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页 > 文艺 > 本土原创 > 正文

高高的白杨树

2021-01-28 11:00 伊犁日报  

在新疆,几乎有水的地方就有人家,有人家的地方就有白杨树,而在成行成排的白杨树旁,就是广阔、色彩斑斓的田野,田野里种植着玉米、小麦、水稻、棉花和各种瓜果蔬菜,他们在白杨树的庇护下茁壮成长。

小时候,我家在团场连队,到处栽种着白杨树。清晨,第一缕霞光穿过白杨树梢,照在如婴儿手掌般大小的叶片上,叶片金光闪烁,非常好看。傍晚,当最后一抹晚霞从白杨树梢隐去的时候,在枝丫间歇息的乌鸦就会“呱呱”叫着,扑棱棱飞起,围着高高的白杨树飞几圈,然后又落回枝杈间。夜晚,星光熠熠,月色溶溶,白杨树在大地上影影绰绰,整个连队就进入了宁静的梦乡。

可以说,我最早认识的树种就是白杨树,少年时的许多时光也都与白杨树有着密切的联系,直到后来外出求学。尽管离家并不太远,可是那一天,母亲还是坚持要送我。走过小路的那一排白杨,回首望去,只见母亲站在树下,初秋的凉风吹起她的发丝,扬起又落下。母亲正用手背拭着眼角,见我回头,忙朝我轻轻挥动手臂。此时明亮的朝阳升起来了,母亲的身后一片光明,橙色的光晕笼罩着她,在那高大的白杨树下宛如一尊雕像,神圣、坚定。霞光中,母亲的剪影铭刻在我心上,永不磨灭。

就这样,我在白杨树的见证下离家远去,且自此之后,回家的次数越来越稀,在家的日子越来越少。

转眼几十年过去了,我常常想,不知那些伴我成长、与我共度童年时光的白杨树是否依旧守望在家乡的田野,依旧那样静静站立着,不摇不动?树枝上的乌鸦可在?可好?

终于,我又站在这片熟悉而陌生的土地上。光阴荏苒,流年无痕,站在树下,轻轻抚摸树干,我想,或许白杨树此刻也正望着我,琢磨着这是不是从前那个挺拔的少年,他什么时候脱去了满头乌发,佝偻了腰身,连脚步也不再那么轻快?风儿吹过白杨树的头顶,高处的叶子发出哗啦啦的声响,仿佛召唤久别游子的回还。

是啊,“鸟倦飞而知还”。当年在枝干上留下的疤痕,早已长成乌黑的眼睛,高高眺望,朝着我远去的方向。我甚至产生了幻想,白杨树拼命向上生长,难道就是为了站高望远,想早早看到游子归来的身影?可惜我已不再是少年,再次重逢,除了感慨人生易老,更多的还是慨叹乡情难忘。望着高高的白杨树,缅怀逝去的亲人,回忆起往昔岁月,方知“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的含义。

白杨树很好活,几乎不讲究生存条件,只要有点水,能够自由呼吸空气,就能还大地一片绿荫。

小时候,每逢春天,我们都会找来几株杨树苗,在房前屋后挖上几个四五十厘米深的坑,种下去,浇点水,此后的事情就完全可以交给时光。寒来暑往、晨风旭日,白杨树并不在意时光的快慢,也不需要人们过多的呵护和关照,几年后,自己就长成了参天大树。

家乡的白杨树大多沿着道路、沟渠和条田栽种,最多的还是作为绿化树种在道路两旁的林带里,一排排一行行,像威武的哨兵,亦如集结的方阵,肃穆立正,等待你的检阅。那树干上一个个椭圆形的疤痕,宛如圆睁的双眸,正向你行庄严的注目礼。

白杨树挺拔直立,极少有弯曲和旁逸斜出的。我一直觉得像这样生长在北方,特别是在大西北缺少雨水的滋润,在严酷的自然条件下能长成参天大树的白杨树,古往今来一定也如婀娜多姿的柳树一样,是文人雅士描摹和歌咏的对象,一定会留下大量的诗词歌赋,可是查过之后,出人意料,还真不多。

唐代大诗人白居易在《寒食野望吟》中写道:“棠梨花映白杨树,尽是死生别离处。”边塞诗人王昌龄《长歌行》有诗句:“系马倚白杨,谁知我怀抱。所是同袍者,相逢尽衰老。”而魏晋诗人陶渊明《拟挽歌辞三首》中写道:“荒草何茫茫,白杨亦萧萧。严霜九月中,送我出远郊。”描写白杨树的诗句不但不多,还常常充满悲凉愁苦之情。只有现代作家茅盾的散文《白杨礼赞》扫去悲凉阴郁之气,还白杨树西北汉子般的慷慨气概。“那是力争上游的一种树,笔直的干,笔直的枝。……它伟岸,正直,朴质,严肃,也不缺乏温和,更不用提它的坚强不屈与挺拔,它是树中的伟丈夫!”读到这里,心里豁然开朗,一片阳光,透亮明媚。

白杨树平凡淡定、与世无争,不乞求,不媚俗,是西北林木中的伟丈夫,可是我更喜欢称它为谦谦君子。白杨树姿态优雅、随遇而安、耐旱抗寒,唯一的愿望就是向上生长,并且长成自己应有的模样。于是,简单的愿望使它笃定理想,无论何时何地,无论何种条件和境况,白杨树都能内心坦然、坚强,迎着旭日夕阳,沐着寒星冷霜,平和自若地生长。可以说,白杨树因为理想简而又简、纯之又纯,才能熬得了艰辛、守得住底线,永远进取,乐观向上。风来了,挺直了身躯,护卫身后的庄稼花草。风去了,抖抖枝叶,亭亭站立。不喜不悲,不怨不忿。时光匆匆,岁月悠悠,任凭三月扬絮,九月叶黄,白杨树只是顺应自然默默生长,似乎没有什么可以惊扰它的从容和淡定。我相信正是这份淡定与从容,成就了白杨树无论经历怎样的风云变幻,都能保持历劫难而不衰的精神品质。

正如作家梁实秋所言:“享受人生而不沉湎,看透人生而不消极,不管世风如何浮躁,都尽量保持一份高雅、恬静和淡然。”这份从容、淡定的优雅,不是君子之风,又是什么?

而故乡的白杨树,早已和身下的这片土地紧紧结合在了一起,它深深地拥抱这片土地,不管是贫瘠之土还是盐碱之地,都一样地爱她、敬她,愿意把自己的一切奉献给她。在这片广阔、厚实的土地上,始终涌动着白杨树不朽的勃勃生机。

是的,我们种下的是一棵有梦想的白杨树,怀揣坚韧不拔的信念和意志,不管岁月如火还是流年似水,终究会长成一株参天大树。在这期间可能会被风吹折,腐烂于荒野,化作泥土,但毕竟曾立身于天地间,成就了自己的梦想,为大自然的繁盛贡献了一切,这就足够了,无怨无悔。

而我们,为什么不能像白杨树那样,把自己从太多的欲望中剥离出来,笃定一个信念,静以修身,俭以养德,去追求人生那一抹动人的风景呢?即便做不了伟丈夫,成不了谦谦君子,那么做一个爱生活、有温度的人,可否?(赵欣)

编辑:王杨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