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犁新闻网 >深度报道
【伊犁哈萨克自治州成立70周年巡礼】那拉提持续推动景镇一体相融 处处都是好风景
来源:伊犁新闻网     点击:
字体:
分享到:
编辑:古利旦·马合沙提       2024-07-05


5月28日,那拉提镇空中鸟瞰图(无人机拍摄)。刘春星 摄

白天,镇上到处是大巴车、商务车、越野车等各种旅游车辆,如织的游人走走停停,好不忙碌;夜晚,各个餐厅、夜市灯火通明,南来北往的游客品尝美食,吆喝声伴着喧闹声,热闹非凡。

这里就是新源县那拉提镇。每当看到这一幕幕场景时,让人总会不由得感叹和疑惑:偏安一隅,小镇为何如此繁华、热闹?

为此,日前记者走访了这座旅游小镇,了解到那拉提镇、那拉提景区几十年来不同寻常的发展历程。

那拉提镇与景区的嬗变

那拉提镇地处新源县东部,很早以前为放牧之地。1958年10月,成立那拉提公社。1984年5月,改为那拉提乡。1994年10月31日,撤乡设镇。

1990年,那拉提办起第一家旅游接待点——那拉提草原旅游中心。

微信图片_20240704125902.jpg

那拉提景区游客中心。 刘春星 摄

1992年,借着新一轮改革浪潮涌动,那拉提旅游业兴起。当时,代买江·吾拉孜拜等6人凑了3万元,盖房、修路,开展旅游服务。当年夏天,那拉提迎来大批游客。统计数据显示,这一年有1万人次游览了那拉提草原秀丽的风光。

“过去骑马2个小时才能到镇上。”那拉提镇阿尔善村村民马扎提别克·阿吉别克说,“现在交通方便,开发了景区,游客多了,村里家家户户搞起民宿。”

2000年之后,那拉提镇旅游业步入发展期。“2005年,那拉提景区举办那达慕大会,游客很多,我们搭建2顶帐篷凑热闹,没想到3个月就赚了2万多元。”马扎提别克说,“2008年、2010年、2016年,我先后买了3辆车跑旅游。游客拉得多,车也就更新得快,每一辆车都记录了一段历史。”

夺得境民宿.jpg

游客在那拉提镇英加尔村奢境民宿休闲娱乐。  杨静怡 摄

那拉提镇旅游业的发展,也让那拉提景区应运而生。

1999年,那拉提景区成立。由于刚开始处于粗放式开发阶段,景区基础设施落后,外地游客少。当年,李秀丽在景区担任会计,她说:“景区成立最初,只有几条牧道,客房是由林场的工房改造的,不到500张床位。旅游季只有六、七、八3个月,进入9月,景区几乎没什么人。2002年,景区开始销售门票,当时一张门票30元,全年门票收入仅30多万元。”

2006年,那拉提景区进入新的发展阶段。这一年,那拉提景区归属伊犁州人民政府管理,并成立了伊犁州旅游协调领导小组和那拉提景区开发建设协调领导小组。当年,景区接待游客34.91万人次,同比增长67%;门票收入568万元,同比增长69%;旅游收入7958.5万元,同比增长44%。

2011年,那拉提旅游风景区成功申报为国家5A级景区。之后,《新疆那拉提旅游区总体规划(2015—2030)》出炉。从此,那拉提景区发展驶入快车道。

DJI_0433.jpg

5月27日,那拉提景区空中草原“网红桥”前,游客排队拍照。 刘春星 摄

2023年,那拉提景区接待游客数量达到245万余人次,同时实现旅游收入25.92亿元。这一数据不仅反映了那拉提景区的旅游热度,也体现出景区旅游产业的蓬勃发展。

借助那拉提景区旅游快速发展的“东风”,2021年8月25日,入选第一批全国乡村旅游重点镇(乡)名单的那拉提镇,升级传统草原生态观光旅游、做强民俗文化体验、草原体育运动、田园牧场休闲、生态自驾露营等产品,旅游产品体系愈加丰富。

在旅游业带动下,2023年,那拉提镇实现全年农村经济总收入13.21亿元,增长11.1%。其中,第三产业6.33亿元,增长22.8%;农牧民人均纯收入25004元,增长13%,各项事业实现新进展、取得新突破。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返乡创业

6月18日22时许,那拉提镇顶冰花餐厅坐满了游客,店主袁俊成忙着招呼客人,为客人端茶送餐。

今年30岁的袁俊成出生在那拉提镇,从伊犁师范大学体育教育专业毕业后,在伊宁市一所学校担任体育老师。其间,他还兼职当过户外领队、导游,做过技术员,开过火锅店。可无论在哪里,他始终对家乡念念不忘。

“上学的时候,我总觉得这里又小又破,总想到外面去看看。可接触旅游后,却发现家乡很美,气候凉爽宜人。我最终选择回到家乡做餐饮。”袁俊成说,“2020年,开餐厅的第一年赔了不少钱。第二年才渐渐好起来。”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返乡,他们带动的不只是创业、就业,还有新想法、新理念。

袁俊成告诉记者,他将餐厅挂到美团、抖音等平台,餐厅环境、饭菜价格等公开透明,让游客进行选择。“这样做的好处是游客可以通过手机下单就餐,简单便捷,并选择符合他们食量大小的套餐,不浪费。游客多了,餐厅生意就好了。”

今年33岁的叶尔森·什沃很来自那拉提镇塔依阿苏村,是那拉提景区冠军马队负责人。因出色的体能测试成绩,叶尔森2019年入选国家越野滑雪一队。经历艰苦训练,2020年,他进入国家越野滑雪集训队备战北京冬奥会,并担任运动队队长和领队助理,成绩位居全队前列。后来因为伤病,他遗憾落选出征北京冬奥会的国家队最终大名单。

北京冬奥会结束后,叶尔森选择退役返乡。在一年多时间里,他创办了那拉提冠军马队合作社,成为那拉提青少年滑雪队总教练。“新源县有着历史悠久的马文化,那拉提又有优质的冰雪资源,因此,我决定从这两方面寻找创业突破口。”叶尔森告诉记者,“今年,我们马队的收入还不错,每匹马能带来3万元的收入。我还要继续努力,让村民赚更多钱、过上好日子。”

如今,在那拉提镇,还有很多与袁俊成、叶尔森一样的年轻人,看到那拉提旅游带来的巨大商机,返乡创业并带动就业,不仅赚到了钱,证明了自己,也为小镇发展注入新的动力。

DJI_0409.jpg

5月27日上午,游客在那拉提景区空中草原天界台观景台欣赏美景(无人机拍摄)。   刘春星 摄

目前,那拉提镇正在营业的个体工商户有2754户,其中,住宿1103户、餐饮810户(主营餐饮258户、民宿宾馆带餐饮552户)、零售业692户、其他服务业149户。这些数据表明,该镇餐饮、住宿业的火爆,是当地旅游业发展最直接的体现。

去年,那拉提镇常态化开展旅游行业服务技能培训18场次1600余人次,带动直接就业6800人,间接就业1.5万人。现在镇里很多人都有民宿,除了放牧、种地外,他们接待天南海北的客人,不仅鼓了腰包,眼界也开阔了,越来越火的旅游业改变了他们的生活。

景镇一体化联动发展绘就新图景

第三方调查数据显示,2022年起,那拉提景区游客结构发生变化,游客不再是简单观光后当日离开,而是会以那拉提为中心停留数天甚至一个月。

面对这种新变化,如何抓住这一重大机遇?

“坚持旅游兴镇不动摇,高水平推进旅游富民。”那拉提镇党委书记朱龙表示,今年,该镇充分利用各村社闲置土地、房屋资源,大力支持英加尔村乡村旅游民宿项目、阔尔布拉克村旅游民宿项目建设,支持大众露营地建设,通过闲置资源利用,提升村集体收入。同时,加大引导当地群众建设中高端民宿,吃上“旅游饭”,提高收入水平。以民宿等级评定为契机,积极鼓励民宿经营者开展“民宿+”建设,如“民宿+旅拍”“民宿+天文”“民宿+民俗歌舞”等,以文促旅,推进那拉提旅游产业提升。此外,紧抓那拉提哈茵赛滑雪场成功创建4S级滑雪场旅游品牌效应,做好冬季旅游业态布局,优化冬季住宿产品体验度,让群众从冬季旅游中获得红利。

经过多年培育,那拉提景区“四季皆游”的旅游新格局逐渐形成,旅游产业“一业兴百业旺”的带动作用日益凸显。景区积极拓展旅游富民新路径,直接提供岗位及间接带动农牧民就业2.5万人,人均年增收1.8万元以上。

走在那拉提镇,记者看到,很多居民正在进行外立面改造工程。那拉提镇党委委员、人大主席巴给娜·塔依尔介绍,外立面改造项目投入5000万元,主要以国道218线两侧为主,总长1.6公里,以米黄色、白色为主色调,以淡蓝为配色调,全面提升小镇的“颜值”与“气质”。

此外,该镇通过实施总投资2610万元的英加尔村农村污水处理、阿尔善哈萨克第一村环境改造提升、英加尔村乡村旅游民宿建设、阔尔布拉克村旅游民宿建设项目,以及总投资300万元的英加尔村美丽乡村建设、恰勒阔德村美丽乡村建设项目,进一步改善村容村貌。

此时,在那拉提景区游客中心东面,那拉提华美胜地英迪格酒店集群项目建设正酣。巴给娜介绍,那拉提镇伊美那拉提文旅综合项目、那拉提天山里文旅综合体项目、那拉提华美胜地英迪格酒店集群项目、哈茵赛村旅游度假提升改造项目4个项目计划投资35.1亿元,建成后可以满足游客更高标准旅游服务需求,有效提高新源县旅游吸引力。

漫步那拉提镇,国道218线两旁,楼房林立、商铺满街、绿树成荫。从空中俯瞰,小镇在蓝天白云、雪山、草原、森林、农田的映衬下,一幅那拉提镇景镇一体化联动发展绘就的新图景、和美乡村画卷正徐徐展现在人们面前。(记者 刘春星