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页 > 新闻中心 > 国际新闻 > 正文

法国汉学家:穷尽一生也不足以了解中国文化

2019-05-06 11:39 人民网

“穷尽一生也不足以了解中国文化”

——访法国汉学家雷米·马蒂厄

人民网巴黎5月5日电(记者龚鸣)不久前,国家主席习近平对法国进行国事访问时,法国总统马克龙向习近平赠送了一本1688年出版的首部《论语导读》法文版原著。法国媒体纷纷用“无价之宝”来形容这份国礼,并称这体现了中欧文化交往的悠久历史。

今日,法国国家科学研究院名誉主任研究员、著名汉学家雷米·马蒂厄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部作品是第一部法文版的《论语》译著,具有极大的象征意义,代表了法中文化、语言交流的起步。他说,如今中文在法国中学教育体系中占据了主要地位,此次马克龙总统以《论语导读》为国礼也传递了积极的信号。

马蒂厄分析,17世纪末正是法王路易十四统治时期,法国国力也处于鼎盛,法国宫廷对中国宗教、文化、思想、贸易等各个方面都十分感兴趣。通过文化交流才能更好地开展贸易,路易十四向中国派遣了很多宫廷传教士,专门翻译中国的重要典籍,其中自然就包括儒家典籍《论语》等。而彼时欧洲的文人学者也都开始将目光投向中国、印度、日本等亚洲国家,这也是18世纪法国探险家、医生弗朗索瓦·贝尼耶创作首部法文版《论语导读》的背景。

然而,要说《论语》等中国典籍传入欧洲的历史,还要追溯到早前的传教士运动。马蒂厄告诉记者,从16世纪末开始,随着利玛窦等欧洲传教士先后前往中国,法国和欧洲就开始了解孔子和《论语》,意识到除了希腊哲学思想外,还存在着另外一种哲学,即中国哲学。彼时拉丁语是欧洲的通用语言和书写语言,首先被翻译成拉丁语的中国典籍就是《论语》《大学》《中庸》等,中国儒家思想正是通过这些译本在欧洲得以传播。

然而马蒂厄表示,事实上,最早的传教士对中国儒家思想的理解是从误解开始。彼时欧洲盛行欧洲中心主义,认为全世界只有一种哲学和一种宗教,那就是希腊哲学和基督教。去往中国的传教士之所以研究儒家著作,是认为儒家思想中也有关于“上帝”的描述,《论语》等儒家经典中隐藏着《圣经》的内容。马蒂厄说,基于此,传教士对中国典籍的理解往往也是从欧洲角度解读,以至于欧洲人对儒家思想中“仁”“礼”等概念不甚了解,但不可否认的是,《论语》和儒家思想在文人群体中广为所知。

马蒂厄介绍说,汉学的真正建立始于1815年,法兰西学院创立了世界上第一个中文教席,开设了中文和中国思想相关的课程,针对孔子、孟子等中国古代思想家的汉学研究进入科学系统的阶段。汉学研究脱离了欧洲宗教的角度,开始以中国人思维研究中国思想,成为一门单独的人文学科。19世纪,汉学迅速发展,很多法国大学开始教授中文课程,法中学者之间也开始了交流。随着人文科学特别是语言学的迅速发展,汉学研究拥有了更便利的条件,考古学以及高科技的发展也促进了古籍研究,不再犯从前先入为主的错误。

“子绝四:毋意,毋必,毋固,毋我。”马蒂厄引用《论语·子罕》的内容说:“不要先入为主,不要过于武断,四海之内皆兄弟,《论语》传达的思想十分契合西方文艺复兴时起源的人文思想以及西方传教活动的宗旨。”他表示,不读孔子就无法研究中国哲学,无法理解中国百家思想,孔子是应当阅读的中国第一位思想家。《论语》中的思想内涵十分丰富,除了道德观念外,还包认识论、博爱论等重要思想。

马蒂厄认为,中国古代哲学对欧洲思想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因为欧洲哲学家在希腊哲学、逻辑学、认识论之外,还发现了中国所代表的另外的世界、哲学和科学,这是在征服美洲、非洲等过程中没有发现的。

在文艺复兴时期,绝大部分欧洲哲学家都拉丁语翻译作品接触到了孔子的思想,比如法国文艺复兴重要代表蒙田。到了启蒙运动时期,启蒙思想家孟德斯鸠、卢梭、伏尔泰等都对《论语》非常感兴趣,曾在他们的作品中提到中国哲学思想,比如宗庙祭祀、礼仪、孝悌、道德等内容。正是通过这些作品,彼时的学者才了解到中华文明的伟大之处。十八世纪,很多法国作家也阅读中国古代典籍,比如福楼拜就曾在给朋友的信中写道自己正在阅读孔子、老子等中国哲学家的作品,这也体现出当时的文人学者对中国的巨大兴趣。

马蒂厄本人研究先秦哲学已经三十余年,著有《孔子》一书,翻译出版了《淮南子》《列子》等,还与一位加拿大汉学家合作译介了儒家思想家孔子、孟子、荀子的相关著作以及《中庸》《大学》和《孝经》等,增加了许多详细的注解,方便现代人的查询阅读。

在马蒂厄位于南法普罗旺斯的乡间住处“藏鹭轩”,记者见到了大量中文典籍、百科全书、以及马蒂厄本人的著作和译介作品,其丰富和高深程度令人心生敬畏。至今,年逾古稀的马蒂厄每日在此兢兢业业研究著述,目前正在写作一本关于道家思想的作品。“中国文化博大精深、连绵不断,穷尽一生也不足以了解其中的一部分。”马蒂厄告诉记者,中国文化有一种延续性的特点,可以作为一种“具有生命力的事物”来持续而反复地研究。

责任编辑:马艳

(原标题:“穷尽一生也不足以了解中国文化”)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