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页 > 新闻中心 > 财经动态 > 正文

伊犁马:奋蹄腾飞会有时

2018-06-13 11:51 伊犁日报  

摘要:两千多年前,张骞出使西域,携良马进献汉武帝。汉武帝十分爱马,赋诗曰:“天马徕从西极,经万里兮归有德。”“天马”由此得名。

两千多年前,张骞出使西域,携良马进献汉武帝。汉武帝十分爱马,赋诗曰:“天马徕从西极,经万里兮归有德。”“天马”由此得名。

liry8635

图为牧马特克斯河畔。李文武 摄

天马出西极

“在中国三大名马中,蒙古马性烈,不易驯服;三河马数量太少,形不成规模;只有伊犁马性情温顺,驯化性能好,数量多而且集中。从一组数据中可以看出:1977年,我国共有马1144.7万匹,居世界之首。进入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随着我国改革开放、农业机械化的推进速度加快,交通运输网络的迅猛发展,马匹从农业和运输主要动力退居为辅助动力,数量开始逐年递减。至2009年末,我国马的存栏量已从1997年的1144万匹减少到678.5万匹。然而,在全国马的存栏量逐渐减少的同时,伊犁马的数量却一直保持在30万匹以上,并呈稳步增长趋势。在5万多平方公里的区域中集中了30多万匹马,这在全世界也是独一无二的。”据昭苏县马产业办公室负责人李海介绍,伊犁被誉为“天马的故乡”,而昭苏则是“中国天马之乡”,是全国马产业发展的核心区、集聚区。没有什么地方能比昭苏地区更鲜明地体现出伊犁天马的风采,其中尤以前身是军马场的昭苏马场为最。

昭苏县有着2000多年的养马历史,作为伊犁马两个核心育种场之一的昭苏马场,有着68年的发展史。新中国成立之初,这里的马匹主要用于为骑兵提供作战装备。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昭苏马场的马匹总量达到1.5万匹之多,与英勇的战士一同筑成伊犁边境的钢铁防线。

然而,随着时代的发展,伊犁马的战术功能越来越弱,最后几乎被车辆完全取代。但伊犁的马产业规划,并未对此作出及时和有力的回应。至上世纪80年代中期,显赫一时的伊犁马逐渐淡出人们的生活。

事实上,这种递减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必然结果。作为一种骑乘工具,在农牧区伊犁马渐渐被摩托车、汽车取而代之;作为赛马观赏,又受到德国马和英国马等进口马的冲击,但是这一切还不至于让伊犁马走向消亡。

科技创新是唯一经验

1992年,是一个转折点。这一年,广州举办的“金马杯”中国马王邀请赛,彻底打开了昭苏马场领导的思路,他们敏锐地意识到:伊犁马并未被时代抛弃,而是功能转变了。

1993年,昭苏马场首次引进了俄罗斯速步马和奥尔洛夫马,用于进行品种改良,这拉开了伊犁马从军马饲养转向品种改良的帷幕。

2012年,是一次超越。自治区科技厅启动实施国家科技支撑计划“马产业”项目,以伊犁马良种繁育体系建设为突破口,从马的良种繁育、疫病防治、健康养殖方面,全面提升伊犁马产业综合能力发展。

“从1958年至2005年,伊犁马经过4个育种阶段的改良,形成了体形高大、外貌俊秀、气质灵敏、结构均匀、发育丰满、遗传稳定、耐粗饲、抗严寒,力速兼备的优良马种。”李海介绍说,伊犁种马场从1942年建立以来,对伊犁马品种的选育改良工作几乎就未中断过。该场先后引进国外优质英纯血种公马30余匹进行杂交改良,近3年先后为塔城、阿勒泰地区及州直各县市养殖户来场进行人工繁育马匹600余匹。每匹母马定胎后只收取配种费3000元,繁育的马驹当年销售平均价格在2.5万元,最高售价达到8万元。该场繁育的马匹销往北京、上海、广州等地,深受众多马术俱乐部的欢迎。

科技拓展伊犁马产业

在昭苏县喀拉苏乡的伊犁马繁育中心,低速离心机、双重纯水蒸馏器、程序化自动冷冻仪、计算机辅助精子分析系统等设备让人眼花缭乱。设备、科技、人才、资金、物资等多方面信息得到扩散和辐射,不仅为昭苏广大农牧民增收致富提供了及时有效的技术支持,给基层科技人员创造了广阔的施展才华的舞台,而且更重要的是构建了一条“专家组—技术指导员—科技示范户—辐射带动牧户”的科技成果转化应用快捷通道。毋庸置疑,在马产业的其他领域,科技研发应用已经层出不穷。

昭苏县草场面积达927.58万亩,牧草丰富,优良草场占草场总面积的96%,为发展马产业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近年来,昭苏县招商引进昭苏县祥源旅游商品有限责任公司和昭苏县源康食品有限公司等企业,开发了高档马油化妆品,销往广州、深圳、上海、江苏等省市,形成“昭骏”品牌;新疆新姿源生物制药有限责任公司和伊犁纪元科技开发公司是国内拥有生产纯天然结合雌性激素原料药和成品药许可证及相关专利技术的企业,在新源县、巩留县、昭苏县建立了孕马养殖基地。

此外,昭苏县还鼓励发展民俗马产品加工业,发展县内规模马肉制品生产加工经营个体30余家,年产民族特色马肉制品150余吨;依托孕马尿加工企业,建立了孕马尿采集基地,年采集孕马尿150余吨,累积生产孕马尿2000余吨。马产业渐渐成为富民强县的支柱产业,提高了当地人民的生活水平。

“单从民生的角度来说,致富还要以肉用、乳用为主,因为这见效最快。”李海告诉记者,成年改良伊犁马体重250—280公斤,改良后马肉增重50—70公斤,每匹马牧民可增收2500—3500元。伊犁马每年可产奶的时间约150天,每天产奶量约在6—7公斤。经过改良之后最高纪录达到14公斤,一般在10—12公斤。不管是肉用还是乳用,经过改良的伊犁马在增收方面的效果显而易见,牧民家中养上三五匹马就实现了增收。

昭苏县属于温带山区干旱半湿润冷凉型气候,非常适合马的繁殖和生长。根据市场需求,近年来,昭苏县建立了覆盖全县的良种马繁育体系,建成良种马繁育养殖基地3个、马调教训练基地2个、配种站11座;建成我国首个马细管精液生产基地,组建了伊犁马骑乘型、速步型、肉用型繁育核心群;培育我国自主产权的专用马种,年供应各类优良种马300余匹;建立了“种马场+马改良站+农牧民”的良种马繁育模式,促进了马业合作社、养马大户(专业户)发展。不仅建成了集天马博物馆、马产业研究院、博士后工作站为一体的西北最大的天马文化产业园,还布局建设了民生产业园,规划了生态景观马道,推进了育马业、养马业、马文化旅游业、马休闲体验业及马产品加工业融合发展,创立了牧区“马业+”产业模式。

文化旅游 骏马展风采

近年来,昭苏县建成了集育种培育、观赏游乐、休闲骑乘、竞技赛事等为一体的天马旅游文化园,布局建设了国际标准赛马场,获批AAAA级旅游景区。每年举办各类大型专业赛事60多场次,同时开展名马展示、马上技巧、名马秀、马术夏令营等活动,成为昭苏县马文化旅游的一张名片。

截至目前,昭苏县不仅成功举办5届“中国天山论马”高峰论坛,还连续4年召开伊犁马文化研讨会,实现马文化产业和相关产业相互促进、共同发展格局。昭苏县于2015年成功举办中国、哈萨克斯坦、俄罗斯、蒙古四国叼羊大赛,2016年举办哈萨克斯坦、俄罗斯、吉尔吉斯斯坦、蒙古、塔吉克斯坦等八国马上角力,使马成为国际文化交流的使者。积极发展马术夏令营,推动马术进校园,加强青少年马术人才培养。

构建国家马产业转型升级示范区

发展伊犁马产业,既保护本地马品种,保护生物多样性,又能将天马文化发扬光大。更重要的是开发伊犁马的多功能性,逐步形成一个完整的产业体系,带动昭苏乃至整个伊犁河谷的经济发展,促进农牧民增收。

“目前,昭苏县正在将马产业与各项产业深度融合,构建国家马产业转型升级示范区,致力建成全国的马种质资源创新基地、马匹调训基地、赛马赛事示范基地、马文化休闲旅游体验基地、全疆马产品加工基地、全国优秀的马业人才输送基地和马文化交流中心和沿边展示窗口。”据昭苏县委书记张刚介绍,长期以来,伊犁种马场和昭苏马场发挥国家、自治区种马场的育马优势,选育优质种公马,为全国马匹改良提供优质的种质资源;支撑全国育马业发展,加快推进中国地方马品种改良进程,提升中国马匹品质和价格。同时,发挥平台优势,为中国马产业发展培养技能型人才,年培训马产业技术人才500多名。

“到2020年,昭苏县将实现马的一、二、三产全产业链总值达到15亿元以上,农牧民人均马业纯收入3000元以上,吸纳就业5000名以上,年输出马业人才500名以上的目标。”对于伊犁马业未来的发展,张刚充满了信心。

责任编辑:安晓芸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