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民生 > 正文

【我和我的祖国】穿越光影话巨变

2019-06-14 10:38 伊犁日报  

出生于1978年的我,经历了中国变化最大的时代,随着时代的大潮奔涌,像一滴水跟着潮水拍出最绚丽的浪花,这是多么的幸运。当记者这20年,我既是见证者、记录者,也是受惠者,20年来,我用手中的相机记录着家乡的发展变化,见证着祖国的日新月异。

2000年大专毕业,我来到塔城日报社工作,拿着师父的一部凤凰牌相机,开始了摄影之路。那是一部机械单反相机,每照一张照片都要设立光圈、速度,然后再过片、对焦、按快门。

那时报社还有暗室,拍完照还得自己在暗室里冲卷和洗照片。冲洗照片是件繁琐的事,先是冲卷,在暗室中将胶卷在药液中浸泡、过水,定影好的胶卷用风扇吹干,用放大机选定照片,再显影定影。一张照片从拍好到洗出来,一般要三四个小时,再送到编辑部刊发至少要两天。那时,报纸是周三报,照片拍完到上版快则两三天,慢的要等到三四天甚至更长时间。

变化从2002年开始,当时许多大报已经开始使用数码相机,为了跟上形势,报社领导下了很大决心筹措资金购买了4部佳能G2数码相机。数码相机拍照非常便捷,照完相就能在显示屏上回看照片是否清晰,拍得不好当场还可以重拍。当时,在偏远的农牧区数码相机可是新鲜玩意,每次拍完照片给被拍照的人看照片时,总会引起大家的围观,许多人在一旁啧啧赞叹。

后来的几年里,发展的脚步越来越快,我手中的相机不停地更新换代,像素越来越高,快门速度越来越快,照片清晰度越来越高。过去,拍出来的胶卷都要洗出照片来才能送给人家,现在用邮箱、QQ或手机直接就可以传过去了,其方便快捷程度完全超出了想象。

相机越来越好,我的摄影作品也越来越多,有些作品还获了奖。2005年,我到和布克赛尔蒙古自治县采访那达慕大会,在赛马场外,我发现大多数牧民是骑着摩托车来看赛马,在停车场中,一长排摩托车旁边只拴了一匹孤零零的马。我见一个小伙子骑着摩托车刚好停在马对面,赶紧拿起相机按下快门。后来这张照片以“喧闹的车和孤独的马”为题刊发在报纸上,获得了当年中国地市报新闻奖评选三等奖。2017年3月,塔城公路管理局派出机械清除玛依塔斯风区省道318线乌雪特路段的雪墙,我立即带着相机到现场采访。玛依塔斯风区是闻名世界的魔鬼风区,每年大风都会形成风阻,最厉害的要算乌雪特路段,雪墙最高的有十米左右,有三层楼高。这些年,塔城公路管理局都会派出机械连续奋战十几天清除雪墙。我踩着深及腰部的积雪,寻找合适的角度拍摄照片,随着快门的咔咔声,一张张养路工与风雪奋战的照片留在镜头里。第二天就在报纸上以“打通省道318线‘肠梗阻’”为题,刊发了一组图片,获得了当年新疆新闻奖。

互联网时代,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以及微博、微信的迅速发展,越来越多的人成为“自媒体人”,一部手机,一个可以发声的平台;一个账号,人人都可以成为事件的记录者、传播者,作为一名党报记者想把故事讲好,越来越难,我感到压力更大了。

最初我的照片只在报纸上用,2004年,塔城日报社开始建新闻网站,我们进入了网络时代,无论你在天涯海角,只要轻点鼠标,就可以看到我的摄影报道。2014年,塔城日报社开设了微信公众号,我采写的稿件开始在微信公众号上推送。近两年来,我开始关注生态题材,常常要驱车赶往附近的高山和草原,拍摄反映塔城地区生态变化的图片,经过微信小编精心制作在塔城日报微信公众号推送出去,有一些作品引起了大家关注,不少人还在下面留言,让我感觉到在新媒体时代,作为一名记者,更应该用手中的相机记录好家乡的变化。

今天的新闻就是明天的历史,当记者20年拍摄的图片成为一份记录塔城发展变化的资料:牧民从最初的游牧变成了定居,农民从低矮的土房子到高大敞亮的安居富民房,小县城从平房变成了林立的楼群,公路从洒铺的沥青路变成了高速路……这一切的一切,都在我的镜头里留存。

我生活在一个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时代,现在所有的一切,在40年前,30年前,甚至十年前都不敢想象,儿时的我,不敢想象长大能居住在楼房,还会开上私家车,一部手机可以打电话、付钱、和远在万里之外的人视频,可以坐高铁可以坐飞机到天南海北……作为一名党报记者,唯有积极拥抱新时代,才能迸发讲故事的激情,并在创新求变中丰富自己的拍摄手法,用镜头记录更多精彩的时代故事。

作者:陈 文

责任编辑:耿建新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