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页 > 文艺 > 本土原创 > 正文

赏心悦事谁家院

2020-09-17 12:03 伊犁日报  

顺着伊宁市喀赞其民俗旅游区往下,沿伊犁街走入老城区狭长的街道,两旁有许多美丽的庭院。

初夏的阳光里,路边杨柳轻轻地在微风中舒展枝条,树荫中掩映着明黄色如金粉漆就的院门,刺玫遮住了半面墙,五颜六色地在院门前开得正艳,戴着小花帽的维吾尔族老人会热情地邀请路上的行人进门喝一碗清茶。

院门半开,一眼就能瞄到里面天蓝色的檐柱,刚刚洒过水的庭院,葡萄叶映照着斑驳的绿影,小黄狗趴在水泥地上无聊地吐着舌头,屋檐下褪色的木头述说着陈年往事。

门外用木板搭就的简单长凳,休憩的人们在树荫下闲谈,穿花裙子的维吾尔族小姑娘如蝴蝶般穿梭,一种属于乡间的宁静气息在行人和车轮间流淌。

如今的我们,每天朝九晚五穿梭于城市高楼间,有时看见别人家的院墙里伸出一片爬山虎、探出一串玉兰花,总会勾起心中的向往:何时我也能有一个小院?

说到院子,难免想起一些人物,以及他们的院子。

北京有名的院子,该是西花厅吧。《西花厅的海棠花又开了》中写道:“解放初期你偶然看到这个海棠花盛开的院落,你就爱上了海棠花,也就爱上了这个院落,选定这个院落,到这个盛开着海棠花的院落来居住。”周总理在西花厅住了整整26年。1988年4月,海棠花又盛开,84岁高龄的邓大姐睹物思人,口述整理成文,情真意切,读后由衷产生对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无限敬仰之情。

鲁迅《野草》集中的《秋夜》里有一句:“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这上面的夜的天空,奇怪而高,我生平没有见过这样奇怪而高的天空……”在那个清冷如水而寂静的夜晚,鲁迅因为心中苦闷,望向院子,试图寻找舒缓情绪的景致,遗憾的是只有两株枣树,并无惊喜。今天我再读到这些文字,体味到其中的萧索之意。

巴金在《寂静的园子》里写道:“现在园子里非常静,阳光照在松枝和盆中的花树上,给那些绿叶涂上金黄色。两只松鼠正从瓦上溜下来,这两只小生物在松枝上互相追逐取乐。”这段描写总让我联想起《昆虫记》。法布尔于1879年购得荒石园,并在此一直居住到逝世。他在园中观察研究、整理笔记,完成《昆虫记》后九卷。当然,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做事业,没基地不行,要不,咱们也先买块地?

张恨水的院子,有洁白清香的槐花落了一地。若有人来,他马上停笔招呼:“往旁边走,别踩着花。”景致虽好,但身处其中不能自由行动,殊为可恨,哪有我们伊犁这里的人好客。若遇着我,便只在门外看看,就不进去了。

梁思成有言:“对于中国人来说,有了一个自己的院落,精神才算真正有了着落。”于是在伊宁市,一楼带花园的房子总是卖得很快,大家在最多十几平方米的小花园里费尽了心思,上面搭葡萄架,下面种菜,周边点缀鲜花。若遇小区绿化给力,便是闲时听松风,花开一院香,聊作庭院之慰。

而城里真正住院子的人家则大气多了,门前往往是满架的蔷薇、三角梅、绣线菊四季不败,牡丹、芍药锦簇如云,院子里葡萄树是标配,还要做上架子,把一盆盆的鲜花层层摆满。伊宁,以前的名字叫“花城”呢。

林语堂曾说人生之二十四件快事,其中一项便是:“宅中有园,园中有屋,屋中有院,院中有树,树上见天,天中有月,不亦快哉!”受中华文化熏陶的书生,多半想有这样的院子:晨起读书听风,闻一抹茶香;明月来相照,听一曲悠扬;晴时,看花木扶疏,竹弄绿影;雨落,听雨打芭蕉,苔痕阶绿。两年前,我偶到江南,买票参观留园,当日细雨纷纷,流连亭台楼榭之间,如梦如幻,只可惜每推开一扇门,里面总是卖纪念品的柜台。此后再读《红楼梦》,对大观园的想象就具体多了。但这种园子,只能是书生的妄想罢了。

而我见过的最接地气的院子应该是在村子里。这些年,我们单位在国家级贫困村套乌拉斯台村做庭院致富工程,为贫困户挨家挨户送菜苗、鸡苗、扶贫羊、扶贫牛。以前院子里只有牛羊啃的杂草,现在变成了一畦畦的西红柿、土豆、青菜。院中种满瓜果,繁花爬满院墙,有鸡有鸭,还养只黄狗,以前一日三餐奶茶就馕的牧民们也学会了做腌菜和西红柿炒鸡蛋,生活水平快速提高。

前些日子,与同事一起到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开展“民族团结一家亲”活动,期间随意走进县城的一个农家小院,主人居然是同事的战友。他乡遇故知,大家高兴得不得了,畅谈当年军旅生涯。主人还谈到自己退役之后如何自力更生,利用小院开农家乐的事。现在正准备重新开张,生意逐步恢复,他对未来的生活充满希望。主人一边说,一边端来香喷喷的锡伯大饼,临走时,还给我们送了自己院里种的春韭。回望这个普普通通的小院,想着只要双脚踩在泥里,便有无尽的勇气,这便是我们民族、我们国家能历经风雨而不衰的原因吧。

如今走在伊宁市的大街小巷,美丽的院子越来越多,以前有喀赞其,现在有六星街,行走其中,感受到浓浓的民族风情和各族群众的团结友爱,更感受到这个边疆城市越来越美好的明天。

而我,也在努力成为一个有院子的人,也许是在现实中,也许是在心中,用来盛放我的闲情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乔炎(伊宁)

责任编辑:陈英鸽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