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页 > 文艺 > 本土原创 > 正文

“候鸟”老丁

2018-07-30 13:01 伊犁晚报  

IMG_8510_副本

老丁住的地方在村里靠东边的巷子,从村委会走过去大概需要十分钟。

这是他和同乡王大哥一起借住的地方,房子属于王大哥的姐姐王元琴。

走进老丁家的时候,因为下雨,老丁早早就从地里回来了。他老伴刚刚从油锅里炸出“面疙瘩”(四川的一种吃食,在面团里掺上葱花),用盘子盛了几个非要让我们尝尝。

IMG_7335_副本

用手拿起一个,咬一口,热乎乎的,还有葱花的香味。于是,一边吃,一边聊。

老丁的老家在四川达州宣汉县老君乡。

第一次来新疆是1996年。此前,40来岁的老丁在老君乡承包着粮油加工厂,很早就盖起了当时在村里数一数二的砖瓦房。只是由于儿子因意外受伤,为了治病,花了很多钱。

为了还债,老丁想了各种办法,也吃了不少苦。后来在一位同乡的指点下,决定来新疆种地,因为同乡在喀克村种水稻,了解这边的情况。

老丁说,当时,当地公职人员普遍的月薪也就两百多元,一个相熟的煤矿老板让他去下窑,可以先付给他1000元的工资。他想来想去,那时家里就靠他支撑,在煤窑工作虽然挣钱但是危险,万一有个闪失,家里的天就塌了。再说,他不愿意去打工,家里的窟窿太大了,靠工资根本于事无补,只有自己干。

那个当年的煤矿老板现在已是身价数千万的大老板,但是老丁没有后悔,他是一个有计划、且能坚持下来的人。

来到喀克村后,他靠着自己的勤劳,第一年就挣了几千块。除了给孩子看病,他用剩下的钱购买了一辆手扶拖拉机,专门给人犁地,没日没夜地下苦力,犁一亩地20块钱,一天能挣500多块,算是高收入了。

看着新疆的生活还可以,老伴和孩子也先后过来了。

就这样,一边拼命挣钱,一边大把花钱。儿子在华西医院一住就是几个月,病情算是稍微稳定了。后来,儿子还找了份工作,生活基本能自理,老丁的账也还完了。

老丁一直想着自己要叶落归根,还是要回四川去,就没有在喀克村盖房定居。

果然,十多年后,随着父母年龄的日增,加上三个孩子也要面临很多具体的事情要解决,老丁决定回四川。

在四川待了八九年,他在镇上给孩子盖了楼房。儿子也很有出息,还在县城买了门面房,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但是老丁又开始想念喀克村的那些老乡和老朋友,想趁着还能干动活,决定再来新疆,“给自己挣些养老钱”。

第二次来新疆是三年前,他来到喀克村,借住在同乡家,租种了200亩地,继续种植水稻。

老丁种地很认真,也能吃苦,自己一个人种200亩地,不请帮工,天天泡在地里。

“我的地埂子早上你走过去,不会有露水打湿裤腿。”老丁自豪地说,因为他将埂子上的草锄得干干净净,“平展得像巷子里的路”。

“最辛苦的时候也就一个多月,等稻种撒下去,就相对轻松。”老丁说。

这几年种地,一年都有十万块左右的收入,这在四川老家靠种地是办不到的。

就这样,老丁和同乡王大哥带着各自的妻子,每年三月来到村里,包地、备耕、播种、看护,直至稻子交售后,拿着厚厚一叠钞票,再回到四川老家“种种菜,养养鸡”过冬。

来回有时候坐火车,有时候乘飞机,老丁和老伴吃最多的苦,也享最好的福。

老丁是个很懂得控制自己的人,五年前,因为高血压和心脏不适,他将抽了一辈子的烟和喝了半辈子的酒说戒就戒,从此以后烟酒不沾。

“100块钱一包的烟,别人给我递过来我也不抽。”老丁骄傲地说,“我打麻将和打牌时,只要来电话有事马上就走,绝不沉迷。”

一个在困境里能坚持自己的想法、能吃苦、有耐心,在日常能控制自己、懂得取舍的人,生活肯定不会亏待他。

四五个人围在一起,吃着饭,聊着天,坐在这个临时栖居的简陋房屋里,种地的酸甜苦辣、过日子的喜怒哀乐,在这个阴雨绵绵的日子都酿成了绵柔的老酒,滋润着往事,也激活着明天。

像候鸟一样,老丁们在两地之间奔走,串联着生活的各种味道,努力着,也收获着。

一会儿,月亮居然从云层里钻了出来,银辉轻柔地洒在喀克村的上空。我想,它也照在老丁四川老家的屋顶上。(文/摄影 记者蔡立鹏)

责任编辑:马艳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