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页 > 文艺 > 本土原创 > 正文

树 莓

2020-09-17 12:03 伊犁日报  

几乎每一个在草原上长大的孩子心里都会有一个甜蜜的梦,每到8月,山上的树莓熟了,孩子们的梦也熟了。若说8月最快乐的事,莫过于抓起一把红彤彤的树莓塞在嘴里了吧。

当然,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万事有甜必有苦,若想获得那份沁人的甜,就要受得住那常人难以忍受的苦。记得之前有位朋友看了我的这篇文章说,形容有点夸张。她问我:每年8月都会有很多妇女去摘树莓,难道她们都不是常人吗?我非常坚定地说:“是的!”在我心目中她们真的不是常人,因为她们所面临的艰苦环境不是常人所能忍受的。

树莓不同于草莓,树莓很高傲,不允许人们那么轻易地得到,于是就选择在陡峭的山崖上、偏僻的山坡上扎根,让那些胆小、懦弱的人可望而不可及。若想摘到树莓,就要跋过山、涉过水、绕过蜿蜒坎坷的山路,甚至到那连牲畜都不敢去的深谷,一步步爬上野草没过腰际的山坡上去。若此时你弯腰去捡个东西,定会被那疯长的野草淹没,看不见人影。这种地方会有许多野生动物出没,尤其是野猪。记得有一年我们的邻居阿姨不听劝告独自一人去摘树莓,结果迷路了,走着走着就看到山下沼泽潭有一群野猪在休息。她吓坏了,转身就跑,幸好没有惊动那群野猪。后来她遇到了一个寻羊的牧民大哥,在他的帮助下才回到家。

树莓的第二个特点就是有刺。树莓枝上全是密密麻麻的刺,每次母亲摘树莓回来,手腕和手掌上全是大大小小的伤痕,让人心疼不已。有好几次我和弟弟都劝母亲别去了,可她不听,总是说我们住在草原,等到秋天回去的时候,若不带点草原的东西给亲戚朋友,会让人笑话的,“指不定人家还会在背后说我懒呢。更何况,我不去摘树莓,你们两个小吃货冬天吃什么啊?”母亲微笑着说。

树莓的第三个特点就是容易招蛇。记得刚上初中那会儿,我陪母亲去摘树莓,原以为自己从小在草原上长大,走山路这种小事根本难不倒我。然而,刚走到一半就累得气喘吁吁。经过三四次的短暂休息之后,我们终于来到一座陡峭的山坡前。望着那座山,我不免有点后悔跟母亲出来了。所幸的是,这一年树莓长得非常好,鲜红的果实把纤细的树枝压弯了。我兴奋地摘着,时不时往嘴里送上几颗,看着桶里的树莓越来越多,心里甜滋滋的,觉得来这一趟值了。这时,我突然听见从旁边的草丛中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然后一条一米多长、如擀面杖般粗、浑身黑溜溜的大蛇从我们面前经过。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好心情顿时烟消云散。我拉起母亲的手嚷嚷着要回去,可母亲却风轻云淡地说,没什么,习惯就好了。望着母亲淡定从容的神情,我心中泛起异样的波澜,分不清是敬佩还是心疼。从那以后,我便知道为什么每次母亲去摘树莓都会穿上厚厚的毛衣和硌得人脚疼的雨鞋,因为那样可以有效防止蛇虫叮咬。想象一下,烈日炎炎的夏日,穿着那么厚的毛衣、走过那么坎坷的路、爬过那么高的山,只是为了让家人吃上那酸酸甜甜的树莓酱,这能是常人吗?

从我记事起至今,每年8月都会看到村里一拨又一拨结伴而行的妇女说笑着往山谷里走,但是在我和母亲一起摘过树莓,意识到摘树莓的艰苦和危险后,在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每当母亲要去摘树莓时,我的心里都是不忍、不安又无奈。

小时候母亲去摘树莓,过了中午,我就坐在门前的大石头上,往山谷的方向望呀望,怀着激动的心情期待母亲归来。长大后,母亲去摘树莓,我就做好饭、煮好茶,照常坐在那块大石头上盼望母亲归来,只不过不像从前那样激动,反而多了一份忐忑,我真的害怕,害怕母亲会遇到意外,幸运的是母亲每次都能平安归来。

我吃着母亲做的树莓酱,感觉比小时候的还要甜。望着母亲满是伤痕的双手,和那被毒辣的阳光晒得通红的脸庞,我觉得手里捧着的树莓酱是这世间最美味的东西……后来我也吃过不少在市场上买的树莓酱,但总觉得味道不够醇正,好像少了什么。到底少了什么呢?现在我终于知道,它少了山野的味道,少了母亲洒下的汗水。

阿尼拉·奴尔江(尼勒克)

责任编辑:陈英鸽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