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页 > 文艺 > 本土原创 > 正文

芨芨草流淌的欢歌

2020-12-17 11:31 伊犁日报  

走进肉孜·孜亚乌冬家院子时,肉孜·孜亚乌冬正在扎扫把。

半亩见方的院子一大半堆着芨芨草和扎好的扫把,炙热的阳光把白色的芨芨草照得透亮。肉孜·孜亚乌冬戴着手套、墨镜和口罩,全副武装地站在一台捆绑扫把的小型机器前。只见他抓起一捆长长的芨芨草,放在一个固定于桌面的耙子上,撸去细枝毛节,一端对齐,剪刀将其剪平后,放到机器上收紧,用铁丝捆扎,一系列动作干净利索,充满高低起伏的韵律美。最后,肉孜·孜亚乌冬把扎好的扫把用手捋一捋,上下左右打量,再细细修整一遍,直到满意,才放进摞得很高的扫把大军中,整个过程两分半钟。

一把扎好的扫把批发价8元钱,肉孜·孜亚乌冬每天扎200多把,去掉2元成本,每天收益1000多元,难怪他家在短短两年时间奔了小康。

肉孜·孜亚乌冬是焉耆县七个星镇霍拉山村人,生在霍拉山,长在霍拉山,从小到大没离开过霍拉山,习惯了“抬头望见山,出门戈壁滩,风刮石头跑,路像烂绳草”的恶劣环境,霍拉山就是他的全部世界,每天的生活内容都在这片逼仄的土地上展开,早晨馕泡茶水,中午茶水泡馕,一年到头赶着羊群放牧,一日三餐能吃饱肚子已经满足了,偶尔吃上一顿肉就称得上是幸福,他的父母以及父母的父母都是这样过来的,身在苦中反而不觉其苦,肉孜·孜亚乌冬回忆起过去的日子直摇头。再看现如今,不仅自来水、暖气、卫生间、煤气灶、洗衣机、冰箱、电视、电脑和壁挂炉全都有,庭院焕然一新,有树有花有葡萄,还买了轿车,出去一脚油门想去哪儿就去哪儿,这才叫生活,过去只是活着。过上好日子了才觉得那时真苦,谁也不愿再回到从前。今昔对比,肉孜·孜亚乌冬的感触很深。

霍拉山村隶属焉耆县七个星镇,距离七个星镇40公里。霍拉山是古丝绸路上的重要通道,有了现代公路后,村庄陷入寂寞,曾经商贾兵马流星一般往来穿梭的古驿道唯剩西风吹荒草,山村缚于历史的茧壳无法自拔,一梦多年。2011年确定为自治区级贫困村时,极少离开村庄、不会国家通用语言的村民竟不懂贫困的概念。经几批驻村工作队的不懈努力,修通了柏油路,使从前到镇上来回一两天的路程缩短为不到一小时;拉上的电网结束了点煤油灯的历史;接通了自来水,村民再也不用去几公里外的河沟里拉水;政府补助把从前的土坯房推倒,盖起了和城里楼房一样漂亮的房屋。除陋习、树新风,建设美丽乡村,现代文明之风渐渐唤醒了村民,他们追求美好生活的愿望日益高涨。但是,霍拉山村除了山就是戈壁滩,仅靠此地薄弱的畜牧业和农业,单一的生产条件很难打破贫困落后的枷锁,必须谋求长久的可持续发展。

霍拉山,蒙古语“水草丰茂的地方”。这里的戈壁滩上生长着茂密的芨芨草。芨芨草又称“白草”,因其到秋冬时节茎叶枯干呈纯白色,于旷野中白得亮眼,故得名。唐代边塞诗人岑参名诗《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开头两句“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写的就是芨芨草的壮美奇观。这是一种在新疆较湿润的荒野处最为常见的多年生禾本科植物,依靠深入地下的根茎繁衍生长,生命力极强。霍拉山村随处可见芨芨草,每至春夏,四野碧绿的芨芨草竞相发蘖拔节,一簇一簇挺拔茁壮。芨芨草可长达两米,秆茎实心,是扎长扫把的好材料,也可用来编筐,结实耐用。

从前交通不便,村里只有少数人去割草,然后用毛驴车拉到七个星镇上去卖,荒野上的芨芨草春去秋来兀自零落。2017年1月,接任霍拉山村第一书记的刘豫看到漫山遍野茂盛的芨芨草,不禁惊叹:到哪里去找这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资源,捧着金饭碗出门要饭,不应该啊!

经过几番筹划,刘书记动员从前以卖草为生的肉孜·孜亚乌冬几个人成立芨芨草扫把合作社。刘书记给他们算了一笔账:卖草,每公斤1元左右,辛苦一个冬天最多卖出三四十吨,才四五万元。扎扫把,按每把8元钱批发,一年至少挣十几万。

肉孜·孜亚乌冬来了精神,但转念一想,扫把扎好了卖给谁呀?

“销售你不用担心,我负责,你只管召集人合股,买机器,扎扫把。”

“好,我们一言为定。”

2017年底,迎着一场瑞雪,扫把合作社正式成立,入股5人,十几位村民参与其中。合作社成立了,扎扫把的机器也买回来了,扫把一把一把做出来,家家院子里堆得像小山一样高。“得黄金百斤,不如得季布一诺”,刘书记知道自己的承诺绝不仅仅是承诺,“信则立,不信则废”,这一诺关乎今后霍拉山村一系列工作的落实,关乎村民对党组织的信心和信任,关乎凝聚力乃至人心向背的问题,岂可轻视?他抱着只可胜、不能败的决心,组织工作队扛起芨芨草扫把就出发了。先去了县上的自由市场,挨家挨户询问批发小商品的商户要不要扫把。“不要,不要,不要。”出战不利,刘豫想了想,转移阵地。后备箱装上扫把,他驾车到近百公里的库尔勒市,去各个批发市场一家一家苦口婆心推销。记不得跑了多少家多少趟,嘴皮子磨掉几层,几家商户看到这个个儿不高、又黑又瘦的年轻人一天到晚泡在市场,水都顾不上喝,实在于心不忍,答应接受少量扫把代销。铅一样重的天空终于透出了亮光,刘豫欣喜万分,他相信,只要有人买,这么好的扫把保管会有回头客。果然不出所料,没多久,合作社的扫把以质量和信誉赢得了市场。之后,刘豫又多次去找城建局,请求他们在霍拉山村脱贫致富的路上助把力,城建局的领导被他的精神打动,答应购买霍拉山村的扫把用于本市的环卫工作。

村民苦苦等待的一年,也是刘豫和工作队四处奔波的一年,刘书记什么也没说,却用行动赢得了人心。

2019年,当一车一车的扫把运出霍拉山村,合作社的村民喜笑颜开,他们相信共产党在那个年代能带领人民得解放,现在当然也能带领人民战胜贫困奔小康。跟着共产党,前方就是金光大道。

今年,新疆的疫情防控趋于稳定,购买扫把的订单纷至沓来,早早就预订出了2万把。

第一批卖出去的扫把资金回笼。合作社的村民聚在村委会分红,每个人手里捏着崭新的票子,笑逐颜开,男男女女凑在一起憧憬着未来。“我打算买手扶拖拉机。”“村里三分之一的人家都有了汽车,我也想买一辆。”“先把咱家院子的地重新修整一下。”“我要做条漂亮裙子。”“还是给孩子多买书,知识改变命运。”

……

聊天声像咕嘟咕嘟煮开的火锅那样热气腾腾。“别聊了,都回家去扎扫把。”合作社社长肉孜·孜亚乌冬走过来,一句话提醒了大家。

村里又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机器“嗡嗡”声,这是芨芨草流淌的欢歌,美妙、悦耳、动听。

李佩红(库尔勒)

编辑:法雅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