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页 > 文艺 > 本土原创 > 正文

雪 后(外二章)

2018-11-27 11:27 伊犁晚报   梦 阳

你头顶的每一朵雪花都是我的无言的忧伤和爱。

十万匹骏马,驾着狂风踏过黄昏的山冈。

一夜,白了河西走廊的头颅。

云端之上,苍鹰犀利的眼搜寻着故乡的路,却看不透河西走廊的内心。

一部发黄的经卷,以阳光的方式收留人间的寒冷,独自在寺庙一角打坐。

这河西走廊的雪呀,裹着风,揣着寒冷。你痛,我也痛。

我知道,你顶着黑暗包容的一切,超过了人类。

你头顶的每一朵雪花,都是我无言的忧伤和爱。

点 灯

风,一口吹灭了夕阳。河西走廊,便黑成了一个漏风的羊圈。

一株胡杨,怎么努力也撑不开夜色;一个山头,静卧成黑色的马匹。

一条无声的河,泛不起一丝星光。

一位喇嘛,小心地擦燃了经书。

河西走廊的真相,开始一点点地浮现。

烽火台

烽火灭了,台子还在;狂风走了,飞沙还在。

你,张着干裂的嘴唇,死,也不肯说一句话。

脚下的干河,被你的目光搓成一条长长的鞭子,不经意间抽痛了时间的脊梁。

责任编辑:陈新梅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