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页 > 文艺 > 本土原创 > 正文

清欢

2020-01-16 10:56 伊犁日报  

茶滋味

茉莉花的香是漂在水上的,暗香浮动。茉莉花茶,早些年喝过。鼻尖一缕,淡淡的,清香。

玫瑰花的香不同,是沉在水下,凝在时间深处的。一碰就入肺腑,一丝丝地甜,蜜香。是饮了岁月之后才有的。有质感。有重量。

滚开水下去,茶沉下去,玫瑰浮上来,花苞微开,倘若放在大点的容器里,还能半开。欢愉时饮则罢了,若有烦闷,饮之如遇阳光。

心香一瓣,似光影流转。

《纲目拾遗》也记载玫瑰“和血,行血,理气。治”。

去年在和田待得久,友人知我,赠几罐和田玫瑰。饮过,才知道,原来从前喝的都不是“玫瑰”。和田的玫瑰经了风沙加持,更得了阳光的厚爱,香得淳厚、端庄。

一段时间,越饮越爱。

去年春节后,收到友人从梵净山寄来的明前茶。她说,是在朋友茶园一颗颗手工做的。层层揭开,包茶的纸犹有温度,舍不得扔,用来涂鸦。

根根青碧,卷得细细的毛尖。女孩子只有含着心事才有耐心做这样的事,从前我做过。现在却没有这份心性了。她有的原不止念想。

把茶放在玻璃壶里,汤水青碧,浮浮袅袅。一根根叶芽竖起,青青幽幽,青青悠悠,像一段心事。

滚滚地喝一口,茶汤滚热,触摸到体温,指间的私语,时间的旧意,一时竟生出像梵净山缭绕的云一样的思绪,荡荡幽幽,荡荡悠悠地,远了。

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这茶我喝了一个夏天。

书有言

读到好文如遇君子,云胡不喜?

书是有味道的,在别人的文字里找到自己。

文字是有脾性的,遇到契合的,好像彼此认识了很久,那些话原是我想说的,怎地被他说了出来?恰合心意。怔忡有,发呆有,不置可否亦有。

读着就放不下,夜,竟深了。相见恨晚?

一切都刚刚好。

这些年遇上一些人,一些事。相会过,一别天涯。路过的人,慢慢地消失,先是在微信,后是在生活。终是不再见了。

中年后才明白,有些人就等在路上。

你来,大漠在,绿洲在,我在。

文字如同气息,徐徐缓缓。轻拢慢捻抹复挑。读完心里竟跳出这样的句子,忍了又忍,终是没忍住,复告知。

“这个句子好特别。”

“嗯,我也竟觉奇怪。”原是音乐的节奏,可跳将出来竟是气息、古韵。体量庞大,如饮甘露,有弥甘,像一壶老茶,愈品愈有味道。这味道是被岁月浸过的,在浩瀚的书海中焠金取火。文字原是有呼吸的,就像坐在你面前的那个人,谦谦的、温润的、徐徐缓缓的。内敛、老辣,也不失活泼、情趣。

读得晚了,终是会过。幸会也。现在想来幸会一词是有说道的。

有的人存在,是为唤醒,原来这些年自己要找寻的就是这个。

文如其人。像温润的玉,谦和,体恤。

“倘或能潜回过去,会不会去找鲁迅呢?还是不会吧。读他的书,在字里行间寻找文学上的亲近,这样就很好。”

晚间在路灯下拾得一枚银杏叶,黄色已褪,泛白,显出老相来,做书签却是不错的。

在秋天的尾巴,赶上叶的斑斓,还恋在秋日的光景里。

你去,天鹅从城市的上空飞过。

至家,发来照片。温和地笑,浅浅的。

“秋阳正好。”回完信息,才反应过来,是日立冬。

呆。莞尔。

大漠在,绿洲在,友人在也不在?

兰花香

夜里茶喝得有点多,起夜。想起些旧事,与茶有关。

2017年冬月在泉州,那是一生中少有明丽的日子。北方是严冬,这里却阳光和暖,绿树如荫,像是又回到秋天。即使这样,也停不住时间的脚步。

鲁院四个月同窗的日子要尽了。同学之间彼此都格外惜时。都希望时间能够结冰,就冻在那里,而我们就可以长久地将这种日子过下去。不染俗事,不事炊烟。

泉州的冬天一派苍翠森然,四处繁花似锦。刺桐花开得全无机心,一朵一朵在枝头跃然夺目。三角梅开得一树一树像热情的盛夏女郎。刚从肃清的北京过来,猛然间还有些恍惚。

抬眼,一窗云落,恰恰欢喜。

多数时候,茶喝得是味道。是气氛。独饮,品的是心情,是滋味。三五人小聚饮的是氛围,是喧腾,至于茶的味道,倒在其次了。

时间是最好的炼金师。

有些情谊是在世事的涤荡和汰洗中筛选出来的。像老茶,之前精心采摘,炒制,发酵,然后等待时间沉淀。饮时又要用90度的滚水冲泡,一泡又一泡,得到宜人的口感和味道。世间但凡好东西必是经过时间打制,积淀包浆,方才显出质感、分量。

一日从鼓浪屿回来,路过一家茶叶店,老板娘热情招呼我们进去喝茶。到底走累了。其间相谈甚欢。遂拿出最好的铁观音、兰花香,给我们冲泡。边泡茶,老板娘边介绍她的茶叶。朋友与之谈得兴致勃勃,我坐在边上喝茶,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

“好茶要闻杯盖的气味、茶渣、杯底的气味,都有香味,茶好不好,喉韵很重要。”说了一箩筐,我记住的只有三个字——兰花香。兰花香是铁观音中的极品,汤色青青翠翠,叶如新芽,端正、匀整。持久、清香,唇齿间香味幽幽长长,喉舌间回甜,悠悠长长。如同君子的味道。

老板娘声音温婉,眉眼间溢满笑意。笑谈间,沏了一壶又一壶茶。一拨又一拨人来,人去。老板娘不为所动,一样地招呼。“喝嘛,多坐会儿,不买不要紧的。”南方人真是会做生意。如此几番,越聊话越多,到底是买了茶叶回去。老板娘讲:“不要紧的,我店里可以打包寄回去的。”周到,妥帖。生意不好都不行。

慢声细语,如流水款款。来日方长。

这一年最重要的收获是去鲁院。遇见益友。遇见兰花香。

兰花是花中君子,她亦是。

指缝很宽,时间很瘦,倏忽间已是两年光景。(胡岚)

责任编辑:张东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