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民生 > 正文

红海沟里的军民情 ——边防纪行之三

2019-08-19 10:58 伊犁日报  

8月3日,走在红海沟边防连边防公路上,记者记忆中的简易水泥立柱式铁丝网被新式铁丝网取代,不要说人过不去,连兔子也钻不过去。

记得20年前的冬天,我们骑马去与头湖边防连会哨,清晨离开营区,在边防路上断断续续走了一天,直到20时整才回到连队。如今,连队的边防巡逻公路与各个执勤哨所全线贯通,连成一线,坐上巡逻车在边防公路上疾驶,一会儿就能跑完整个防区。

红海沟边防连组建于1962年,驻守在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西南的乌孙山下,担负着中哈边境守防任务。历代官兵以“乌孙山下写忠诚,红海沟旁铸军魂”为连魂,出色地完成了以边防执勤为中心的各项任务。连队8次荣立集体二、三等功,5次被表彰为民族团结先进单位,被誉为“爱民固边模范连”。

赵浩今年22岁,入伍刚一年。他说,连队防区有个高地,从连队出发巡逻到那里,要趟过20多条河流,翻越4个达坂,穿过一个方圆数十公里的无人区,尤其到冬季大雪封山时,官兵每次巡逻要走10个小时。

赵浩记得第一次走边防路,半路下起了大雨,10米之内视线都是模糊的,走到一个200米落差的断崖时,坡陡路窄,几次差点掉到沟里。

近年来,在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的新形势下,边境地区的情况更为复杂。边境地区的群众长期生活在边境线,不仅熟悉边境的山水,还熟悉当地人。多年来,红海沟边防连联合驻地群众共同管边控边,形成一道军民联防的安全屏障。

20年前,记者曾采访过一位名叫马合木提的老护边员。问起连队现任指导员彭星星,他说:“马合木提家还在这里!”听到这个消息,记者惊喜之下,立即动身去看望他。

马合木提家还在乌孙山下那块红色的巨大山崖下,但记忆中那座矮小的土坯房没了踪影。一进院门,一排砖混结构的平房宽敞明亮,爬山虎、葫芦瓜和南瓜藤爬满了院前的棚架,架子下面种着大盆大盆的花,月月红、夹竹桃正开得热热闹闹。

看到和记者一起来访的红海沟边防连干部胡玛尔,老人满脸的皱纹笑到了一起。

马合木提说,他和边防连官兵的关系像亲人一样。边防连官兵巡逻的时候路过这儿,马合木提会请他们进来喝碗奶茶。过春节时,马合木提会带着羊肉去边防连慰问;过古尔邦节和肉孜节的时候,边防连官兵会带着米面油来看他。冬天,马合木提家没有菜吃了,就跑到连队拿一些黄萝卜、土豆和白菜回去。

在红海沟边防连服役14年的士官金发扬告诉记者,2007年,马合木提带着孙子开拖拉机出去干活,车翻到了山沟里,孙子被压在车底下。马合木提的头部和腿部受伤了,强忍着疼痛,一瘸一拐地跑到边防连求助,边防连立即派出两个班的战士火速赶去,下到沟里把拖拉机翻过来,救出了马合木提的孙子。

提起这件事,马合木提和老伴不知道怎样表达感激之情。

“我在这里住了30多年,每次红海沟边防连领导交接的时候,都要一起来我家看我,和我告别。”

30多年来,马合木提多次被评为优秀护边员。这两年,马合木提老了,小儿子接替他当了护边员。记者离开的时候,马合木提的儿子也骑着摩托车去巡边。

在边防线上走,每隔一段距离,就会有两名身穿迷彩服、手持红旗、带着哈萨克牧羊犬的护边员在巡逻。每隔一段距离,就能看到一个护边员管理站,有塑料板房,也有土木砖房。

吕刚今年37岁,是兵团四师67团园林连的职工,他的父亲1982年来到这里后,就在护林的时候留心边境上有没有不认识的人和新的情况,随时向连队反映。1994年,父亲年老体弱走不动了,吕刚成了第二代护边员。1994年,边防连给他家拉了电;2015年,又给他家接上了自来水。

护边巡逻的路上,冬天大雪没膝,夏天蚊虫叮咬。有一次,在巡逻的时候,吕刚被马蜂叮咬后眼睛肿得都看不清路了。

“我们住在这儿就要尽一份心,边防连官兵守护我们,我们帮助他们,我们是一家人。”吕刚忘不了父亲交班给他的时候,拉着他的手说的这番话。(记者 燕玲)

责任编辑:张东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