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页 > 文艺 > 本土原创 > 正文

明信片里的记忆

2020-01-08 10:55 伊犁日报  

又逢元旦、春节时段,很想说说与我相伴数十年的贺年明信片。

可以说,明信片也是时代的产物。那是在互联网没有蓬勃兴起,手机、QQ、微信等科技信息设备平台没有普及开来的年代,明信片悄无声息地登场,一时间便成了传递新年祝福最好、最重要的方式和媒介物。

大约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明信片出现并开始流行。它最初的模样很是朴素自然,由32开、16开大小不一的风景卡片与配套规格的薄纸信封组成,卡片的背面图案要么是长城、黄山等全国知名的山水美景,要么是世界上的文明古迹,正面左半边空白页是写祝福语的地方,右半边页面写通联地址。因为是带着美好的祝福,所以装贺卡的信封色彩十分喜庆,有红、蓝、粉、绿、白、黄等多种颜色可以选择。邮局根据明信片大小尺寸让寄卡人购买粘贴不同价值的邮票,然后寄往天南海北。

上世纪90年代,随着社会的发展,邮政部门别出心裁推出了贺年有奖明信片。这样的明信片彰显人性化、设计精美、邮票一体不说,还能让人们在收到祝福的同时拥有获奖机会。有奖明信片有两种规格,比32开略小一些的单张贺年明信片没有信封,可以直接写祝福语写地址,没有私密性可言,内容信息完全公开于众,这样的明信片大都寄给同学、朋友、家人,一张价格(含邮资)最初为1.2元。另一种相对要华丽贵重一些,比32开纸大一些,且有质地较好的信封,私密性强,内容写得也多一些,价格一张最初是5.5元,这种大气上档次的明信片往往是写给长辈、老师、领导、情侣的。

从明信片一出现,我就特别钟爱用它表达祝福,这不只是因为我的性格内向,更重要的是,我觉得明信片庄重有仪式感,明信片上的祝福文字也更能让人细细品味。所以,每年的元旦、春节期间,我都会用心写上一些明信片,寄往故乡、寄到同城,寄给与我心灵相通、感情相融、让我感恩与敬重的人。

明信片刚走进市场的年代,我还是一个学生,没有社交圈子,我的整个世界就是所在的校园。那时候,每年元旦、春节前,我都用平时节省下来的零用钱买上三五个简易的明信片,要么写给同桌、最好的同学,要么写给我最喜欢的老师。同学间的祝福更多的是情谊的珍惜与学业有成的期盼,给老师的祝福更多的是健康吉祥与桃李满天下。那时,明信片虽然简单,但卡片上那些稚嫩的祝福文字里,飞扬着青春的梦想与对未来的美好期许,表达的形式有诗词、排比句或汉英两种文字。有时,在信封上还要作画写字。

后来,当兵、上军校,参加工作,辗转都市边城,走过天山南北,无论身在哪里,每逢新年临近,我都会认真清点一下内心深处有所交集的人,满怀喜悦地买上大小不同的明信片,因人而异写下不同的祝福语。在我看来,明信片既是一封书信,也是一份新年的祝福,是人与人最交心最真诚的情感交往。当然,明信片在有些人眼里或许只是一种祝福的礼节性表达,往往这些人的圈子很多、人脉也很广,要寄发的贺年明信片有一两百张,于是就用电脑打印,快速省事又显得工整。但对于电脑打印的明信片,我始终不敢苟同,觉得再多也要自己亲手写,这对收信人来说意义绝对不同,因为你一笔一画写出的字哪怕不是那么潇洒漂亮,但字里行间却一定氤氲着真情厚意,在“见字如面”的意境中能够让对方感受到情意的温度与感情的厚度。所以,30多年来,不论每年的明信片有多少,我都会坚持用心斟酌、认真手写,哪怕花三五天的时日,也绝不用电脑打印替代。

同样这些年,我收到的明信片也不少。有些明信片在我的眼中显得特别珍贵,可能是知遇之恩的唯一一张,可能是某个人生阶段最有价值和意义的鞭策,也可能是某个人的文笔太过优美……这样有纪念意义的明信片给我的印记往往深刻而长久。

如今,时代的发展改变了人们生活的方式。手机短信、微信、QQ以快捷高效的优势成为发送新年祝福的主流,但我依然对明信片情有独钟、爱不释手,因为传统的明信片传递的祝福有它的独特优势,亲切度、纪念感是网媒所不能比拟的。

我不放弃使用网络的先进科技平台,但也会坚持用明信片祝福我身边与远方值得我祝福的人。

张云华

责任编辑:陈英鸽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