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页 > 新闻中心 > 财经动态 > 正文

产销对接:伊犁农产品的市场“大考”

2019-05-07 11:07 伊犁日报  

摘要:近年来,自治州通过“农超对接”、农商互联和发展农村电商等举措,在销售伊犁农产品方面卓有成效,也带来了一些启示。

【记者观察】

梁伟犹豫再三,决定今年不种“六瓣红”大蒜了。10年前,市场上一头大蒜卖2元的时候,他和朋友3人合伙承包了300亩地,种“六瓣红”大蒜。结果第二年,行情急转直下,“大蒜烂在地里都没人要”。这一年,他们每人赔了20万元。

梁伟是昭苏县阿克苏乡塔什阿纳村村民。“六瓣红”是昭苏县特有农产品,黑土地加上昼夜温差大等条件,使得昭苏县“六瓣红”大蒜素、硒等含量是各类大蒜中较高的。在昭苏县,有像梁伟一样的村民,对之前“过山车”一样的价格波动心有余悸,不敢大规模种植。

这两年,每到丰收时节,本地朋友圈时常会转发一些农产品推销的信息,比如土豆、葡萄、西红柿、冬瓜……“好东西如何卖出去”是伊犁农产品的一个“大考”。

近年来,自治州通过“农超对接”、农商互联和发展农村电商等举措,在销售伊犁农产品方面卓有成效,也带来了一些启示。

“我有什么”和“市场需要什么”

伊犁树上干杏的口碑一直不错,日前,上海一家零食品牌和本地企业洽谈的时候,非常看好这个产品,却要求一定要改生产线。本地的树上干杏一包近半公斤重,他们要求的是一包里只装4粒,而且每粒不超过15克。

这不是对方苛刻,而是作为知名销售商对市场的精准把握。除了树上干杏,伊犁的有机粮油、牛羊肉、黑小麦产品、蜂蜜、果丹皮等也都被一些知名销售商看好,这些产品也都同样面临根据市场需求进行更加精细的加工和包装的问题。

去年,在新疆果业集团的推动下,特克斯鲜杏首次通过天猫聚划算专属果园,以订单农业的模式在网上销售,3.5斤装每份以69.9元的价格销售,3天卖出8847份。不过,相关人士表示,市场的需求量远远不止这些,甚至可以说“有多少要多少”,但产出方无法按标准实现大批量供应。

如何将零散的农户组织起来,实现规模化效应?近年来,州直通过农民专业合作社和龙头企业带动,取得了一些成效。截至目前,州直农业产业化经营组织已近千个,农产品加工企业逾1500个,但这些组织中一部分难逃“小而散”的制约,带动性不强。

另一大难题是物流和冷链运输。很多农产品对保鲜和物流的要求非常高,如鲜杏,要求送到消费者手中时保证绝对新鲜,从采摘到冷链运输,以及最终到达消费者手中的整个流程都要有非常充分的准备。

州商务局党组副书记、副局长张旭华告诉记者,由于农产品精深加工不够、包装不精、品牌不响,加上物流、冷链的短板,使得州直农产品市场竞争力不强。此外,由于规模化、标准化程度不高,州直农产品在走出去时往往“供不上”“拿不出”。

一方面,伊犁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和水土光热资源,孕育了丰富的农产品,薰衣草、树上干杏、“六瓣红”大蒜等特色农产品的市场潜力巨大。据统计,目前州直无公害绿色有机农产品基地面积已近400万亩,为打绿色牌、有机牌、生态牌奠定了良好基础。另一方面,产与销的脱节,成为伊犁农产品“走出去”的掣肘。

当产品面对市场,比起“我有什么”,更重要的是“市场需要什么”,以及如何将好的产品送到市场需要的地方。

倒逼:从“地头等”到与市场对接

以往,农产品要进入市场,要经过经纪人、批发商、供应商、超市采购等3个以上的环节。这当中,农民被动地在“地头等”,市场需要什么,只能凭往年经验和周边农户种什么来选。市场的信息最晚传到农民,市场波动,受影响最大的往往也是农民。

去年开始,本地连锁超市新疆家乡好(集团)有限公司选择生鲜全部自营(以前只有部分自营)。新疆家乡好(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马建新告诉记者,通过与农户、合作社、生产企业直接对接,省去中间环节,一来可以用质优价廉的生鲜产品吸引消费者,二来可以为农民带来实惠。

近年来,州直引导和鼓励大型综合超市、农产品流通企业与农民或农民经济合作组织建立产销联盟,推动“农超对接”。马建新说,通过这种方式,目前他们与20多家本地农产品生产企业、农民合作社、大户建立了合作关系,相关产品“零门槛”进入超市。

“并不只是减少中间环节。”张旭华对记者说,“农超对接”更重要的是通过消费的拉动,来倒逼农民、合作社、企业与市场对接,引导更多的农民建立市场意识。

“刚开始,一些农产品的品相达不到超市售卖的要求,只能以很低的价格卖。”马建新告诉记者,比如大白菜,一些农民的储藏比较原始、品相不好,销售比较困难,他们就走进田间地头指导,改善储藏方式、套上包装袋,逐渐达到商品标准。

因为直接面对消费者,超市更能把握市场,也就能给生产企业、农民合作社、农户传递更多的市场信息。“比如‘海牧牛坊’,我们就给他们提供了很多合理化的建议,他们都积极进行了采纳。”马建新说。

由信息化带动生产,再带动农牧民的种植、养殖,也许这才是伊犁农产品打开市场的方式。在“农超对接”中,尽管“零门槛”进入,但如果产品没有销量或销量很低,就得调整价格,要么就得退场。

农产品要进入超市,必须要办理一些手续、建立追溯体系。张旭华告诉记者,其实这是倒逼农民的产品要符合商品化要求,也是农产品进入市场的必要条件。此外,在这个过程中,一些适应市场的农民合作社,就能越做越强,通过土地流转,实现农产品规模化、标准化和品牌化。

不过,马建新告诉记者,仅靠家乡好和其他几家超市,带动能力有限。很多时候,他们会“拿不完”农户的农产品,因为市场容量有限。目前,他们正抓紧建设生鲜中心和冷链物流环节,保障农产品的销售。

互联:农产品“走出去”的5G时代

除了“农超对接”,州直还通过多种方式推动农商互联,创新网上对接、展销对接等多种形式,借力援疆机制,搭建伊犁特色农产品终端销售平台,引导州直农产品“走出去”。

在相关部门推动下,一些知名销售商在对州直特色农产品生产基地、产品加工、产品供应、品牌等进行调研和实地考察后,对当地很多特色农产品产生了强烈兴趣。州商务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在江苏省贸促会的支持下,金鹰国际商贸集团有限公司开展了与伊犁农产品的深入对接,伊犁盛康谷源的有机粮油、黑小麦挂面、“艾尼大叔”牛肉干等四类商品19个单品已进入南京5家金鹰超市。

通过援疆资源,州直各县市还在江苏一些城市开办了特色产品对接会,搭建供需接洽平台,推进特色农产品的产销精准对接。

据州商务局统计,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州直4个国家级农村电商综合示范县县级电子商务服务中心达4个,乡镇、村级电子商务服务站点达197个,上线农产品达373种。一季度,实现网购0.73亿元,拉动农产品网销0.35亿元,带动建档立卡贫困人员就业30人。

随着5G时代的到来,万物互联,农产品交易将变得更加方便、快捷、多元。

张旭华告诉记者,随着州直农村电商的推进,很多短板也开始显现。线下市场农产品精深加工不够、包装不精、品牌不响等问题,在线上同样突出。此外,电商链条中还有各个不同环节的瓶颈,比如物流服务、金融扶持、营商环境、人才问题等。其中,人才问题尤为突出,新的农产品产销对接方式需要一整套人才体系去支撑。

而这些问题的存在,也从另一个层面反映出当地农村电商发展的广大市场和旺盛需求。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州直将加快建设县、乡、村三级物流配送体系,加快仓储、冷链物流等体系建设,推动“线下+线上”的融合发展和多种形式的产销对接,构建产销联盟,推进伊犁农产品“走出去”。

梁伟告诉记者,今年需要再观望,看看“农超对接”的效果,明年再决定种不种“六瓣红”大蒜。

马建新告诉记者,新疆家乡好(集团)有限公司目前正在加快推进网上销售和配送的步伐,毕竟这是今后的大势所趋。(记者 姬献峰)

责任编辑:张东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