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民生 > 正文

马勇:浮翠流丹总关情

2019-06-13 11:13 伊犁日报  

287850_wangmh_1560326791640

“二十年前/我曾在伊犁/像马儿一样欢奔/在光影斑驳的金草滩上/与儿时的玩伴/悄悄溜入吉里于孜大伯的后院/饱撑一肚蜜汁般的大黄杏/再伏到小渠沟边/美美痛饮几口清凉的溪水……”

寥寥数语,描绘着对儿时的记忆,几度梦回,诉说着对家乡的思念。26年前,因为调入海关工作,马勇离开了生他养他的故土,从此聚少离多。因为思念,他写了这首小诗《二十年后,我想回到伊犁》,因为思念,他拿起画笔,画了一幅又一幅小油画来赞美家乡、寄托乡愁,因为思念,他背着手风琴去写生,循着琴声找寻家乡的记忆。

6月5日至8日,马勇再次回到伊犁,如他诗中所言:“在绿荫播撒的葡萄架下/与亲人们再次相聚/尝一尝姨娘的粉汤和油香/在花开放肆的小院里纵情歌唱/我要带着兄弟和儿子们/来到父亲长眠的河谷地上/一起默默祈福/让岁月封存的伊犁河水/依然安然地流向远方/静静融化我凝固许久的往日时光。”

诗写得动人,在于真情流露。当马勇将这首小诗配了多年创作的13幅小油画发在《金钥匙杂志》的公众号里时,两三个月点击量就超过1.2万次,众多读者纷纷留言点赞:“画有意境,诗很美。”“处处是诗意,到处是故乡。”

马勇出生在巩留县一个普通的回族家庭,1991年从伊犁师范学校美术教育专业毕业后,回到家乡当了一名美术教师。1993年底,他调到阿拉山口口岸海关工作,一去就是10年,此后又在阿勒泰海关各口岸工作近10年。

“阿拉山口常年大风,四周都是戈壁滩,很难见到绿色。到了那儿,我才真正体会到家乡伊犁有多美。”马勇说,尽管工作环境艰苦,他还是选择了远方。与风沙为伴,与寂寞对峙,手中的画笔成了马勇度过漫漫时光的最佳武器。那些记忆中的山山水水、碧草蓝天,慢慢变幻成调色板上的五彩缤纷、笔端的脉脉深情,一点点经由马勇的描绘浮于纸上、落于画中,积淀着他所有的沉静时光。

苍茫红山嘴,中蒙边境的季节性口岸,曾因“雪域孤岛”“帐篷海关”的恶劣条件而闻名。“去红山嘴的路,崎岖颠簸,山路十八弯,走一趟,骨头架子都快散了。在边关一待就是20天左右,见不到什么人,也很少说话,最大的敌人就是寂寞。”马勇说,很多人在那里都待不住,只有他能静静地享受这份孤独。工作之余,他最喜欢干的事就是背着画箱在红山嘴的山坡、树木、溪流间到处写生作画,与大自然亲近的同时,也把对家乡、亲人的思念融进画中。

红山嘴很美,6月到9月,从郁郁葱葱到绚烂金黄,向世人展现不一样的风景韵致,远山近景在季节变换中,有蓝天白云、皑皑雪山、幽蓝溪水、雾霭微光,还有边防哨卡和毡房点点、炊烟袅袅、马背上的悠然……这一切都成了马勇笔下的风景,以《梦幻》《留恋》《净土》《归来》等为主题,表现的晨曦、黄昏、夜色、牧场人家、踏雪暮归、马背悠悠等作品,给人宁静、干净的感觉。

“我不是什么专业的画家,画画对我来说只是一种生活习惯和生活方式,这么多年帮助我解决生活中的苦闷与寂寞,算是最难舍弃的良伴吧。”马勇告诉记者,在边关的生活很苦,特别是成家后,一年也只能探亲两三次,儿子长到15岁,一家人才真正团聚在一起。而今,马勇已调回乌鲁木齐海关工作,他最大的梦想是将来办一个画展,不仅是把自己的作品分享给更多的人看,也让更多的人了解海关边关人的工作与生活,算是对自己执着半生的一个交代。(文/图 记者 王志华)

责任编辑:张东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