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页 > 文艺 > 本土原创 > 正文

河谷的春天

2021-03-18 11:15 伊犁日报  

我常常有一种无奈,限于心智和水准,不知道怎样表达自己的所见、所感。对于那些美景,更是不知用什么言辞来赞美,所以有些美好就让她在心里沉淀着,一直不说,直到我觉得非说不可,不说不快的时候。

今夜坐在灯下,白昼的汗迹还在,脸上的风尘还在,奔跑的酸痛还在,和孩子们尽情嬉闹的笑声还在,那条我钟爱的土布大花围巾,还紧紧依偎着略带咸味的脖颈,我却不急于洗去这春日里春风赐予的味道,因为我的身上,还有野杏花的醇香,还有樱桃李的清秀,还有绣线菊的粉蕊,还有郁金香的阳光,还有野芍药的奔放,还有夕阳下青草坡的宁静……

那些在脑海里挥之不去的风景,关爱的眼神,开怀的畅笑,一一定格在记忆里,让我无法就此安睡,非要有所表达,才能将这一天乃至这个春暖花开的季节重新整理一遍。

这个春天,是我最好的时光。我放纵自己的心情,在方圆数百里不停奔走。我一点点感受着核桃沟山坡上草芽破土时新绿的鲜翠,吐尔根杏花枝头含苞待放时羞红的殷切,雪峰凛然傲立时的高洁,大西沟落红满坡和李花如雪交相辉映的和谐,所有生命在这蓬勃的春意里尽情绽放,一幅幅如画的美景在眼前排列展开。

我忘不了去新源县吐尔根乡看杏花时,痴看羊群星星点点散落在淡粉或绯红的花树下的情景。午后的阳光暖暖地照着,让一切在不知不觉中放慢了脚步,仿佛自己也变成一只吃草的羊儿,只有在山坡上花树下吃草这件最简单最美好的事,根本不用再去想其他的事。

那边沟壑里粉色的杏花落了,还会有洁白的野苹果花开;野苹果花落了,还会有白番红花,有野郁金香;野郁金香开罢,还会有雪地报春,有马蔺,有沙枣花,有锦鸡儿,有小檗,有油菜花,有毛茛。5月还有会跳舞会行走的漫山遍野的天山红花,那是火一样热情的花朵啊,她们会跳热情的刀郎麦西来甫,奔放的《黑走马》,当然也会跳恰恰桑巴摇摆牛仔,她们边走边跳,一路燃烧一路歌舞。

有人说,植物之美,美在不自知。谁知道呢,也许她们知道自己的春天很短,也知道山里的天气风云多变,不知什么时候就会袭来一场冰雹,或者一场暴雪,所以在阳光晴朗的时刻,只管绽放,只管舞蹈,只管随风摇摆,快乐得忘乎所以,只有当下,只有此刻,此刻的阳光,此刻的春风,此刻的山野。

忘不了巩留县野核桃沟半山腰上的那几株杏花,还有满坡的金色毛茛,镶着红绶带的野郁金香,当我看到第一朵时,忍不住惊呼:“哦,太美了!”我为自己还有这样的惊奇感到兴奋。往往这时候,我会被自己的快乐点燃,兴奋很久,忘记年龄身份,只是一个满怀惊喜和感激的人儿,在这空旷浩大的山谷里,纵情飞扬内心那个小小的我。曾经有多拘束,此刻便有多旷达。也许有人觉得我不过是个中老年“疯丫头”,哈哈,那有什么要紧,且得此刻逍遥游,一肩风雨笑红尘。

当我从新源县返回途中经过一片片杏林时,又为那一枝枝从院墙伸出的红杏赞叹不已:红杏,真的要将满枝娇蕊伸出低矮的土院墙时,才显示出最美的芳华,因为只有那黄土墙粗糙狂放的质感,才衬得出红杏的妩媚多姿,令人不禁再三驻足,频频回首。

这个春季,我不曾摘下一朵喜爱的小花,因为随着年岁的增长,我懂得了惜物,懂得了些许取舍之道。我知道既然留不住那些美好的事物,不如让她在自然中,尽情展示美丽与韵致,让懂她的人慢慢欣赏。

大西沟落英缤纷的山坡上,我穿梭在野杏林和野酸梅林中,斜倚在繁花如雪的树下,把自己放低,越来越低,完全交付给这片河谷的春天,完全信任身下这片厚重的土地。此刻,正午日头,逆光看去,草尖新绿,新叶嫩黄,一切正松软,正绵和,还有一种醇厚的向四围散发的慵懒困乏的意味。伴着花香鸟鸣,和着嗡嗡蜂鸣,还有正在生长的羊肚菌释放出的特殊香味,我松懈下来,且很彻底,很快沉沉睡去。

这一觉睡得香甜,也许有梦,也许没有,都无关紧要,能在花树下睡一觉,原本也是如梦之梦。在春天做了一个梦,梦里希冀着下一个春天,有花香,各种各样的花在眼前铺陈开来,像油画《维纳斯的诞生》中那样,飘浮着,环绕着,散落着,一切值得。

我要把这个春天的梦寄出去,寄给下一个春天,下一场花树下的梦,像三国曹丕在《善哉行》里所言:人生如寄,多忧何为?今我不乐,岁月如驰。好个“人生如寄”“岁月如驰”!要经历多少个春天,才能真正明白人生如寄?

在这个春天,我不去想得与失、甘与苦,只觉所有发生的一切,都是应该到来的。梦里的一切,都是现实的镜像反射,哪有什么遗憾啊,都是时间酿成的酒,且品就是了。我能做的,不过是从梦中醒来后,坚定坚决走向下一个春天,不必回头,不必追问,更不必自责。过往已往,未来可期,时间精力有限,哪有在旧梦里纠缠的必要。

从这个春天里走来,我期待着下一个春天。

欧阳灿(伊宁)

编辑:马艳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