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民生 > 正文

把日子过得像蜜里调了油一样——走进北京艾克拜尔·米吉提家

2018-10-16 11:10 伊犁日报  

摘要:如今,艾克拜尔和景宜已儿孙满堂,他们共同的愿望就是维护好这个多民族大家庭,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关心家人,回报社会,过好每一天。而他们之间更是相敬相爱,互相理解支持,把日子过得像蜜里调了油一样。

2013年9月7日,习近平主席出访哈萨克斯坦,在纳扎尔巴耶夫大学发表题为《弘扬人民友谊 共创美好未来》的重要演讲时,引用了哈萨克斯坦伟大诗人、思想家阿拜·库南巴耶夫的哲言:“世界有如海洋,时代有如劲风,前浪如兄长,后浪是兄弟,风拥后浪推前浪,亘古及今皆如此。”这段话源于《阿拜箴言录》,其中文译本的翻译便出自哈萨克族著名作家——艾克拜尔·米吉提之手。

65842_liuyh_1539594083562

艾克拜尔·米吉提家的温馨时刻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艾克拜尔1954年出生于霍城县,1976年毕业于兰州大学中文系,曾任十一、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作家出版集团党委副书记、管委会副主任,《中国作家》主编,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现为中国作家协会影视文学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电影文学学会常务副会长。他精通8种语言,是第一位作品被翻译到哈萨克斯坦的中国当代作家。

改革开放初期,才华横溢的艾克拜尔遇见了来自云南大理、秀外慧中的白族姑娘、作家景宜。从与景宜的相知相爱、结为终身伴侣,到如今成为一个拥有七种民族成分的多民族大家庭,每每谈起自己的家庭,艾克拜尔都自豪地说:“我父亲是哈萨克族,母亲是维吾尔族,我太太是白族,岳父是汉族。我还有回族亲家,以及京族的内弟媳妇和柯尔克孜族妹夫。在我们这个大家庭里,亲情和友情多,快乐的事也多。”

65841_liuyh_1539593933081

艾克拜尔·米吉提在霍城县家中的合影

先有祖国后有家

艾克拜尔的童年是在霍城县的乌拉斯台牧场度过的。他的父亲是医生,精通哈萨克、俄罗斯、维吾尔、柯尔克孜、乌孜别克和塔塔尔族语,对拉丁文也有研究,但当初却并不擅长国家通用语言。在艾克拜尔要上小学的时候,父亲决定让他从小学习国家通用语言。父亲认为,只有掌握了国家通用语言,才能更好地与外界交流。

父亲当年的这个决定和远见使艾克拜尔受益终生,如今的他熟练掌握国家通用语言、哈萨克、维吾尔族等8种语言。自幼受到来自父母双方民族文化的感染,在思维方式上又受到汉文化和其他民族文化的熏陶,这使得他的作品有别于只用母语创作的单一语言作家,呈现出更加深刻的思想和更加多元的视角。他告诉记者:“我写作是用国家通用语言,但描述那些草原生活时,又是在用哈萨克族的语言思维,再转换成国家通用语言落在笔端,因此表述方式似乎有别于他人。”

从诗词歌赋到人生理想,共同的志趣让艾克拜尔和景宜走到了一起。景宜是改革开放以后登上文坛的著名少数民族作家,出版了小说集《谁有美丽的红指甲》、长篇报告文学《金色喜玛拉雅》、《节日与生存》《东方大峡谷》、散文集《茶马古道和一个白族女人》、长篇小说《白族世家》等,编剧并组织拍摄电视剧《茶马古道》《金凤花开》《茶颂》《丝绸之路传奇》。其作品获三次全国“五个一”工程奖、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奖,她还是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曾任中国民族音像出版社社长。

景宜的母亲是白族,也是云南八纵游击队员、新中国第一代民族工作者,父亲是南下军人。因为多民族家庭的身份,使得景宜的作品题材地域跨度从中国海拔最低的新疆艾丁湖一直到海拔最高的喜马拉雅山,生动地展示了多个民族多种文化的和谐交融。她总说:“在我们美丽的祖国,56个民族共同生活在一起,彼此真诚地交往交流交融,极大地丰富、充实了我们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也在潜移默化中影响着我们的生活方式。”

多民族家庭的特点之一,就是家里的节日多。每年从1月到12月,除了春节、端午节、中秋节等各民族共有的传统节日外,还要欢度纳吾鲁孜节、古尔邦节、肉孜节,再加上“三月三”和“火把节”,艾克拜尔一家差不多每个月都要过节。

除了节日,每逢家里有人过生日,艾克拜尔的维吾尔族妈妈和白族岳母都要打长途电话互致问候。虽然新疆和云南远隔千山万水,但兄弟姐妹之间少不了常常互相通过电话、短信、微信表达关心。景宜对记者说:“这一切都源于我们的家风和父母留给我们的‘先有祖国后有家’的观念。因为我们生活在这个多民族的祖国,才有了我们这样一个多民族的大家庭。这让我们更加珍惜家庭,更加热爱祖国。”

艾克拜尔夫妻和儿孙生活在北京,他们家也理所当然地成为多民族大家庭的“驻京办事处”。从亲戚看病、亲戚家的小孩上学到亲戚的亲戚看病、旅游、出差等等,都要到这个“驻京办事处”来。小则吃顿饭,大则住上几个月。迎来送往成了俩人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景宜说:“为了方便,我们家的几个房间全是大炕,上面铺满五彩缤纷的地毯,客人再多也能睡得下。亲戚们的善良与真情感染了我,他们用哈萨克、维吾尔语亲切地称呼我为‘嫂子’‘姐姐’‘亲爱的儿媳妇’‘阿依克丽木’(景宜的哈萨克族名字),我就要尽心尽力地去履行这些称呼赋予我的责任,当然我也因此得到了更多的关爱。”

景宜的父亲景银山当年每天都要看央视《新闻联播》之后的天气预报,并且特别关注新疆的天气:哈萨克亲家的牧场下雨还是下雪,草原的草长势如何;而艾克拜尔的父亲也会关心节日里有多少游客去了白族亲家的家乡大理。两个老人家幽默地说:“关心亲家就是关心祖国。”虽然现在两位老人都已离世,但这些情景永远留在大家庭里每个人的心中。

家里的兄弟姐妹之间,不论哪个民族都互相尊重、互敬互爱、互相帮助。柯尔克孜族妹夫家在农村,盖房子资金困难,大家就共同出资帮助他家解决困难;白族母亲患了心脏病,身为心内科医生的妹妹古丽巴哈尔几十年如一日给老人打电话,指导她就医用药。这些看似平凡的小事,如同家常菜中必不可少的调味品,为生活带来了美妙滋味。

65838_liuyh_1539594018056

艾克拜尔·米吉提、景宜与双方父母等家人的合影

伉俪情深 比翼齐飞

沐浴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受益于多民族家庭的生活经历,艾克拜尔和景宜共同走过了30多年的“芳华”,夫妻二人也在各自的领域为民族团结进步事业作出了贡献。

这些年来,艾克拜尔有很多作品获奖。其处女作《努尔曼老汉和猎狗巴力斯》荣获1979年第二届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第一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荣誉奖;短篇小说《哦,十五岁的哈丽黛哟……》获第二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奖;短篇小说集《存留在夫人箱底的名单》获第三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奖;《艾克拜尔·米吉提短篇小说精选》获首届“阿克塞”哈萨克文学奖……还有大量的散文、随笔、评论、纪实文学及史学专论和翻译作品面世,如评论集《耕耘与收获》、散文精选集《哈纳斯湖畔之夜》、《父亲的眼光》等,被译为英、日、法、俄罗斯、德等多种文字及国内5种少数民族文字出版发行。

除了文学创作,近几年来艾克拜尔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推动中国文化走出去、推动“一带一路”文化沟通交流等方面。他说:“国之交在于民相亲,其中民心相通尤为重要。民心相通就是文化沟通,而文化的核心是鲜活的文学艺术、音乐绘画、影视产品等。”

艾克拜尔还十分关注社会民生。从1993年起,他连任第八、九、十届北京市政协委员,提出过284项提案;从2008年起,又连任第十一、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提出100多项提案,如《关于建议逐步实施电采暖取代燃油燃煤等传统采暖方式的提案》《关于设立“共和国先烈纪念日”的提案》《关于加强少数民族文化汉文图书出版的政策提案》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英雄烈士保护法》和公共场所禁烟等法规的颁布实施,也有他提交提案所付出的心血。

2008年,艾克拜尔和景宜同时被评为“首都民族团结先进个人”,站在同一个领奖台上,成为媒体争相采访的焦点人物。2013年,景宜被评为中央国家机关巾帼建功先进个人、“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艾克拜尔也被评为中央直属机关先进党务工作者,俩人又同时在人民大会堂领奖。2015年,景宜被评为“全国劳动模范和先进工作者”,在人民大会堂受到习近平总书记的接见。那天,艾克拜尔比自己获奖还要高兴,他迅速地把喜讯告诉了家里所有的人。

如今,艾克拜尔和景宜已儿孙满堂,他们共同的愿望就是维护好这个多民族大家庭,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关心家人,回报社会,过好每一天。而他们之间更是相敬相爱,互相理解支持,把日子过得像蜜里调了油一样。

正如艾克拜尔所言:“人就是这样,心与心沟通了,文化和文化沟通了,就不存在不团结的问题了。只要相互理解、相互尊重,一切就都美好了!”(文/通讯员 古丽斯坦)

责任编辑:陈新梅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