“日后如有谁能做出葫芦东布尔,一定是你。因为你有一股子犟劲。”

舅舅没有看错人。2009年,在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一中担任教师的王晓萍决定提前退休,去圆一个梦。

这个梦,就是葫芦琴。

从知道葫芦琴这个名字开始,王晓萍就一直在搜集与葫芦琴相关的资料。但与之相关的资料却并不多。“据说,鸳鸯琴的诞生是在200多年前锡伯族西迁的旅途中,在长达一年零五个月的艰苦跋涉中,为了驱除旅途中的沉闷和寂寞,有人将盛水的葫芦一劈为二,一半蒙上羊皮,将羊肠搓成弦,做成了第一把葫芦琴。”王晓萍说。

根据《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之篇章《锡伯族东布尔》中,葫芦琴的历史更久远:“东布尔,也称霍罗多恩布尔,汉语意为‘用葫芦做的弹拨乐器’。早在魏晋南北朝至隋唐被称为‘北歌’的鲜卑族音乐盛行时期,就开始制作和使用一种类似于葫芦的琴。鲜卑族进入中原时,把原来流行在北方的鲜卑族歌舞和乐器带到了黄河流域。鲜卑人的音乐艺术,至金元时代由鲜卑族著名文学家元好问对其做了更大程度的创造和发展。元好问创作的散曲在民间演唱时,民间艺人们就用一种类似于葫芦做的弹拨乐器进行演奏,这可能就是霍罗多恩布尔的原始雏形。康熙四十六年,锡伯族人民集银六十两,购房五间,建立太平寺,将太平寺作为固定的活动场所,逢年过节举行庙会,开展各种形式的文艺活动。为了丰富本民族的文艺生活,曾创制过许多种民间乐器,霍罗多恩布尔就是其中一种,用于弹奏《亚琪纳》《蝴蝶舞歌》等古老民歌。据史书记载:当时锡伯族民间艺人制作过的乐器中就有‘腾格里’和‘鄂额春’。‘腾格里’以木头或葫芦取材,以兽皮包共鸣箱。乾隆二十九年,数千名锡伯族官兵奉朝廷调遣,从辽沈地区西迁至新疆伊犁戍边屯垦,将‘腾格里’和‘鄂额春’带至第二家乡加以利用和发展。期间,锡伯族民间艺人将其改进成琴身为木制的多恩布尔和葫芦制的霍罗多恩布尔。木制的多恩布尔迄今一直在锡伯族民间文艺活动和舞台演出中使用,但葫芦制的霍罗多恩布尔因种种原因,至中华民国年间逐渐失传。”

葫芦琴失传的原因,王晓萍猜测,“锡伯族到达伊犁后,因葫芦琴取材方便,曾广为流行,但缺点是音质较差,且每把琴因葫芦大小、形状不同,音色千差万别,不适合几人一起演奏,于是逐渐被木制东布尔取代。”

寻梦之旅

制作葫芦琴,首先要找到适合的葫芦,以及能够制作乐器的艺人。即使具备了这两个条件,也无人知道葫芦琴何时能够诞生。

此时,却是王晓萍最困难的时刻,两个孩子先后考上了大学,学费、生活费都是一大笔开支。王晓萍决定卖掉县城的住房,供儿女上学。

房子卖了4万元,扣除介绍人的2000元中介费,只剩下3.8万元。为了生活,也为了梦想,王晓萍来到乌鲁木齐市租了一间房,一边打工一边开始寻梦之旅。“选择乌鲁木齐市,是因为这里有乐器厂,也可以买到适合加工葫芦琴的葫芦。”王晓萍说。

在乌鲁木齐寻找符合要求的葫芦并不容易。“除了形状要匀称外,生长期也要在9个月以上,这样的葫芦皮会比较硬,能够进行加工制作。”王晓萍说。

为了找到这样的葫芦,王晓萍一有时间就四处寻找。那几年,她的钱都花在了找葫芦上,因为这样的葫芦一个都是上百元。

试制葫芦琴的过程并不顺利,乐器厂按照图纸加工了许多把葫芦琴,但音质都无法让王晓萍满意。

2003年的一天,乐器厂再次拿出一把葫芦琴请王晓萍试弹。拨动琴弦,音色优美清脆。王晓萍激动万分,她知道,这正是自己想要的葫芦琴。

异想天开

葫芦琴的梦想实现了,王晓萍却没有停止追寻。因为她还有一个梦想,那就是制作出一把合二为一的鸳鸯琴。

这个异想天开的想法,同样源于17岁。一次,王晓萍在洗头时用了一种洗发和护发二合一的洗发水,她突然想到,为什么不能把两种乐器集合在一把琴上,一面为拨弦乐器,一面为拉弦乐器。

但是弦乐器有那么多种,选择哪两种乐器?“首先,大小形状要相仿,如果差别太大,就无法放在一把琴上。”王晓萍说。

王晓萍想了许多种方案,最后她决定,用吉他和小提琴合二为一。

葫芦琴完成后,她开始设计鸳鸯琴。把图纸变成现实,比她想象中的困难更多,因为谁也没见过这样的琴。

在乌鲁木齐乐器厂试验失败后,王晓萍来到北京,找到了一家乐器厂。“他们看了图纸后,吓了一跳。‘这是什么琴?从来没见过!’”王晓萍说。

这次奔波,却意外取得了成功。新疆歌舞团的乐手试弹后,对鸳鸯琴大加赞赏。

葫芦琴和鸳鸯琴的研制成功,并没有改变王晓萍的人生。为了它们,她先后出售了两套住房,如今的她,已经没有资金再制作鸳鸯琴。

付出如此之多,依然一无所有,这一切值得吗?王晓萍说,她从来没有后悔过,因为,这是一次寻梦之旅,也是一次寻根之旅,决定起程,就义无反顾。 (记者卢钟)

责任编辑:陈新梅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