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页 > 新闻中心 > 财经动态 > 正文

电商“刷新纪录”背后的伊犁乡村之变

2019-11-20 10:13 伊犁日报  

“双11”落下帷幕。根据公开数据,阿里巴巴、京东分别以2684亿元总交易额和2044亿元下单金额创下新纪录,其余各平台也纷纷刷新纪录。数据的背后,是时代的洪流。当一项变革几乎触及身边每一个人的时候,足以证明它的影响之深远。

有人说,今年是“双11”的下沉元年——各家电商平台对消费者的拓展,开始下沉到了包括中小城市、乡镇及农村在内的市场。

“消费狂欢”之外,电商的深层拓展将给伊犁乡村带来怎样的变化?乡村产业又将面临怎样的机遇和挑战?近日,记者对此进行了采访。

“斜杠”农民与电子商务

因为有88户人家,人们称霍城县萨尔布拉克镇齐巴拉嘎西村集中安置点为“88户”。去年,88户异地搬迁的牧民住进这里,改变了过去没有自来水、没有电、交通不便的生活方式。

微信图片_20191120104028

除了焕然一新的村庄,村里最引人注目的建筑是电子商务服务点和“金手指刺绣就业工场”。11月13日,记者走进村民乌里江·别里肯家,她正和邻居忙着往香包里装薰衣草干花粒。这是霍城县清水河镇一家电商企业分给她们的订单。“双11”期间,这家电商企业涌来大量订单,香包是他们作为礼物送给客户的。“装一个1角钱,晚上看电视的工夫,我就能装500个。”乌里江·别里肯笑着说。

平常,除了装香包,乌里江·别里肯和姐妹们还会接一些手工刺绣的订单。她们成立了刺绣合作社,平常一有订单,负责人买米拉·居马拜就会通知她们,大家一起完成。而一部手机,成为她们连接外界以及相互之间的“魔法棒”。

微信图片_20191120104033

在霍城县惠远镇,村民李树国开着一家名为“域品堂”的特产专卖店,店内摆放着蜂蜜、羊肚菌、薰衣草产品等当地特产。“主要还是在线上,那是一个巨大的市场。”李树国告诉记者,他今年网店的特产销售额在70万元左右,带动周边30余户村民的特产走向全国各地。

李树国身有残疾,因为腿不好拄着一根拐杖。之前,由于不能务农,也找不到什么工作,他尝试着在网上卖一些自家的蜂蜜,每年大约能够销售一两万元。后来,政府牵线搭桥,新疆西域传奇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找到他,对他进行指导和培训。扩充品类、多元化经营、多种方式营销,李树国网上销售开始顺风顺水,销售额一路上涨。接下来,他准备通过短视频等一些方式,为土特产带来更大的销路。

“斜杠”来源于英文Slash,近年来人们多用它来指拥有多重职业和身份的人群。像李树国、乌里江·别里肯一样的村民,似乎更像是“斜杠”农民,他们收入来源逐渐多样,不再局限以往农民或者牧民的身份,通过互联网与大市场连接起来。

据州商务局统计,截至目前,州直4个国家级农村电商综合示范县64个建档立卡贫困村已建电子商务服务站点,覆盖率达68.8%,上线农产品达409种,累计带动网购7.82亿元,拉动农产品网销8.33亿元,直接和间接带动就业3971人,其中,贫困人员959人。

电商下沉带来的新变化

一直以来,开展电子商务进农村面临两大难题:农产品出村“最初一公里”和工业品下乡“最后一公里”。

11月14日,在霍城县清水河镇的该县电子商务公共服务中心,人们进进出出,一派繁忙景象。作为县域电子商务集散中心,快递件从这里分拨到各乡镇,再配送到各村。今年4月,霍城县已实现乡镇快递全覆盖,从分拨中心至乡级服务站“一日一送”的快递配送频次,3天内可将快递送至村民手中。截至10月底,该县已累计为乡镇配送快递近30万件。

2018年底,州直125个乡镇场、855个建制村已全部通公路。按照规划,到“十三五”末,州直将实现县县通高速、乡乡通油路、村村通硬化路的目标,伊宁市至八县两市可形成一个半小时经济圈。

公路、物流等条件的不断改善,让电子商务进农村成为现实。据一项统计,2018年3月当月,尼勒克县快递下行量(即抵达乡村的量)仅为2000余单,仅仅过了一年,该县下行量月均已达4万余单。

近年来,州直不断推进电子商务进农村进程。截至目前,已有特克斯县、察布査尔锡伯自治县、尼勒克县和霍城县4个国家级电子商务进农村示范县,伊宁县、伊宁市、奎屯市3个自治区级电子商务进农村示范县(市)。4个国家级农村电商综合示范县建成县级电子商务服务中心4个,乡镇及村级电子商务服务站、点达228个。

与此同时,各大电商平台均加大了拓展下沉市场的力度。他们逐渐意识到,广袤的县域市场和农村市场不可小觑。由此,进一步形成了“工业品下乡”“农产品出村”双向购销的推动力量。目前,州直在淘宝、京东、供销e家、微商城和苏宁易购等第三方平台初步搭建了特色产品销售渠道,形成了初期的电子商务网销特色产品库。

电商下沉,也带动了州直越来越多创业团队、大学生和普通老百姓实现了创业就业。

在尼勒克县,“90”后小伙李占鹏大学毕业后先后3次创业,由于经验不足,没有人指导,屡遭不顺。2019年8月,新疆西域传奇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电子商务公共服务中心举行了一场“一亩田电商下乡扶贫”讲座,李占鹏作为木斯乡电子商务公共服务站站长参加了培训。

“一亩田”是一家对接农产品批发商的B2B(Business To Business的缩写,是指企业与企业之间通过专用网络,进行数据信息的交换、传递,开展交易活动的商业模式)电商平台,1小时的培训,让李占鹏对这个平台产生了极大兴趣。李占鹏所在的木斯乡是苹果种植地,经人指导,他在“一亩田”平台上完成了注册认证,开通了店铺。在今年苹果市场行情并不好的情况下,他通过“一亩田”直播农产品,实现月销售额上万元,不仅让自家的苹果销路不愁,还带动了周边村民的苹果销售。

新商业模式下的新业态

11月15日,在霍城县服装服饰产业园,工人们正马不停蹄地打包、分装棉被,运送快递的车辆等在一旁,装好之后迅速运走。“去年‘双11’我们的订单总额在300万元左右,今年因为在搬厂房,没有接太多订单。”新疆康辉生态家纺有限公司负责人马明说,去年一年他们的销售额超过4000万元。

微信图片_20191120104024

马明告诉记者,他们生产的棉被全部在网上销售。此前,他一直从事电子商务,发现高质量棉被的需求量很大,找了家代加工的厂子,但质量难以保证。于是,他自己建起了棉被加工厂,生产规模在不断扩大,从2条生产线到4条再到12条,每年都在快速增长。

与传统企业“先有产品,再找市场”不同的是,马明是“先有市场,再有工厂”,即先有了信息的优势,再去寻求资源与加工方式。他们的原料来自南疆,设备从内地运来,产品销往全国各地。

产与销的脱节,一直是伊犁农产品“走出去”的掣肘。而在以电子商务为牵引的新商业模式下,则有望弥补这种信息差,同时,它也必将对产业带来全新的变革。

不过,新的商业模式远远没有那么简单,也还远远没有定形。而伊犁农产品精深加工不够、包装不精、品牌不响等问题,在新的商业模式下,同样难以获得较强的竞争力;而运距的长远,则注定价格优势难以走通。

另外,电商平台对人员素质要求较高。在州直一些农村,年轻人口较少,留守老人对于新事物的接受能力有限。

“比起困难,更重要的是对这种商业模式的理解。”新疆西域传奇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伊犁片区负责人陈静告诉记者,目前,他们正针对各乡村电子商务服务站点,定期开展培训,通过一部分人先学起来,培育网销企业,建立专业的电商营销团队,进而把本地特色农产品推向更广阔的市场。

近年来,州直各县市开始逐步建立网销品牌意识,霍城县培育了公共品牌“西域香都”,并授权给霍城本地生产加工的薰衣草、树上干杏、野酸梅等特色系列农产品,通过线上线下两种方式不遗余力地推广;新源县则用“那拉提大草原”为优质农特产品统一了品牌,通过“那拉提大草原”IP让更多的人认识当地的农特产品。

微信图片_20191120104036

在霍城县电子商务公共服务中心,走进O2O(Online To Offline的缩写,即在线离线/线上到线下)产品展销中心,你可以看到,从粮油、面点到各种蜂蜜、薰衣草产品,以及民族特色手工艺品等,成为本地特产的形象店。另外,这里还设有运营中心、企业孵化中心、仓储配送中心、创业培训中心和快递中心。陈静告诉记者,他们准备把这里建成集服务展示与体验、平台建设与管控、电子商务创业与孵化、物流配送及仓储等功能为一体的综合服务中心。

目前,这里已入驻“果果之家”“疆伊豪客”等13家电子商务企业和10家快递企业。“也许过不了几年,他们当中就会成长出一个让你刮目相看的‘小巨头’。”陈静说。

记者姬献峰

责任编辑:陈英鸽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