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页 > 文艺 > 本土原创 > 正文

涌泉之声更多情

2021-01-14 11:36 伊犁日报  

2020年是不平凡的一年,也是让人感动的一年。我的爱党爱国之心、崇拜英雄之情尤其强烈,为我们有这样伟大的、光荣的、正确的党感到骄傲和自豪,也为自己是千千万万中国共产党员中的一分子感到光荣和幸福。

这一年我再次被单位评为优秀共产党员,还授予我“民族团结好榜样”荣誉称号。前几天单位领导亲临我家慰问,还祝贺我被评为伊犁哈萨克自治州离退休干部先进个人。这是我自2003年退休以来获得的最高奖项,激动之情无以言表。我扪心自问:退休后你干了哪些对党对人民有益的事?思前想后,近几年碌碌无为,如果说干了点什么,那就是从没有缺席党支部活动,拍摄并制作了美篇、彩视,在“伊犁老故事”等微信公众号发表了一些亲身经历的民族团结故事。区区小事,党和人民却给了我如此殊荣,实感惭愧。

拍照制作彩视是我晚年生活的兴趣爱好,3年来拍摄制作了美篇、彩视超过1000集,仅彩视就有700余集,点击量超过490万。我把伊犁的风土人情、秀丽山水、民族歌舞、各族人民和谐共处的生活以照片、视频的方式推介,让世人了解伊犁、爱上伊犁。

我把亲身经历的事写出来发表,初心是感恩,感恩党给了我思想和灵魂,感恩各族父老乡亲对我的爱护和信任。

我1961年从湖南衡阳休学到伊宁市红星公社四大队一小队(现汉宾乡发展村)落户当农民,1982年被推选为公社管理委员会副主任,务农21年,然后成为一名公务员。退休后回望来时路,在泥泞中艰难跋涉过,在坎坷中坚强奋斗过,有过迷茫,有过悲伤,但党始终像明灯一样指引我前行,各族父老乡亲帮扶着我,迈过人生的一个又一个坎。

我一生见过很多党支部书记,他们代表党的形象,老百姓对共产党最直接最具体的认识,往往就是从基层的党支部书记开始。张凤辉是我到四大队认识的第一任党支部书记,我们同吃同住一个月,他是我走向社会的第一个引路人,他的人品影响我一生。

我也感恩家乡江东村的第一任党支部书记曾景秋。1965年春节,我因家庭出身原因,又是自流入疆人员,被遣返回原籍,曾支书让我在他家住了一个月。他没有多少文化,却把党的政策说得很透彻,使我有机会第二次到伊犁,才有了后来的人生。

我当农民时见过市委书记白云海。1964年初他在大队蹲点,没有秘书没带翻译也没有车,就住在没有食堂没有电的大队部,和农民一起生活、劳动。1977年,作为“农民水利技术员”的我异想天开地想把巴依沟、后滩的泉水引到四大队浇地,“初生牛犊不怕虎”,一大早,我在市委书记张景凡上班前闯进他家,自我介绍后说明想法,第一次见面的张书记马上打电话把水利、农业部门领导叫到家中商议。然后果断地对我说:“你先测量,拿出初步设计方案后再来找我,我给你们协调。”后来因各种原因工程被放弃,但市委书记雷厉风行的作风和平易近人的形象永远铭刻在我脑海中。

这些干部的言行举止在我当时一个二十多岁的农民脑海中印刻下了共产党员的光辉形象,至今深刻、生动,他们是我的偶像,其精神使我受益终生。

刚到队上时,我跟张凤辉书记在哈斯亚提汗阿姨家搭伙吃饭。那时是3年困难时期,人们粮食定量标准很低。我第一次吃拉条子,觉得很美味,哈斯亚提汗阿姨看我那狼吞虎咽的样子,想方设法让我连吃了3盘。晚上张书记告诉我,全家就做了3盘拉条子,他和我各吃了1盘,我吃的第2盘是留给还没回家的男主人的,第3盘是麸皮面做的,是阿姨和她的儿女们吃的。我听了好后悔呀,我让他们挨饿了。

哈斯亚提汗阿姨对我的照顾,我一直没有忘记。在她90岁弥留之际,我去看她,她女儿贴着她的耳朵呼唤:“阿帕,您看看谁来了?”哈斯亚提汗阿姨慢慢睁开眼睛,可看了一眼又昏睡过去。过了一会儿,我正欲离开房间时,突然听到阿帕很清楚地一个音节一个音节地说:“这……不是……我的儿子……黄瑜么?那一刻,我和她的女儿惊讶极了,不约而同地“啊”了一声,再看阿帕,她似乎又平静地睡着了。这却是阿帕生前说出的最后一句话!

在哈斯亚提汗阿姨家搭伙吃饭一段时间后,我就在原来公共食堂的一个办公室里开火做饭。一个月的定量,我10天就吃完了。我发现屋里有个大木箱,打开一看,竟然有大半箱麸皮,我就用麸皮煮糊糊充饥。一个风雪夜,副大队长热西达洪来我家看到这一幕,什么也没说,转身回去给我拿来一筐甜菜,我用这些甜菜拌着麸皮,度过了初到伊犁的第一个严冬。

还有大队书记赛达洪,他对我的关心、培养胜过对自己的儿子。1963年冬天他让我参加州土地规划培训班,我学到了一技之长;让我担任民兵排长,我以优秀民兵代表身份出席了伊宁市首届民兵工作会议;培养我入团,我还年年被评为五好社员、五好青年。后来,我入党时,他与新党员谈话,鼓励我做一个合格的共产党员,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1984年我在“八农”上学,11月24日晚上,竟梦见他去世了,我和他的儿子一起哭喊。没想到梦中发出的哭喊声真的把宿舍的同学全都吵醒了。几天后,到乌鲁木齐出差的公社生产干事派祖拉告诉我,赛达洪书记24日早上去世,去世前还问起我在外地的读书情况……听到这,我已泣不成声,他在去世前还惦记着我,而当晚700公里外的我竟然梦见他走了,难道冥冥之中真有亲人的信息在时空中传递?

还记得副乡长阿米娜。我那时担任汉宾乡党委书记。1987年初我回长沙处理母亲丧事,回到乡上时,仍然没有从悲伤的情绪中恢复过来。过了几天,阿米娜找到我,开门见山地说:“黄瑜同志,我是来向你提意见的。妈妈走了,你难过,我理解,但你是一把手啊,这么一摊子事你交给我,回来不听我汇报这段时间乡上的情况,也不安排今后的工作,这是不对的啊。”我感到惭愧,觉得无法面对她,立刻把全部心思和精力放到工作上。这才是推心置腹的同志啊!

42年前的今天(1978年12月26日),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我第一次读到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公报,兴奋不已,含泪写了入党申请书,就是那一刻起,我下定决心,不管能不能入党,也要永远听党话、跟党走。1979年3月9日,我成为中共预备党员,成了我家兄弟姐妹14人中最早入党的。

在汉宾乡28年与各族父老乡亲血浓于水的情谊,我能忘记吗?60年的风风雨雨,我能忘记吗?不能!我要告诉人们:是共产党让我重生,是伊犁各族人民培养我成长、成人。

自2016年“伊犁老故事”发表我的第一篇文章《我在汉宾乡28年》后,先后在“伊犁老故事”“伊犁锐角”微信公众号发表了近60篇文章,计30余万字。《我的汉宾乡发小》《我学维吾尔语的那些事》《我的阿斯亚妹妹》等老故事在社会上广泛传开。感谢这些平台让我倾吐心声,感谢读者对我的文字点评,有鼓舞、有鞭策、有企盼,这是我努力写下去的原因和动力,还要感谢转发文章的人,他们使社区将这些文章作为民族团结教材,让更多的人受到教育。我似乎成了“网红”。

新年要有新气象,新年要有新作风。我知道年龄不饶人,我的拍摄技术还没入门,写文章也力不从心,但我仍会积极参加组织生活,尽量多拍摄照片制作好的彩视,继续书写伊犁好故事,在这三个方面要更加用心用情。

2021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也是我到汉宾乡60年,我想在今年下半年,将这5年发表的文字整理、汇编成集,取名《泉声——我到伊犁60年》,争取在80岁时成书。

“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涌泉虽然有时微弱,可能无声无息,但那声音是从心底冒出来的,温馨、炽热,有温度,涌泉之声发自肺腑,饱含我对党对各族人民的感激之情。两年前我写过散文《感恩的颜色是多彩的》,牛年之际,我想继续发挥余热,做更多有意义的工作,我要说:涌泉之声更多情。(黄瑜)

编辑:张东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