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页 > 文艺 > 本土原创 > 正文

葡萄架下

2018-08-09 13:15 伊犁日报  

喀赞其是伊宁市的老城区,是维吾尔族传统民居最集中的地方。这里每一个庭院中都有至少一架葡萄,有的顺墙角站立,攀爬而上,延伸出去,形成一个棚或凉亭;有的在院落中央,开辟细长的一块松土池子,搭架曲向屋沿,形成一个走廊,遮了烈日,也遮了行人的视线,成为房屋的一个巨大的、绿色屏风;有的分列房屋正前方的两侧,顺着拱形钢架生长,形成长廊。

买尔也木阿姨在院落的右边开辟了一个长方形的池子,三边种了葡萄,都顺架而长。四月我下沉住她家的时候,葡萄的枝叶很有限,让我挺担心,害怕这葡萄藤长不起来,会显得院子荒凉。因为阿姨的老伴一月去世了,她的女儿带着外孙女住回娘家。

后来每来一次,我都发现葡萄藤以惊人的速度延伸,三边的葡萄树对着三个方向的房屋。到了七月,葡萄枝叶铺满了架,爬上了屋檐,更可喜的是密集地缀着葡萄。

我和同事加孜拉来了,院子里又增加了两个女人,犹如树林里多了两只鸟,整日叽叽喳喳。清晨,我跟加孜拉一起,一手拿扫帚、一手拿簸萁,从正屋台阶开始扫起,到偏屋,再到茶棚,然后拐出大门,将门外小巷的树叶、槐花和掉下的李子、苹果一点点地扫进簸萁里,这时候总会碰到其他院子的女人也在打扫。清晨的光和影柔和而充满希望地绘在地面上,我们扫走了垃圾,扫进了温馨和喜悦。

地扫干净后要洒水,我们将水缸里的陈水舀进水桶,一桶桶提出来,拿着水瓢一瓢瓢洒出去,水浸入地砖,湿气和凉气升腾起来,整个院落和巷道都温润了。

这样的活儿一般是清晨一遍、傍晚一遍,整个喀赞其街道就是这样被维吾尔、汉、回、乌孜别克、塔塔尔等各族女人滋养起来的。

阿布都许库尔大哥家的葡萄就长在院落的中间靠偏房那边,虽然也是方池的三边种葡萄树,但是向正房延伸的藤蔓占了绝对优势,葡萄架下摆了桌椅,还有一张床。每次我们来,都在葡萄架下的桌子边坐下,喝茶、吃饭、聊天。春天,葡萄藤刚上架的时候,我们就在这里享受和煦的阳光。如今,我们在这葡萄架下享受荫凉。大哥家有小鸡在院子里跑,还有半大的鸡养在偏房旁,鸽子扑棱棱地飞回来,又呼啦啦地飞出去,一副生机勃勃的样子。我们在一起大都谈孩子,他家的老大跟我儿子同岁,小儿子考上高中了,我们谈孩子的学习和未来,谈怎样教育和抚养他们,偶尔将孩子也拉进来一起谈,总是谈得像这个院落般充满希望和活力。

古丽皮亚木大姐家的院子里有两座葡萄架,一座在院子的西南角,顺墙而种,葡萄藤挨着墙长,然后铺向院子,形成一个巨大的茶棚。最西南角盘了炉灶,夏天在这里做饭,炉灶的一米之外,放置了一张铁床,床上铺了毡子和坐垫,床中间放个小桌,就是餐桌了。床外的空地一角,有水龙头,可以洗碗、洗衣服。

另一座葡萄架在院子的东南角,枝叶向着厨房相拥而去,遮蔽了生活的琐碎,呈现出诗意的空间。

大姐的两个外孙女在葡萄架下学英语,姐姐教妹妹。这个可爱的姐姐还要为我写篇文章:阿姨来到我们的家。听起来就让人期待。

古丽皮亚木的三女儿在娘家坐月子,不到四十天,她已经迫不急待地把小公主抱到葡萄架下,让她新奇地看着这个绿油油、缀满绿珍珠的棚架,听八哥高一声低一声地唱,看麻雀叽叽叽地飞来飞去。小公主总是高兴地胳膊、腿一起蹬。

艾克热木大哥家的葡萄架是红铜色的,精美、粗壮、阔气,葡萄藤也不自觉地高贵起来,并不长满,只管伸出嫩枝,还向上翘着,葡萄结得不多,它似乎知道这并不影响主人和客人们对它的热爱。旁边的石榴花开得特别红艳,现在石榴已经拳头大了,顶梢还有朵朵红花。葡萄架下是一排排盆花,开得艳丽多彩。也许他家的葡萄就是这样想的:“我不是为结果,而是为装扮这个世界!”

喀赞其的庭院中都有葡萄架,架子不同,葡萄也不同,葡萄架下的生活更是丰富多彩。葡萄架下,是生活,更多的是诗意。(陈江琼)

责任编辑:姜燕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