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页 > 新闻中心 > 财经动态 > 正文

伊犁马:从草原到更广阔的天地

2019-08-24 10:35 伊犁日报  

摘要:随着经济全球化,昭苏县现代马产业已经形成以赛马、表演展览、骑乘娱乐、马肉制品、乳制品、生物制药为主的庞大产业,马的角色正在转变。

万马狂奔,蹄声如雷,这是草原上最壮观的一幕,也是无数观众最期待的画面。而此景,唯有在昭苏大草原上才能看到,因为放眼全国,只有拥有近11万匹骏马的昭苏才有如此底气。

11万匹骏马,如果只是展示万马奔腾的壮观场景,显然远远无法体现它的价值。随着经济全球化,现代马产业已经形成以赛马、表演展览、骑乘娱乐、马肉制品、乳制品、生物制药为主的庞大产业,马的角色正在转变。昭苏,这座因天马而声名远扬的小城,也因马而改变。

伊犁马的华丽转身

素有“塞外江南”之美称的伊犁自古便盛产良马。现在的伊犁马是以伊犁的哈萨克马为母本,融入前苏联顿河马、奥尔洛夫马、布琼尼马等优良马种而成,培育时间长达数十年。

在中国三大名马中,蒙古马性烈,不易驯服;三河马数量太少形不成规模;伊犁马性情温顺,驯化性能好,数量多且集中。“目前,昭苏县马匹存栏达10.78万匹,占全州马匹存栏的四分之一,是全国乃至世界马匹存栏最多的县市。”昭苏县马产业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李海告诉记者。

作为伊犁马两个核心育种场之一的昭苏马场,成立于1956年,但长达数十年时间,昭苏马场培育的马匹主要作为军马。

上世纪90年代,随着我国国防军事的现代化、科技化、信息化,军马逐渐退出历史舞台,对于昭苏马场,转型已成为必然。

向何处转?

1992年,是一个转折点。这一年,广州举办的“金马杯”中国马王邀请赛,彻底打开了昭苏马场领导的思路,他们意识到:伊犁马并未被时代抛弃,而是功能转变了。随着时代的发展,虽然马的军事作用、交通运输作用在弱化,但随着我国综合国力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国内对竞技用马、速度赛马的需求量增大,现代马产业已转变为赛马、表演展览、骑乘娱乐以及马肉、马奶、马油等系列产品的庞大产业。

“1992年,昭苏马场从国外引进英纯血、阿拉伯马,开始进行品种改良。”7月19日,在采访中,昭苏马场畜牧兽医科副科长邓海峰告诉记者。

英纯血、阿拉伯马的引进,其实也是源于伊犁马的弱点。“伊犁马的耐力较好,但速度与国外的名马相比有不小的差距。”邓海峰说。

几乎与此同时,昭苏种马场也从国外引进英纯血马,对伊犁马进行品种改良。“经过改良,伊犁马的体形更加高大,速度有所提高。”伊犁种马场繁育中心负责人恩克博力德告诉记者。

赛场,无疑是最好的检验舞台。经过改良后的伊犁马在赛场上刮起了一道道“伊犁旋风”。2011年,自治州昭苏马场代表队在自治区首届马术节、马术耐力锦标赛(第一站)、第二届速度赛马锦标赛(第一站)中获得5金2银2铜,同时获耐力赛团体第一名。2011年6月,在昭苏第二届全国超级马术耐力暨速度赛马邀请赛中,来自加拿大、法国、美国等地和中国内地的众多代表队共同角逐,这也被视为国产马与进口马第一次大规模长距离“厮杀”。

经过3天的角逐,昭苏马场代表队以2200米速度赛、3000米速度赛、12000米速度赛的冠军捧得“马王”奖杯,同时取得了马术耐力公开赛个人和团体两个第一;2011年,自治州昭苏马场代表队代表自治区参加在贵阳举办的第九届全国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马术比赛项目,在参赛的6个项目中,共获得马术速度赛、走马赛1金3银2铜的好成绩,同时实现新疆代表队在全国民运会马术项目金牌零的突破。

一枚枚金牌,不仅让人们开始对伊犁马有了全新的认识,也让伊犁马的身价水涨船高。“每年秋季,我们都会举行一次拍卖会,去年一匹2岁的伊犁马卖了8万元,一匹1岁小马也能卖到六七万元。改良后的伊犁马更值钱了,虽然一匹马的配种费3000元甚至更高,但是牧民愿意花这笔钱,因为杂交后的伊犁马平均每匹价格在5万元左右。”恩克博力德说。

“天马”成为经济发展引擎

马产业主要包括体育赛马、旅游马业和马产品加工业,涉及农牧业、文化、旅游、体育、产品、服务等众多领域,拥有近11万匹骏马和丰富旅游资源的昭苏县正在打造全产业链条。

马乳、马肉、马脂等产品是游牧民族重要的食品来源之一,在畜产品中有独特的营养保健、疾病治疗、护肤美容等作用。特别是通过精深加工,具有极大的市场价值,如韩国、日本的马油护肤品,俄罗斯、蒙古国的酸马乳疗养院,国外的马乳粉胶囊、低乳糖马乳粉、酸马乳粉等产品,均有较大的市场空间。

马产业做强做优,由一产到全产业发展,产业融合是关键。近年来,昭苏县立足建设新疆“马产业+”融合发展先行区,投资近4亿元,建立覆盖全县的良种马繁育体系,建成全国首个马细管精液生产基地、4A级天马旅游文化园、天马文化产业园,布局建设了民生产业园和生态景观马道,通过招商引进昭苏县祥源旅游商品有限责任公司和昭苏县源康食品有限公司等企业,开发出高档马油化妆品。

针对马的功能性差异,近年来,昭苏马场在品种培育中逐步细化,形成了运动型马与产品型马两大类。“每年培育的马匹中,速度赛马所占比例只有5%,体育骑乘的比例为20%,其余均为肉用和乳用。因此,针对不同用途,昭苏马场不断培育专门化马品种,建立标准化良种繁育、科学养殖、疫病防控等体系,提高科技化、标准化生产水平,提高单产、增加总量,促进马产业提质增效。”邓海峰告诉记者。

随着大众旅游时代的到来,作为全国知名的马文化休闲旅游区,“天马”已成为昭苏旅游业的代名词和主引擎,近年来,亲子娱乐、骑乘体验、名马观赏、赛事活动等旅游项目逐渐兴起。

进入7月,昭苏龙骑士文化传播公司负责人李进亭开始忙碌起来,因为几乎每天都会有全国各地前来参加马术夏令营的孩子们。“去年开办马术夏令营,一个暑假就有300多名孩子报名参加。今年7月才过半,报名的孩子已经和去年持平。”李进亭说。

在他看来,昭苏县开展骑乘体验有着无可比拟的优势。“除了优美的自然环境,在这里,每一位参加骑乘的游客可以做到一人一马,这在其他地方很难实现。”

仪仗马,是马中百里挑一的精品,被专家誉为马产业金字塔的塔尖。2016年,昭苏县被中国马业协会确定为中国温血马暨国家礼仪仪仗马培育基地,分别在昭苏马场和伊犁种马场建立了国家礼仪仪仗马培育基地,利用伊犁马改良繁育仪仗马,组建仪仗马队。

仪仗马是马产业的标志,由伊犁马承载这一荣誉,显然再恰当不过。“目前,昭苏马场已基本完成一代仪仗马的繁育,建立了210匹的核心马群,但培育出理想的仪仗马需要2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邓海峰说。

昭苏县的下一个目标,是打造全国马产业转型升级示范区,建设全国马产业发展新高地。“昭苏县将通过建立现代育马体系,以育马业为基础,加快运动型、温血型专门化马种培育,建设国家种马场和中国礼仪仪仗马培育基地,建设马业现代农业产业园和马产业特色优势区,到2020年,实现马的一、二、三产全产业链总产值达15亿元以上,农牧民人均马业纯收入3000元以上,吸纳劳动就业5000人以上,年输出马业人才500人以上,全面建成国家马产业转型升级示范区。”昭苏县马产业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李海说。 (记者 卢钟)

责任编辑:马艳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