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页 > 文艺 > 本土原创 > 正文

不该忘却的记忆 ——读《天边——寻访1959年溧阳进疆支边青年》一书有感

2020-10-29 11:36 伊犁日报  

郭文涟(伊宁)

1959年,来自江苏溧阳的800多名热血青年响应国家号召,离开家乡,远赴万里之遥的“天边”——新疆,开始了艰苦奋斗的支边岁月。2013年,作家沈佳宾和摄影家邓超根据溧阳市政协的部署和组织,历时6年,数次来疆探访,主要记录了在伊犁州尼勒克县种蜂场和乌鲁木齐市油运司的溧阳人的经历,真实再现了他们支援边疆的初心和建设边疆的艰辛历程。

最近,我阅读了这本红旗出版社出版的《天边》一书,甚为激动,写下了以下文字,与大家共勉。

我认为想获得一本好书是非常不容易的。为什么这样说呢?回答这个问题很简单,因为我眼中的好书是能够反映社会现实,帮助我进一步认识生活、感知生活,从而对生活流淌的脉络能有一个历史性的真实把握,更确切一点说,是让我看到我们上一代人或今天的这一代人,是怎样在时代的洪流中搏击前行的书。我生活在边疆,出于对伊犁历史的关注和研究,我发现书写那一代垦荒者的书籍不多,即使有一些,我也总觉得不够深入,而且有些还有刻意编造的痕迹,故而很少看这一类的小说或报告文学。

但是,这一次却是个例外。我在微信朋友圈里偶然发现了一则介绍一部书名为《天边》的书讯,起初还以为是蒙古族歌手布仁巴雅尔唱的那首关于爱情的优美歌曲,点开一看,才发现是写新疆的书,而且书中的第一部分就是写伊犁的。天山深处、喀什河畔、唐布拉草原、种蜂场,垦荒、地窝子、炼焦煤……一个个熟悉的词汇牵出我记忆深处的一串串往事,如同悠扬的牧歌一般,在眼前浮现回荡。书中收集了不少我非常喜爱的黑白老照片,那艰苦岁月里亲切的笑容、朴素的衣裳、低矮厚实的土墙以及广阔的原野、巍巍的群山,还有那解放牌卡车、自行车、平板车、铁锨、抬把子等等,布满了我脑海网状般的记忆,曾经熟悉的那些叔叔阿姨们的形象,一个个矗立在眼前,他们拉着家常,说笑着,或肩上搭块毛巾,或扛着铁锹,或推着平板车,或挑着扁担,一群群走在荒凉的土地上,湛蓝的天空和洁白的云彩在他们头顶,路两边茂密的亚麻微微摇曳,有风从喀什河上吹来……

书上说“新疆有个溧阳村”。溧阳在什么地方?哦,原来是江苏省的一个城市,闻名遐迩的天目湖就在那里。那年6月我抵达的那一刻,即刻就被天目湖的湖水所吸引,晶莹、浩渺,水波连天,我心醉神迷,归来仍念念不忘,遂写了散文《天目湖的雨》,后来刊发在《伊犁晚报》的副刊和《国家湿地》杂志上。

怎么,那个地方的人有在伊犁生活而且还聚集成为一个村?以前怎么没有听说过?在巩乃斯河畔,在伊犁钢铁厂,我熟悉许多当年来支边的职工和职工家属,现在稍上一点年纪的,大多是江苏金坛人,还有徐州的,无锡常州的,苏州的也有,唯独没有听说有溧阳的。溧阳在江苏南面,靠近浙江,那年我浏览了溧阳山水,仿佛是掩映在一片葱茏的园林中的城市。溧阳,天目山怀抱中的一座小城,怎么会有那么多的人聚集在伊犁呢?这个村在哪里呢?

在喀什河上游的种蜂场。

喀什河?多美的名字啊,仿佛一处世外桃源锁在天山深处,与百里画廊唐布拉草原衔接。

种蜂场?距离尼勒克县80多公里,那时候没有车,没有路,夏天坐牛车、冬天坐马拉爬犁,要一整天时间才能到达。到了县城不是灰头土脸,就是冻得跟丢了魂似的,眉毛与厚厚的棉帽子上全是冰霜。但就是这样一个地方,在那个年代,却聚集了数千人马。唐布拉草原花朵如云,是天然养蜂的场所,那一片黑黝黝的土地,就是溧阳支边青年一锄头一锄头开垦出来的。

焦炭厂?在种蜂场的山那边。在巩乃斯河畔的则克台镇,1958年就建起了伊犁州有史以来第一座钢铁厂,炼铁用的铁矿石是从阿布热勒山上拉运下来的,那焦炭,就是他们从山里挖出的煤炼成了焦炭之后,用卡车拉运到则克台的。

看完这则书讯,我傻眼了,为自己的孤陋寡闻,为自己的浅薄与无知。记得当年在党史部门撰写《伊犁州党史大事记》的时候,我接触过许多原始资料,知道在那个困难的年月,伊犁有许多内地支边青年在此垦荒创业,他们在伊犁河谷扎根,常常是在偏远的荒无人烟地带,一把铁锹、几辆平板车,你吆我喝地在苍茫辽远的土地上,开始了艰辛漫长的垦荒岁月。

然而在这漫长的岁月里,他们究竟是怎样生活与创业,并走过了这一岁一枯荣的生命历程的呢?老实说,对这一切我始终是知之甚少。我想,可能大多数人和我一样,以为这是很自然的事,我们这一代人的父亲母亲,哪一个不是这样走过来的呢?我们认为平常,渐渐就麻木了,渐渐就忘却了,忘却了那一代人的火热青春和汗水,忘却了他们为共和国成立作出的贡献……

但共和国不是抽象的,她是具体的,是可以触摸到的,她是由一片片土地和一群群人组成的。

这本书是溧阳市献给共和国成立70周年的一份礼物,可这一段被文字与影像所书写的支边史,其意义岂止限于溧阳,这分明是那一时代、那一群体中所有支边新疆的奉献者的缩影。这样的书籍是异常珍贵的,它定会以一种别样的姿态成为历史的见证而流传下去。读这样的书籍,才会知道共和国70年是怎样走过来的,哪怕是一个小小村庄,它也能折射出共和国辉煌灿烂的背后艰苦奋斗的故事。

编辑:马艳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