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页 > 文艺 > 本土原创 > 正文

向《诗歌报》的创始人致敬

——我和严阵先生的故事

2018-06-13 17:08 伊犁晚报  

摘要: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至末期的中国诗坛,《诗歌报》凭借其发表作品的高质量,贯穿在报纸字里行间的青年性、先锋性、探索性、公正性、信息性、创新性赢得了广大诗歌读者和广大诗歌作者的赞誉,以高达十万份的发行量被誉为“中国诗坛第一大报”。

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至末期的中国诗坛,《诗歌报》凭借其发表作品的高质量,贯穿在报纸字里行间的青年性、先锋性、探索性、公正性、信息性、创新性赢得了广大诗歌读者和广大诗歌作者的赞誉,以高达十万份的发行量被誉为“中国诗坛第一大报”。

当时,这份《诗歌报》的创刊主编是我国著名诗人严阵先生。

严阵先生不仅是一位成就卓著的诗人,更是一位深受大家爱戴和尊敬的诗歌编辑家。在《诗歌报》的创办和发展历程中,身为主编的严阵先生付出了极大的心血。在他的主持下,《诗歌报》开设的《崛起的诗群》专版、诗选刊专号,以及举办的1986年中国现代诗群体大展、爱情诗大奖赛、探索诗大奖赛、诗歌函授等一系列活动在中国诗坛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发现和培养了一大批优秀的青年诗人,发表和选载了一大批优秀的诗歌作品和理论文章,缔造出了一个影响深远、意义重大的“诗歌报时代”。以至于在时隔三十多年后,这种影响依旧存在。

2015年,在由安徽诗歌学会主办的“第一届安徽诗歌奖”评选活动中,严阵荣获了“首届安徽诗歌奖终身成就奖”。以至于著名诗人、安徽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诗歌月刊》主编王明韵评价说:“严阵创办了《诗歌报》,没有《诗歌报》就没有《诗歌月刊》的今天。”

对于严阵这样一位对中国诗歌作出了较大贡献的诗歌编辑家,我的敬仰由来已久。

首先,我是以读者的身份向严阵先生致敬。作为一名诗歌读者,我是幸福的。因为在我的上世纪80年代的诗歌岁月中,那张套红的《诗歌报》,陪伴了我无数个日日夜夜。从1984年9月试刊到1989年12月终刊,我订阅了127期《诗歌报》,一起被订阅的还有一种诗意的生活、一种诗歌的享受、一种美好的回忆。

其次,我是以作者的身份向严阵先生致敬。作为一名诗歌作者,我是幸运的。因为在《诗歌报》创刊不久,刊发了我的一首校园诗歌。1984年9月,我从《诗歌报》编辑部邮购了一份试刊号之后,就被这份报纸迷住了。正巧,曾经在我们大兴安岭工作过、后来调入《安徽日报》担任副总编的诗人张育瑄老师收到了我的求教信和几首校园诗歌。于是,他便推荐给了严阵老师。当他将这个好消息回信告诉我的时候,我兴奋不已。于是,日日盼,夜夜想,每次从邮局取回新出版的《诗歌报》,我都迫不及待地将报纸仔细地从头翻到尾,看看有没有刊发我的诗作。至今我依然清晰地记得,1984年12月13日,当我从邮局取回12月6日出版的第6期《诗歌报》的时候,翻开第三版,我的名字跳入眼帘!啊!我的诗作发表了!我的诗作发表了!我忍不住激动地在邮局里高喊了起来……

那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在《诗歌报》发表诗作。能在我心目中的“中国诗坛第一大报”发表作品,在感谢张育瑄老师的推荐的同时,我也感谢严阵先生对一个中学生诗歌作者的厚爱。□姜红伟

责任编辑:陈新梅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