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民生 > 正文

格登山下砺精兵——边防纪行之七

2019-08-24 10:35 伊犁日报  

8月9日,走进苍松青杨环绕的松拜边防连大门,一座设计独特的红拱顶两层楼气派地出现在眼前。朱红色的墙壁和白色的门厅、窗户、廊檐对比鲜明,如果不是有“松拜边防连”几个大字,我几乎以为是才装修的宾馆。记忆中那个偏僻的边防连竟然变化这么大。

松拜边防连指导员马攀攀刚休完婚假回连队,正忙着部署新兵集训的事情。他说,在2003年12月1日的地震中,老连部的院墙全部震塌,营房多处裂缝。2018年,离老连部3公里的新连部经过几年的建设、装修后,他们按上级指示搬进了新连部。

说起连队的巨大变化,在松拜边防连服役16年的炊事班班长朱培感受最深。

2003年12月,朱培从江苏宿迁入伍来松拜边防连的时候,这里是戈壁滩。边防连官兵白手起家,建起了新院墙,又在营房四周种树。种树时,铁锹挖不动石头滩,他们就用钢钎挖。没有土,他们就从13公里外的山上拉。如今,几百棵榆树、杨树浓荫匝地,连队的营房和公路两边的绿树、鲜花相映,像公园一样美。

来松拜不能不去格登山。顺着一条平坦的水泥路开车仅五六分钟,我们就来到了格登山哨楼下。但是,眼前的一切是那么陌生。记忆中那幢圆形的砖混结构哨楼不见了,一幢白色的新哨楼耸立在眼前。

20年前的冬天,我和战士们在这里一起铲雪化水,在哨楼里吃用雪水和面做的烧饼。现在,哨楼里各种现代化生活设施一应倶全,战士们再也不用吃雪水了。

在格登山上漫步,天上飘着大朵大朵洁白的云彩,百米外的山头上,那座红墙黄瓦的格登碑亭,在正午的阳光下像是镶嵌在蓝天上一样。

8月正是昭苏县的旅游旺季,一辆辆旅游车载着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来到格登山,在格登碑前参观游览。

格登碑记载着清军平定准噶尔部首领达瓦齐叛乱、收复伊犁的战绩。它是乾隆皇帝在新疆的唯一御笔。如今,格登碑已经是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和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在2003年12月1日的那场地震中,保护石碑的古亭顶部完全塌陷,碑体也受到损坏。2006年,国家斥资50万元,对格登碑进行了抢救性保护维修。记者看到碑体已用铁架和木框连接固定,碑亭也是后来重建的。

站在格登山上俯瞰,最低处的中哈两国分界河苏木拜河蜿蜒流向远方,河两岸是葱茏茂密的树木。近处是边防公路和国界界碑、会晤站、会晤桥,远处是掩映在绿树中的哈萨克斯坦的松拜农庄。

在蓝天丽日下,房屋、草场、田野、林带像一幅画卷一样铺展在眼前。

在这里,松拜边防连的官兵日夜守护着祖国的边防线,时刻牢记“松拜河畔铸忠诚 格登山下砺精兵”的誓言。

一队骑兵巡逻队沿着格登山山沟缓缓而来,带队的是二班班长洪楚舜。

洪楚舜今年28岁,来自湖北恩施,土家族,已入伍5年。洪楚舜从小怀揣军人梦,高中毕业后考入湖北武汉警官学校。眼看着参军的年龄就要过了,他心里很着急,大学一年级的时候申请保留学籍参军,主动要求到最艰苦的地方当兵。

在部队,军马就是骑兵的“战友”,边防官兵与这些特殊“战友”的感情,有时像亲人。刚才在巡逻时,一匹军马受惊发起脾气,洪楚舜抚摸着它的脸,细声细语地一直安慰它。

在松拜待了5年,这里的山山水水已经刻进洪楚舜的脑中,想起还有十几天就要退伍回家,他心中有几分难过。

为什么有这么多的不舍?战士们说,因为在这里洒下了汗水,留下了难忘的青春记忆。

洪楚舜记得,2016年,有一次他到海拔3000多米的山上执行任务,骑马走了3个小时才到山上,在那儿一待就是几天,陪伴他们的只有大山和军马。

战士王中伟说,去年冬天,他在零下20多摄氏度的严寒中踏着50厘米厚的雪,到离营房2公里外的哨楼上抢修线路,不慎掉进雪坑中,雪埋到他的胸部。三四十分钟后,他抢修完线路回连部,脚冻得没有知觉了。

战士们夏天、秋天巡逻的时候遇到蝮蛇,一旦被咬非常危险,所以战士们给马打草的时候都穿着高筒毡靴。

每年,老兵退伍是最伤感的日子。他们不仅要告别战友,还要和朝夕相处的军马说再见:当老兵最后一次为心爱的军马刷毛、喂草时,这些铮铮铁汉泪流满面……

这次和洪楚舜一起退伍的老兵还有张鸿图、卜祥坤、孙凯。

马上要离开这里了,4名老兵骑着朝夕相处的军马来到格登碑下,一起巡逻,合影留念。

身背钢枪,策马飞奔,老兵们在马背上的剪影如腾云驾雾般冲向远方。他们不管以后身在何处、从事什么职业,边防军人的勇敢和血性永远也不会磨灭。(记者 燕玲)

责任编辑:马艳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