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页 > 文艺 > 本土原创 > 正文

鸡肉抓饭和土桃子

2021-01-14 11:33 伊犁日报  

半夜,读书腹内空空,墨亦未进,食亦未进。突然想起那天吃的抓饭——那一个香。当我说出香,金黄的米粒停止了跳动,鼻尖嗅到的是空气里的舞蹈,真香啊,吃了就停不下来,是我迄今吃到的最好吃的抓饭——鸡肉抓饭。

柴火慢慢地燃烧,烈焰变成红炭,炉火炖时间,再加上喜悦的调配,一定有这样的好心情才能做得出这样鲜香的饭。鸡肉的香,胡萝卜的甜,稻米的香,自家榨的菜油的香,吃一口,就再也忘不掉的味道,想一想舌尖就会跳舞,唇齿留香,说的就是这种情形吧。

在一份鸡肉抓饭面前所有的美味似乎都不能称之为美味,美味只属于这儿,出自皮亚曼古丽之手的抓饭。

我们大快朵颐之际,满脸笑意的女主露面了,她的笑含蓄、清浅,眼睛里盈满了土桃子汁水般的甜意,这甜意里有朴拙、芬芳,还有一份幽深。她的抓饭是香里浸透着香,深深地诱惑你,吃了还想吃,一直吃下去,饱了,撑了,才轻吁一口气,很不情愿地说,吃不下了。心里有些后悔之前土桃子吃多了。

土桃子是图大洪从他家树上摘下来的。

那日图大洪招呼我们吃桃子:多吃点啊,别处没有的,是自家院里种的桃子。模样看着和街道上卖的寻常的桃子并无不同,南疆多有这种桃子,个头如鸡蛋大小,青绿色,密密一层绒毛,熟透的颜色略微发黄。一般外地人不会买这种桃子,无卖相,样子实在太过于普通。在库尔勒的街头我买过几次,口感和记忆中的相去甚远,淡而无味,水兮兮的,吃了多有失望。

小时候吃过的土桃子的味道,在这里又撞见。汁水饱满、甘甜,味道淳厚,吃了还想吃,一吃就放不下,往昔岁月又回到了舌尖。

成都的水蜜桃很有名,汁多且甜,个头大。硬的脆甜,要用水果刀削去皮,软的可以用手撕去皮,一口一口咬着吃,和北京的多宝桃有一比。有一年朋友从北京带来多宝桃,大且甜,咬在嘴里又绵又细,滋味厚重,吃完一个手上全是汁水。这两种桃子外形都好看,青红相间,红白相间,味道好,价格也不菲。可是我觉得这两种桃子吃起来都不如土桃子。

土桃子汁浓,水分足得像水蜜桃,但又多一份清甜,那种甜是藏在时间深处慢慢成熟的味道。对半掰开,直接吸,“滋”,一口蜜汁下肚,唇舌间充满着甜香,滋味万般,最后手上只留下薄薄的青皮。一次可以吃十来个,爽快、过瘾。单看外表土桃子并不会引发食欲,只有吃过的人才知道它的好,土桃子难登大雅之堂,食之却难忘怀,它属于童年,滋味让人惦记一生。

新疆从夏天至秋天都是甜蜜的季节,我常把水果当晚餐。水果的甜是共性,差异只在舌尖细微的感觉,或绵、或脆、或淳。

五月中旬桑葚熟,一把一把桑葚喂进嘴里,几把下去人就饱了,桑葚太甜,吃多了会腻,齁嗓子。

六月杏熟。白瓷碟里装一盘小白杏,颗颗油润,黄澄澄的如蜜蜡,不吃摆在盘里,看着也是好的。小白杏果肉黄中泛白,质细汁多,吃起来有一种清新的鲜甜,一掰两瓣入嘴即化,沁心入肺。正宗的小白杏核薄,轻轻一咬杏仁就到嘴里了,清脆中有丝丝的甜。老人常说,吃了杏不能喝凉水,要吃几颗杏仁,否则会闹肚子。我却偏不忌口,生了一副水果胃肠,吃什么水果都不拘。

吃完小白杏,蟠桃就上市了。

库尔勒本地要属五〇四的蟠桃出名。去蟠桃园采摘多次,每次见到累累蟠桃和一望无边的绿树浓荫,心下不免追慕古人“会桃花之芳园,序天伦之乐事”,吟诗唱曲、赏花悦目,“开琼筵以坐花,飞羽觞而醉月”,这真是春天的美景,春天的乐事啊!

花期常常错过,口腹之欲倒是没有落下。

站在蟠桃树下,只拣大的摘,入口又清脆又甘甜,软一些的则入口即化,汁水浓而不腻,品质上佳。《西游记》中王母娘娘的蟠桃宴,一年一度邀众仙聚会,令世人几多遐想,我却觉得有了这些蟠桃入胃,不作神仙也罢,人间烟火里自有脚踏实地的现世安稳。

肠胃里抓饭的空隙,已被土桃子的汁水填得满满当当。在新疆生活,吃抓饭是少不了的,抓饭品种多,以羊肉抓饭、风干肉抓饭、碎肉抓饭、素抓饭最常见。南北疆的抓饭做法差不多,主料无非米、胡萝卜、羊肉,细微的差别是有的加了鹰嘴豆,有的加了葡萄干或杏干。至于素抓饭是专为不吃羊肉的人解馋的。在新疆,大部分主妇都做得一手好抓饭,我平日里也常做,感觉不比饭店的差。鸡肉抓饭做过一次,却不成功。那日买了鸡腿,起念做一顿鸡肉抓饭。先是放油煎炒至金黄,放入米、胡萝卜、盐、水,焖至熟。出锅总觉得欠一点,不够鲜香,不够入味,不如羊肉抓饭做得好。有了此番比较,吃到图大洪家的鸡肉抓饭,简直是世间美味。吃抓饭配的小菜通常是凉拌皮辣红和胡萝卜丝。胡萝卜切成细细的丝,提前腌渍好。这两道小菜是抓饭的绝配,酸脆爽口,解油腻。此时,再配上几个土桃子,更多一份清新。

想想这些滋味,好像夏天就在眼前,秋天从未走远。(胡岚)

编辑:张东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