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民生 > 正文

有些付出你可能看不见

2019-12-28 10:22 伊犁日报  

雪山,荒野,边防的艰苦险恶有目共睹。然而,记者一路走来,发现边防官兵个个脸上写满幸福。这种快乐、幸福,是最令人心动的风景。

每天凌晨3点,余彩齐就会准时醒来。穿好衣服,他沿着固定的路线向营房后的马厩走去。“马无夜草不肥”,军马也是如此。2017年,入伍后的第二年,余彩齐就担任波马边防连的军马饲养员,每天半夜给军马加饲草料,已成为他的习惯。“开始得让哨兵叫我才能醒来。一个多月后,到了这个时间就醒了。但每年军马刚从哨所回到边防连,又要重新适应一段时间。”12月11日,余彩齐对记者说。

2016年9月入伍前,来自河南省新蔡县的余彩齐连马都没见过几次,一年后,因为连队的需要,他自愿报名参加了在内蒙古举办的军马骑乘培训。“参加培训前,跟着老班长,也是当时连队的军马饲养员学习了一个多月,刚开始看到马都有些害怕,不敢靠近。骑在马上又怕掉下来。班长说,‘马就是我们无言的战友,要想和马处好关系,就要跟马建立感情。’”余彩齐回忆说。

余彩齐记住了这句话,为了跟马培养感情,他一有空就和军马在一起,按时给它们喂草料,精心照顾它们。

养马是个细活、苦活、脏活。每年4月至10月,军马会放养在哨所,供战士们巡逻时骑乘,作为军马饲养员,余彩齐也会来到哨所。10月底后,他再和军马一起从哨所回到连队。“就像牧民转场一样。”余彩齐笑道。

波马边防连的军马,除了编号,还有名字:前额和尾巴为白色的叫小花,左边蹄子是白色的叫白蹄,枣红色的叫小红枣,最威风的一匹叫小龙……“小红枣的性子最烈,一般人都骑不了它。”余彩齐说。而他最喜欢的是白蹄,因为白蹄是余彩齐骑的第一匹马。

作为军马饲养员,除了日常训练外,需要额外付出许多。为什么坚持当一个边关牧马人,余彩齐沉思了一会儿说:“最大的成就感就是每天看到战友骑着军马,平安巡逻在祖国美丽的边防线上。”

战士尚玉龙的一天则从下午开始。下午五点,是他一天的开始,结束时,已是早晨7点多。尚玉龙是波马边防连的司炉工,一年中的一半时间,他都过着这样晨昏颠倒的生活。

尚玉龙于2012年入伍,因为肤色比别的战士略黑一些,他得到一个外号“老黑”。几年下来,他成了名副其实的“老黑”。尚玉龙伸出双手,褶皱里满是黑色,“用刷子都刷不掉。”用他的话说。

因为脏,休息时间少,许多战士不愿当司炉工。可2013年,入伍的第二年,尚玉龙却主动提出要当司炉工。“这个活总得有人干。”他说。

每年,连队的供暖用煤要消耗一百多吨,煤场离锅炉房有一百多米,每天工作后的第一件事,尚玉龙就是和另一名战士将当日用的煤炭用手推车从煤场拉到锅炉房。“一天要拉十六七车。”他说。

当日使用的煤炭储备好后,尚玉龙还要把前一天的炉渣掏干净。掏炉渣不仅灰尘大,而且还有危险。一次,一块还在燃烧的炉渣粘在炉排上,尚玉龙一使劲,炉渣正好掉在他的鞋子上。“幸好冬天的鞋子比较厚,没有烫伤。”尚玉龙说。

因为一个多小时就得添加一次煤炭,尚玉龙整夜都无法休息,需要一直工作到早晨七点多。“最难的是开始供暖的那段时间,因为生物钟还没有调整过来,白天根本睡不着。”

工作一天后,尚玉龙的身上满是煤灰味。“每天结束工作后的第一盆洗脸水,都是黑的。”尚玉龙说。

除了环境脏,由于半年的供暖期中每天都得烧锅炉,没有正常休息时间,这几年,他也教过不少徒弟,可没有人能坚持下来,尚玉龙一干却是6年,更难能可贵的是他主动向连队申请放弃在供暖期休假,也意味着他从未回家过过年。谈起这些,尚玉龙表示:“司炉工要有更强的责任心,因为一旦出现故障无法正常供暖,战友们就要受冻。虽然司炉工没有正常的节假日,工作十分辛苦,但只要想到战友们一回到宿舍,房间里热乎乎的,我就觉得再脏再累也值得。”

波马边防连副指导员袁珂是家中的独子,因为从小的梦想就是当兵,2009年大二时,他在家乡山东的泰山学院报名参军,来到甘肃某作战部队服役,成为一名军人。2014年,从陆军边海防学院乌鲁木齐校区毕业后,他被分配到驻伊某边防团,2017年,他来到波马边防连,离家越来越远。“每一次回家,父母的白发又多了一些。作为家中的独子,无法在父母身边孝敬他们,心中无比愧疚,可父母每次打电话,总是说,‘我们的身体很好,不用牵挂。你是边防军人,孝敬父母最好的方式,就是把祖国的边防线守好。’”袁珂说。

今年9月,袁珂刚刚当了父亲。因为妻子和孩子都在山东,他只是在孩子出生时,与家人团聚了十几天。“想孩子的时候,只能看看照片。”他说。

虽然在今后的许多日子里,他还与现在一样,无法陪伴在父母和妻儿身边,但他说自己从来没有后悔过。“穿上了这身军装,就意味着与家人聚少离多。但每次走在边防线上,想到自己的付出,可以让更多家庭团聚,自己的这点苦又算什么。”(记者 卢钟 通讯员 王国梁)

责任编辑:姜燕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